A4417 婦顧癌夫兼做鐘點廚工 難撐7口重擔

2094
出版時間:2018/04/27
阿生(前左)因放療皮膚紅腫破皮,太太阿瑛(前右)正幫忙擦藥,一旁為4年幼子女及92歲阿公(後左一)。

基金會編號A4417
傍晚時,29歲的阿瑛(張文瑛)陪先生阿生到醫院做鼻咽癌門診化療返家後,隨即出門做時薪工,36歲阿生無奈說,身為一家之主,照顧家庭是他該盡的責任,「沒想到我會突然罹癌,讓太太獨自承擔,心情沈重又愧疚」!
報導.攝影╱韓旭爾

阿生接著說,夫妻育有最大12歲、最小才1歲多的3子1女,家中還有92歲、不良於行的祖父,他去年11月出現鼻塞情況,數次診所就醫、治療2個多月不見改善,今年初到大醫院檢查確診罹鼻咽癌第3期,「小小的鼻子不適竟是癌症,我完全沒心理準備,醫生告之病情時,人生第一次體會到晴天霹靂、頭腦一片空白的感覺。」接著他看著身旁1歲多兒子小益,心酸哽咽說:「小益才剛學會叫爸爸,我還想聽他說更多話,所以治療很痛苦還是要堅強,再怎樣我也不能讓家倒掉。」

4子女最小才1歲 上還有92高齡祖父

阿瑛做了2個小時工作、掙了300元回到家,她說,先生病前做電纜、高壓電塔施作零工,她在教會弱勢課輔班做餐點廚工,夫妻月收入3萬多元,家住山區部落,生活開銷較省,加上夫妻都喜歡孩子,2年多前意外懷上么兒時,實在不忍心剝削他出生機會,養育4個小孩加上92歲老祖父,「夫妻兩人收入剛好打平一家7口家用開銷,但先生身體一出狀況,生活就卡住了。」
阿瑛說,現在她只能利用先生治療空檔繼續做工,每月只能掙幾千元,「壓力很大但沒辦法,只能盡力撐下去,很煩惱眼前生活怎麼過下去?」阿瑛說,阿生使用的緩和化療副化用營養品每月要1萬多元,「自己將菜肉切碎煮粥比較省錢,但阿生還是瘦了10多公斤,醫院營養師建議還是要多灌點營養品保持住體重才行,負擔很大。」
採訪時,阿生92歲祖父阿宗伯拄著拐杖從房間走出,他10多年前因車禍左小腿截肢,只能穿上義肢緩步跛行,阿宗伯說,孫子最近鼻子毛病治很久都沒好,「我很擔心,天天讀聖經祈禱,求上帝治癒他的病。」
阿生心酸說,阿公只生了爸一個兒子,「爸爸生有我和3弟妹,爸在11年前因大腸癌去世,3弟妹都住外地,生活辛苦,我身為長孫便承擔照顧阿公的責任。」阿生說,但如今「我又病倒,很不忍心阿公為我擔心受怕。」阿生說,他沒跟阿公說自己罹癌,怕老人家承受不住,「只是他看我天天跑醫院,又整天病懨懨沒法工作,心裡可能有底,我每次出發到醫院做治療前,他都握著我的手、跟著他一起禱告才讓我出門。」

阿生(左)做門診化療,太太阿瑛在旁照顧。

最大兒子才小六 想國中即讀軍校助家計

阿瑛讀小六的長子小誠說,媽媽白天要陪爸爸回診做治療,又要工作,「每天看來都很累,我會帶著妹妹主動做家事。」小誠說,最近中正預校國中部曾到學校招生,「我7月畢業後想讀軍校,不用繳學費,每月又有6000多元零用錢可幫家裡,只是要住校,星期六日才能回家一次看見爸媽、弟弟妹妹,心裡有點很捨不得。」
讀小四的女兒小晞說,爸以前飯吃很多,「我們吃不完的、不愛吃的菜都會夾爸爸吃,但最近爸嘴破很嚴重,只能吃粥,每一口都吃的很痛苦,我看了很難過。」小晞說,媽有時眼睛會紅紅的,「我知道她躲起來哭,我會幫忙顧弟弟,不要讓媽太辛苦。」
當地教會牧師說,阿瑛家信仰虔誠,原本阿瑛還能做農務零工,但么兒出生後需人全天照料,教會便聘用她做課輔班餐食時薪廚工,這陣子她為顧先生常請假,教會就買外食代替,盡力通融讓她安心陪先生治療,並陸續協助申請1萬元急難金及生活物資救濟,但幫助有限。阿生住在外地的媽媽說,想不到兒子這麼年輕,就跟他爸一樣罹患癌症,「他爸撐了1年多還是走了,但我鼓勵兒子他還年輕,還有機會,為了孩子要加油。」
醫院癌症個管師說,阿瑛家月領低收、阿宗伯老農津貼加上阿瑛工作收入每月共約2萬2000元,已申請1萬6000元急難金應急,但不敷長期開銷故轉介蘋果基金會,基金會訪視後已先自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

基金會編號:A4417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
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