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423 父摔殘母洗腎 19歲女高二即休學扛3口

3748
出版時間:2018/05/08
阿真(中)與夫皆病殘,夫妻難過拖累女兒小茜(右)照顧。

基金會編號:A4423
醫院血液透析中心裡,洗腎機器運轉洗淨了血液,卻難以洗淨50歲的林素真(阿真)內心迴繞的愁緒,她難過地跟記者說,56歲先生阿忠5年前摔傷癱瘓後,靠她照顧撐家,沒想到自己也突然病倒,「現在家裡靠19歲獨生女一個人打工顧我們,很心疼她。」報導•攝影╱向高彬
阿真2月開始洗腎,每周三天中午騎著電動腳踏車到醫院報到。阿真說,先生傷後癱坐輪椅無力工作,先前靠她早餐店洗碗臨時工,和獨生女小茜麵店打工,母女兩人共掙約3萬元支應一家3口房租醫病家用,原本勉強可過,但她2月突然胸悶流鼻血,急診後住進加護病房,醫師告知腎衰竭末期,須終生洗腎。

病母一度工作險跌進油鍋

阿真說,如今家計僅靠小茜掙錢,難扛3口生活,「我前幾天還去早餐店想再做做看,突然頭昏,差點人栽進油鍋裡,又搬不動東西,洗腎後體力差很多,我還在找看看有沒我能做的工作。」
隨後記者再至阿真一家租住處,阿真說,先生年輕時曾做珊瑚代工廠打磨師傅,後來產業沒落,改做清雜物、搭鐵屋零工,但5年前做工時不慎從4樓高處墜下,臀腿著地,造成雙腿粉碎性骨折及腰尾椎受損,之後下半身乏力,「醫師說神經受損,雖然腳還可以挪動,但沒力氣站,排便排尿控制差,不時就尿在褲子裡。」
阿忠接說,傷後與雇主達成雙方和解賠償,400萬元賠償金用於當時醫療照護及償清先前債務,以及相關復健交通開銷,先前由太太照顧復健,理賠在前年底用罄,「我一直想要能夠再站起來,吃偏方保健食品,花不少冤枉錢,結果還是沒法站,而且常神經抽痛,兩三天要去醫院打止痛針。」阿忠又說,覺得自己像廢人,曾多次曾想輕生,但沒勇氣拿刀刺下去,「有心願,還想看女兒出嫁。」
阿真坦言回述過往,年輕時曾做過特種行業,20多前與阿忠在一起,但兩人感情不被彼此原生家庭接受;夫妻僅生一女小茜,先生把女兒當掌上明珠疼愛,從小到大女兒沒吃過苦,「但家裡沒錢後,她前年底高二休學打工幫家裡,每個月賺1萬多,拿7、8千元幫家裡,加上我做事一起扛家,但我卻也病倒。」阿真懊悔地說,從前不會想,也無老年規劃,「沒錢才體會貧窮痛苦,本來想至少我還能做事,沒想到夫妻都病殘,不但家裡空空、什麼都沒有,拖累女兒,也怕耽誤她以後。」

阿真在醫院洗腎,她愁煩家計如何是好?

女打工又顧爸媽「很想復學」

小茜說,現在每天早起6點上工到下午,回家照料爸媽,「從前我覺得家裡只有我一個小孩很好,沒人跟我爭爸媽的愛。現在爸媽病倒,才想如果有弟妹,跟我一起分擔和商量就好了。」她又說,雖然撐家吃力,但一定不會棄爸媽不顧,「她們辛苦把我養大,無論如何苦,我也會照顧他們。」只是提到中斷的學業,她難掩失落地說,很想復學讀完高職,「沒高中學歷,我只能做餐館打工。很想讀大學、學設計,有專業技能才有好的工作,人生可以不一樣。」
阿真的好友阿蕙說,阿真人善良沒什麼心機,「夫妻病倒,過得很可憐。我沒什麼錢,有拿幾千元幫點忙。」阿忠家的老友阿文說,早年做工認識至今,「以前阿忠蠻認真做工的,但他摔下後,如今過得落魄,老婆洗腎。我知道他家困難,這1年來幫忙10萬了。」

專家讚女扛病父母 「不容易」

目前阿忠家每月領身障補助共4872元,尚待阿真身障鑑定核過,但因阿真的娘家資產超過低收規定,一時難符低收。當地老里長說,他們親人都住外縣市,彼此沒什麼往來,「現靠19歲女兒打工收入,加每月殘障補助,扣掉房租,3人剩不到1萬元難生活。我幫忙申請地方急難救助,有4千元,但補助有限,我是《蘋果》10多年忠實讀者,再幫忙打電話求助。」蘋果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窘困。
長期關懷弱勢家庭的台北市恩加貧困家庭協會執行長楊靜齡說,隨老年化及少子化發展,未來像小茜家這類的獨生子女扛家家庭日漸增加,一旦遇到雙親病殘,不但孩子學業可能被迫中斷,加上年輕人薪資有限,經濟易陷困境,「這家庭的孩子沒有跑掉,願意照顧家裡,很不容易,我們給孩子和家庭一個機會扶持,讓他們撐一段時間緩衝,等孩子再大幾歲、甚至完成大學學業,以後較有能力扛家,也避免這個家提早破碎,演變成新的社會問題。」

基金會編號:A4423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