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425 母精障父摔癱皆安置 17歲獨生女:「家散了」

2199
出版時間:2018/05/10
小晴(中)帶精障母一同探望癱父,難過說:「家人散了,像沒家了。」

基金會編號:A4425
護理之家病床上,63歲吳金璨昏迷癱臥,他接鼻胃管和氧氣機,偶開睜眼、卻是眼神茫然。「爸,我和媽來看你喔。」17歲就讀高二的小晴,和她60歲重度精障母親阿蓮喚著吳金璨,但他僅有深沈呼吸起伏,此外沒有一點動作回應。
報導•攝影╱向高彬

小晴難過地說,爸媽僅生她一女,媽媽在她小五時出現嚴重的幻聽幻覺,不時喃喃自語、亂發脾氣,當時爸帶媽到處求醫治療都未變好,5年前送媽住精神療養院長期公費照顧,每月返家團聚一趟,「現在媽媽情緒有好一點,但人就變得傻傻的,她回家時,會開心和我們講講話,可是很快又說她累了,然後說想回去療養院休息。」

父女貧苦相依 未料2月摔癱

小晴又說,爸年輕時曾摔傷腿輕度肢障,先前爸還能做點打掃零工養家,但近幾年爸有年紀又腿力不好,沒什麼人找爸做工,爸去附近菜市場幫他朋友一點忙,人家會給他一些菜肉,再加上原先每月社福補助共約1.4萬元,父女相依住老家簡單度日,平常晚餐都是爸煮好飯菜,等她下課回家一起吃飯,「若我不舒服生病時,爸都很關心,趕緊帶我看醫生。女生青春期方面,媽媽不在身邊,爸爸又不懂,我就自己問同學。」只是沒料到,爸卻在2月初突然摔癱了。
小晴望著父親右腦開顱手術痕說,出事那天爸騎電動腳踏車出門,不知怎麼回事,自己摔車撞頭腦出血,當時路人叫送救護車開刀急救後,昏迷沒清醒過,由於家人無力照護,經當地社工協送爸安置護理之家,「家裡沒大人在,學校先讓我住校,老師很關心我現在的狀況。這一段時間,我比較習慣一個人,只是我很難過,雖然爸媽人都在,我們卻沒有在一起,都散了,有家也像沒家了。」
採訪時,記者問阿蓮明白先生病況,她回答知道,而且心裡很難過,「也很擔心女兒,剩她一個人在家,很孤單。」

小晴(左)母阿蓮偶而返家,但常喊累說:「想回療養院。」

校方師長協力 暫安排女住校

小晴的班導師說,得知小晴家狀況後,師長都很關心,學校已協辦愛心午餐、住宿和課輔補助,「小晴學習認真,資訊相關丙級專業證照都通過。最近她心情比較低落,原本就文靜的她更沈默些,我和她幾個較好的同學常陪她吃飯聊聊,讓她心情好一點。」
小晴的61歲叔叔吳金福說,雙親過世多年,6手足中二哥金璨排老四,兩姊已7旬,大哥、小弟已逝,「原先我和二哥不太常往來,但他病癱後,看到就剩姪女小晴一個人,也很心疼。我退休好幾年沒做工了,經濟方面幫不了他們什麼忙,有跟小晴說,假日時來叔叔家住、吃飯都是沒問題的。」
記者電話聯絡阿蓮的弟弟阿昌,他在電話中嘆道,姊阿蓮家一直生活不好過,但自己不是不願幫,而是根本沒能力幫,「我老爸過世多年,大哥和小妹失聯,大姊阿蓮生病,但八旬老媽失智癱瘓住安養院,每月近2萬元安養費,5年來只有我一人在負擔,我已經為老媽的安養事,弄到自己都精神憂鬱出問題,已經1年沒工作了。」

父安置扣除補助 女難負擔自付額

當地縣府社會處社工表示,小晴家現為三款低收戶,但公部門經費補助有限,目前吳金璨安養扣除補助,自付差額約2.8萬元,後續待吳金璨半年評估期後改列重度,每月仍有約1.7萬元自付差額。
正介入關懷小晴家的當地社工表示,目前小晴每月共領社福補助約9千元,已協辦單次3萬元急難金支應先前吳父安養,「小晴在學中,無力負擔長期安養開銷。此時需要愛心關懷,雖然未來仍辛苦,至少讓小晴先完成高中學業,讓她多一點學識和技能力量,以後有機會扛起照料雙親的重擔。」當地社工經評估再轉介蘋果基金會。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先紓窘急難。

基金會編號:A4425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