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446 中風夫與癌婦顧癱兒「直到閉眼」

1728
出版時間:2018/06/08
阿霞婆(左)和阿發伯(右)照顧脊損兒子阿翔。

基金會編號A4446
傍晚時,63歲阿霞婆(郭碧霞)幫脊損癱瘓臥床的34歲兒子阿翔餵飯、擦拭臉頸,接著幫老伴整理資源回收物資,阿霞婆輕嘆,她和老伴身體都不好,「最放不下心的就是阿翔,就盡力顧到閉眼為止,看不到就不會擔心了。」
報導.攝影╱韓旭爾

阿霞婆63歲老伴阿發伯(陳丁發)接著說,他與妻僅育阿翔這個獨生子,太太罹患乳癌2次,5年前又發生車禍,走路不大方便,他自己則是2度中風,夫妻倆都領有身障證明,家計均賴阿翔做管路施作工人收入,未料他2年前發生自撞車禍頸椎受傷,從此癱臥在床,曾送機構安置半年,但照顧品質不佳,也負擔不起費用,便接回家中照顧,「這些年家裡3個人輪流生病、出意外,別人家再怎麼歹命,也沒像我們這樣,但怨嘆沒有用,還是要振作,面對現實繼續走下去。」阿發伯邊說邊搖頭嘆氣。

賣屋救子已用盡 夫約聘工又到期失業

阿霞婆說,2年前為阿翔應付醫療開銷,只能將自宅出售、借住親戚房屋一樓,扣除未償房貸及二胎借款,只剩約17萬元,不到半年就用盡,之後四處借錢支應開銷,幸好老伴去年3月找到公所約聘除草工,每月能有2萬元收入,加上3口約1萬3000元身障補助,還可勉強打平收支,但去年9月聘約到期,老伴改做零工、撿資源回收每月收入僅數千元,實在不夠用。
阿霞婆哽咽又說:「像現在快到月底,口袋只剩100元,我和老伴只要吃稀飯配豆腐乳就能解決一餐,但阿翔消化不好,還是要吃點青菜才不會便秘,只能想辦法向人借。」阿發伯接著說,每次借錢,「看得出來親友那種不願意、但又不好意思講,我都難受到想往地上鑽,如果自己能賺,實在不想向人伸手。」
接著阿發伯指著頭上手術疤痕說,他4年前第2次中風後,醫生交待只能做輕鬆工作,久蹲、出力都要小心,「萬一血管再爆1次就麻煩了,我現在左側手腳無力,找工作時老闆不是說我老,就是說我手腳不方便,都不用我,偶爾有人叫我到養雞場清雞屎,1天800元,加減做,只是工作機會不多,每天撿回收,一整月才賺1000多元。」
阿發伯說,阿翔因褥瘡、感染就醫,來回救護車就需7000元,尿布、看護墊開銷每月也要2、3000元,他和老伴也常跑醫院,「每次掛號要300多元,我和老伴已1個多月沒有回診,常聽的廣播節目,有天聽到主持人說蘋果基金會有幫忙貧困家庭,真的走投無路才會打電話到基金會求助。」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

阿霞婆(右)和阿發伯整理資源回收物資。

癱子盼手術好起 有機會彌補對父母虧欠

躺在床上的阿翔見年邁父母為經濟發愁,他自責說,他對讀書沒興趣國中都沒畢業,出社會後雖幫忙家裡負擔房貸,「但賺多少就花多少,還欠不少卡債,以前好手好腳時覺得錢再賺就有,從沒考慮人生未來,沒想到現在只能躺在床上,還連累阿爸阿母幫我把屎把尿,對他們很虧欠,現在只能努力復健,前陣子回診醫生正評估再動手術,希望將來有機會彌補。」
阿翔領有極重度身障證明,政府周一至周五提供每日1個半小時的免費居服員到宅服務,居服員阿玉說,這份工作常到許多辛苦家庭服務,「但沒有像阿發伯一家3口身體都有狀況,真的很淒涼,尤其阿翔身高、體重算大隻的,兩老顧的非常吃力,如果時間許可,我就盡量留在家裡久一點幫忙,也常拿一些泡麵、白米等生活物資接濟。」阿玉說,阿霞婆因照顧阿翔及經濟壓力,已罹患憂鬱症,「這陣子看她常忘東忘西,有時動作、反應變得遲緩,擔心這是失智症初期病兆,要她去醫院做檢查。」
阿霞婆說:「我只希望身體不再有其他毛病,再多照顧兒子,看到兒子能坐、能站,這就是我最大心願。」
當地公所社會課承辦說,阿霞婆因前段婚姻所生2成年子女需列計工作人口,且阿發伯6年多前初次中風時曾領勞保失能給付約90萬元,雖已用於還債、支付醫病開銷,但無法提供證明文件,一家無法核可低收、中低收,3口只能領有身障補助加零工、撿回收的收入每月約1萬6000元。「去年阿發伯來公所做約聘工,雖手腳不大方便,還是很認真工作,看了很令人同情,只是這份工作屬於以工代賑性質,申請的人很多,最多只能做半年,若有慈善單位接濟物資或發送急難金,公所都想到他們一家,已盡力提供協助。」

基金會編號:A4446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
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