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451 子幼 癌男2次生死關「還有責任 不能走」

基金會編號 A4451

1866
出版時間:2018/06/15
阿玲(左)幫先生阿山(中)口腔傷口擦藥,兒子小佑在旁幫忙。
阿玲(左)幫先生阿山(中)口腔傷口擦藥,兒子小佑在旁幫忙。

48歲阿山(鐘東山)4月發現罹患4期口腔癌,他感嘆說,這是人生第2次生死關,20歲時曾因腎衰竭病危,「當時我沒牽沒掛,對死亡沒有這麼害怕,但這次我有妻有兒,我有責任在,總不能眼睛一閉把他們丟著不管,一定要把病醫好。」
報導.攝影╱韓旭爾

採訪時,記者走進阿山一家住處,只見簡陋鐵皮屋內雜亂擺著瓦斯爐、電鍋、冰箱,往裡走進房間,高架地板舖著一張雙人彈簧床,阿山正虛弱地躺在上面休息。阿山說,他做建築泥作零工沒能力賺大錢,住處簡單沒關係,能擋風遮雨就好了,「平時檳榔、香菸沒忌口,沒想到會罹患癌症,如今連一家人三餐溫飽都成問題,人生真的跌到谷底了,唉!」

3口居陋屋 大小便到廟宇公廁

阿山44歲太太阿玲(黃惠玲)接著說,夫妻育有7歲、讀小一獨生子小佑,住屋已是57年的老祖厝,屋頂坍塌、漏水嚴重,7年前剛結婚時,阿山曾自己買材料、找友人幫忙,打算慢慢將老屋翻修成鐵皮屋,但才建到一半,因土地是多位親戚共同持分,有人反對只能停工作罷,「現在這屋有浴室沒馬桶,大小便都要到近廟宇公廁,也沒廚房客廳。」記者見浴室僅約1公尺見方,也沒有熱水器,洗澡水只能在戶外用大鍋燒木柴加熱。

阿玲一家住處簡陋,無廚房、廁所,她只能蹲在地做洗碗、洗菜。
阿玲一家住處簡陋,無廚房、廁所,她只能蹲在地做洗碗、洗菜。

妻顧夫無法工作 茫然路該怎麼走

阿玲說著邊指房間內磚造流理台,她說:「這裡是以前老屋廚房,當時留著沒拆,阿山改建成房間,小佑半夜要小便不方便到公廁,就讓他先尿在垃圾筒裡。」阿玲說,先生建築泥作零工收入不穩,若遇下雨天或工頭沒包到工程,曾1個多月沒人叫工,她做餐廳時薪雜工貼補家用,「若遇餐廳生意不好不缺人手,也是常停工。」阿玲苦笑說,就算想租一間有廁所可以蹲的房子也沒能力,破屋住久了也習慣,本以為日子平安就好,如今她要照顧先生沒辦法工作,「我很茫然,不知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

阿山(左)定期住院化療,太太阿玲全在旁照料。
阿山(左)定期住院化療,太太阿玲全在旁照料。

冊列中低收 無補助僅減免部分健保

阿玲又說,先生只能吃流質食物,只喝營養品每天就要4、500元,實在吃不起,「所以我用蔬菜、水果打成泥,加點粥或牛奶,節省一些開銷。」
醫院社工說,阿山一家為中低收,僅能減免部份健保、國保保費,無生活補助,目前阿山營養品及緩和化療副作用補充品每月即需2萬元,醫院癌症資源中心已提供部份營養品協助,並轉介蘋果基金會襄助,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
阿玲說,兒子小佑還小,還不懂爸爸病情的嚴重性,但孩子這陣子半夜常說夢話叫爸爸,問他夢了什麼,他回說:「夢見爸爸嘴巴很痛不會好。」接著小佑躺在床上,雙手抱胸抖動身體,小佑說:「爸爸痛起來就是這樣子,很可憐。」看見兒子小佑天真模樣,阿山說,罹癌已經是事實,他不會向癌症低頭,會勇敢抵抗,「我還沒有50歲,我還有妻兒要照顧,不想被它打敗、不想認輸。」

阿玲家浴室空間狹窄,沒有馬桶。
阿玲家浴室空間狹窄,沒有馬桶。

好友嘆人窮也罷 連健康都沒了很心酸

阿山同行好友阿昇說,他們做建築粗工就是賺一天吃一天,能賺大錢很少,「之前看阿山嘴巴腫到像含滷蛋還上工,勸他看醫生,但他回說:『我沒工作,家人要喝西北風了』,我聽了也不知要說什麼。」阿昇說,人窮沒錢就算了,如果連健康也沒了,真的很心酸,「如今阿山病了,同事們只能包幾千元紅包、買些營養品表心意。」
阿玲娘家爸爸說,他和老伴都沒工作,阿玲上面還有2兄長,「大兒子在工廠上班掙錢不多,二兒子有精神疾病,會亂打人,要有人全天顧著,在金錢上,娘家實在無法出力,能做的就是女兒照顧女婿住院時,我們就幫忙顧外孫。」阿山說,他母親已逝,父親已70多歲,底下3弟妹各有生活難處,「他們都自身難保,那還能幫我。」

阿玲燒木柴熱洗澡水。
阿玲燒木柴熱洗澡水。

基金會編號:A4451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
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