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452 單親父癲癇發作撞擊成癱 2子難撐安置費

2035
出版時間:2018/06/19
阿松(中)兩子至護理之家探望關心。

基金會編號:A4452
「爸,你知道你在哪嗎?」21歲的小庭試探詢問腦傷臥床的爸爸阿松(謝松林),阿松先是胡亂指著天花板,接著皺著眉努力思考,但過了2、3分鐘,眼神卻突茫然、未再動作,小庭見狀後不自覺嘆了口氣,盡顯失落。
報導•攝影╱楊光翔

51歲的阿松單親育有21歲小庭、讀高二小澄2個兒子,阿松6年前曾因車禍造成癲癇後遺症,只能靠打零工維持3口生活及租屋開銷。

家貧 長子高二肄業隨父打零工助家計

小庭說,因見爸爸工作不穩,扛家壓力大,自己高二肄業,也跟著爸爸打零工分擔家計。小庭接著說,自己去年底服完兵役,直到3月才找到正職服務生工作,「經濟壓力才剛減輕,但4月1號爸爸卻疑似癲癇發作,倒地撞擊造成腦出血。」緊急送醫手術後雖撿回一命,但到現在仍意識不清、下半身無力,「我印象很深,出事那天剛好是愚人節,但爸爸意外卻是事實,不是玩笑,真的不想相信。」
小庭讀高二的弟弟小澄,在一旁仍不斷嘗試與父親互動,問了許多次是否還記得自己跟哥哥後,阿松卻突然有了回應說:「我知道…你們是…你們是…孫子!」小澄聽完略顯激動回應說:「爸,我們是你兒子啊,你要趕快想起來。」但阿松聽完仍喃喃重複著孫子兩字,場面令人不捨。

小庭(右)和讀高二的弟弟小澄在分租的雅房內用餐。

3人擠租雅房「家裡不好過沒得選擇」

離開護理之家,記者隨小庭兄弟返家關心,發現兩人的家只是間分租雅房,小庭說:「爸爸跟我們這樣住好幾年了,雖然3個人真的很擠,但房租才4千元,家裡不好過也沒得選擇。」讀高二的小澄則說:「爸爸需要專業照顧,住院時社工有幫忙看護費,但4月底出院後要自費轉到護理之家,但哥哥薪水2萬多元,扣掉我們生活跟房租後,根本負擔不起,是姑姑們先跟人借錢,湊到第一個月的費用才暫時解決,但接下來不知道該怎麼辦。」
阿松大妹阿玲說:「手足共2男3女,阿松是大哥,現在他出事,但大姊有4子女要養,我單親育2子女,弟弟是身障者也育1子,離異的妹妹則負責照料70多歲患心臟病、行動不便的爸爸,大家經濟條件都很差,真的難長期幫忙,患憂鬱症的妹妹還為此煩惱到自殘,現在也住院中,太多事情要處理了,能力實在不夠,很擔心兩個侄子的未來。」
阿松6年前剛發生車禍時,因傷無力工作養家,曾獲蘋果基金會轉交善款50萬4805元協助,小庭回憶說,爸爸復健到能勉強工作,就花了1年多的時間,「真的很感謝,如果當初沒這些錢,可能不只我高中肄業,弟弟會連國中也讀不完,我出社會後,發現連高中學歷都沒有,真的很難找工作,且生活都困難了,交女友、復學這些很平常的事,離我也都很遠了,難免有遺憾,但為了爸爸是沒後悔過,但他再次意外,就怕弟弟步我後塵。」小澄說:「爸爸對哥哥被迫棄學,一直很自責,常要我好好讀書,我也有興趣,現在也試著找打工幫忙,但年紀小又只有腳踏車,很難被錄用,再這樣下去或許也得考慮放棄。」

友人憂父倒 「次子能否有機會讀完高中」

服務弱勢家庭的新世代關懷協會秘書長劉淑芳說:「照顧重傷病親人的心理或經濟沉重壓力,如果不曾經歷真的很難同理,協會多年服務經驗,發現常有個案因不堪負荷自殘或導致身心問題,在被迫面對早熟的青少年又更常發生,如果能有外界力量幫忙喘息,將可減少可能發生的遺憾,像小庭兄弟也能多個正常人生的機會。」
阿松友人林先生說:「跟阿松是同做零工10幾年的朋友,阿松以前身體雖不好,但為了孩子仍認真工作,但這行真的沒保障,想拚都不一定有工可做,時常聽他說想讓孩子好好讀書、改變未來,但老大為了家僅讀到高中,現在他又倒下,老二不知道高中能不能讀完?真的很可憐。」
當地公所承辦說:「現在阿松安置基本費每月需2萬5千元,但長子薪水僅2萬多元,扣除房租4千元及兄弟倆生活開銷,已無力負擔,公所已幫送審馬上關懷單次急難金,但通過後上限僅3萬元、協助有限,便再轉介蘋果日報基金會。」基金會訪視後,已自讀者「不指定捐款」撥急難金暫紓困。

基金會編號:A4452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