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能,台灣不能(林文蘭)

5395
出版時間:2018/06/19

世界盃足球賽事,讓台灣民眾緊盯螢幕,欣賞4年一度的場上風雲和球門前的對決。截至目前,最振奮人心的一役是冰島逼和阿根廷的賽局。這場比賽讓台灣民眾見證小國寡民的運動實力,更想要了解冰島的運動規模究竟如何能夠發展出世界級的競賽成就?甚至開始反問:如果一個30多萬人口的國家做得到,那麼,擁有2300萬人口的台灣有何不可呢?

足球員只是種角色

然而,冰島能夠創造這場足球奇蹟,台灣就是不能。
首度參與世界盃的冰島隊陣容中,有著來自各行各業的「兼職隊員」,不管是牙醫、導演、製鹽工人等,都是這些球員的正式職業。作為一位職業足球員對於冰島人來說,並不是生涯的唯一選項。冰島球員並未因為足球而放棄其他的夢想、生活和工作。足球員,只是這群冰島隊員斜槓(slash)人生的一種角色。透過各種領域的學習,他們可以有機會培養興趣,拓展視野,發展自信。一旦發現自己擁有運動天賦,並未因此就放棄全世界。參與運動並不會因此限制冰島足球員的行動和選擇,反倒促使他們發展多元的機會。更重要的是,從喧囂運動場退下之後,他們的人生不會轉瞬成為黑白,而是回歸到尋常的軌道上,繼續他們的豐富的人生。
除此之外,冰島奇蹟絕非一蹴可幾。20年來,冰島政府積極改善運動環境,在冷峻環境中廣建地熱足球場和室內足球屋,提升運動參與的可及性、教練人才和教育體系。今年夏天才有機會讓全球觀眾見識到維京戰吼如何打造出足球場上的集體歡騰。
值此之際,許多台灣體育界提出短效藥方,民眾的足球夢想也開始紛紛發酵。假設台灣社會無法讓運動生活化,積極培養民眾的運動習慣;無法落實學校體育教育的正常化,開發學生對於多元運動的興趣;無法改善競技運動的訓練體制,建構出一套專業完整的支持體系;無法扭轉社會大眾對於運動選手的刻板印象。那麼,目前現形的應景宣言毋寧是緣木求魚,一切就彷如空中樓閣般不切實際。最令人憂心忡忡的則是出現一窩蜂的蛋塔效應,相關單位開始提出各種廉價即溶的「運動振興方案」或是「運動i台灣」的構想。

須先扭轉運動觀念

直言之,倘若台灣社會無法從扭轉運動觀念著手,教育現場始終把體育當作是無關緊要的副科,競技場域未能解開被功利主義思維蒙蔽的鐵籠,運動選手難以掙脫追求高額獎金的迷思,社會大眾仍然落入奪牌宣揚國威的自嗨,而不是把運動當成豐富人生和健康生活的機會。那麼,台灣社會要真正認識運動的力與美,領略運動帶給人心的珍貴課題,仍舊在遙不可及的未來。

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暨人社院學士班合聘副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