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454 兒捐肝救癌爸仍復發 父「勇敢面對不負孝心」

基金會編號A4454

2488
出版時間:2018/06/21
阿安(右)定期住院治療,太太阿芬陪伴照顧。

50歲阿安(蔡俊安)1年多前經當時讀大二兒子小勳捐肝移植治療肝癌,未料去年8月肝臟再長腫瘤,診斷為神經內分泌腫瘤,正進行化療及標靶治療,阿安哽咽說:「治療真的很痛苦,但為了守護我兒子的肝,我要勇敢活下去,不能辜負兒子的孝心。」
報導.攝影╱韓旭爾

阿安說,他18歲就發現自己為B肝帶原者,每隔3個月到半年就到診所追蹤,近5、6年醫生雖說肝臟略微纖維化但無大礙,不料3年多前竟突然大量吐血,至大醫院掛急診才發現已罹4期肝癌,治療近2年都無效,「當時醫生說,唯一的路只剩換肝,當時讀大二的兒子二話不說就決定捐肝給我。」

阿安(前左)身體不適,女兒小潔(前右)幫忙按摩緩解,圖後為太太阿芬。

大三子1年多前捐7成肝救父 重生才半年

目前小勳在外地住校讀大三,記者電訪時,小勳說,當時醫生告之他可捐7成肝救父時,爸覺得他還年輕,怕捐肝有後遺症、會影響將來人生,原本還不答應,「但只要對爸爸治療有益的事我都願意去做,當下我沒遲疑也不害怕,我只想救爸爸,幾經醫生和媽媽說服,爸才同意。」小勳說,過去爸一直很努力工作養家,他才能好好讀書上大學,「只希望爸能把病治好,多活一些日子,將來等我畢業工作賺錢,好好孝順他、回報養育之恩。」
小勳又說,他目前盡力補學分應可在明年6月順利畢業,「只是功課壓力大,沒太多時間打工,只能在系辦工讀,每月掙約4000元供自己零用。」
阿安邊說邊拉起上衣,露出腹部明顯疤痕,「這是兒子為我付出的印記。」阿安說,兒子捐肝除承受手術疼痛外,請假1個多月也影響功課,「我很擔心他學分不足,無法在明年順利畢業。」阿安說,當時換肝成功,喜獲重生才半年,卻又發現罹癌症,心情又跌入谷底。

妻工作28K難撐6口 壓力大「但不能掉淚」

阿安52歲太太阿芬說,夫妻除小勳外,還育有另一讀高三女兒小潔,家裡還有70多歲公婆,阿安病前經營電腦、網路架設維護個人工作室,她則做市政府約聘合作社雇員,夫妻月賺5萬多元付房貸、6口生活開銷,收支打平無餘裕。自阿安3年多前罹肝癌至今,治療開銷全靠自宅轉貸、信用卡預借現金及親友周轉,以債養債累積欠下300多萬元,「如今先生再罹神經內分泌腫瘤,自費標靶藥物每月就要近5萬元,我每月薪水才約2萬8000元,負債越滾越大,我沒一天能睡得安穩,壓力很大,但不能在老公小孩面前掉淚,因為現在我是支柱,要撐住。」
阿安主治醫師說,神經內分泌腫瘤並不常見,因症狀表現不明顯,導致半數患者確診罹病時,腫瘤已出現遠端轉移。阿安肝移植術後才半年就發現胰臟神經內分泌腫瘤肝轉移,應是與需服用抗排斥藥物、免疫力下降,造成潛伏癌細胞快速生長有關,臨床上使用健保化療搭配自費標靶藥物效果不錯,「阿安的病況還有機會,故請癌症資源中心社工轉介蘋果基金會協助。」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

高三女今年畢業工讀掙錢 助母分擔家計
阿安讀高三女兒小潔說,爸罹癌後,身體常感到疼痛,發作時她常幫忙按摩緩解,「我今年高職畢業後會半工半讀掙錢幫家裡,減輕媽媽經濟負擔。」
採訪時,阿安72歲老媽媽阿香婆始終愁苦著臉,她說,夫妻育有4子,阿安是老大,77歲老伴曾小中風,視力也不好,自己去年發生車禍左腳踝、脊椎受傷,兩人行動都不大方便,「我們一直以來都與阿安一家同住,阿安當我們兒子沒有什麼可嫌的,孝順又有責任感,老天怎會讓他生這種病,看他一天比一天瘦,我這個當媽的很難過,眼淚沒停過,靠向神明燒香祈求撐下去。」阿香婆說,其他3子雖有意接他們同住,「但這裡住15年習慣了,沒天天看到阿安,心也不安穩。」
只是阿安底下3弟都有各有經濟負擔,阿安么弟阿憲說,「我和二哥都孩子要養,三哥則是有結婚打算,3年來大家協力生活醫療費共有幾十萬元,再幫真的有限,我只能盡力出力,一有空就開車載大哥回診就醫。」
醫院癌症資源中心社工說,一家政府補助僅有父母老年年金每月7256元,阿安除自費藥物費用外,治療期間因副作用造成攝食量不足、體重下降等問題需營養品補充,每月即須7、8000元,僅靠阿芬工作每月2萬多元收入不敷開銷,已連結資源提供些許營養品支持,但只能定期定量,無法長期資助。

基金會編號:A4454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
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