揹水28年的憨人 蘇進雄

24843
出版時間:2018/06/25

1999年12月31日午夜11時多,蘇進雄走在新北市觀音山的硬漢嶺步道上,這條路,他從15歲開始已走了不下上千次,但是在月黑風高的半夜,還是第一回,他穿著薄薄T恤,靠著手電筒給石階照上一條出路,在一片漆黑之中登高,夜風徐徐,竹林娑娑,還有自己微微的喘氣聲,陪著一起。

蘇進雄說,28年揹水人生,讓他感受到善念的力量。
蘇進雄說,28年揹水人生,讓他感受到善念的力量。

「就在20世紀跨向21世紀的那一刻,我終於把觀音放上觀音山。」蘇進雄將一尊觀音神像用水泥砌在步道旁,在他完成工作,擦汗鬆口氣的同時,他手錶上的指針也推進2000年1月1日的第一秒,這時候的台北城夜空,歡慶跨年的燦爛煙火一時間此起彼落,蘇進雄形單影隻佇立黑暗的山頭,想像這煙火是老天爺給孤單揹水近10年的他,一次美麗的謝禮。
現年43歲的蘇進雄是「亞洲形上觀音山揹水隊」的創辦人,15歲開始揹水上觀音山,從帶著一瓶礦泉水開始,到揹10公升、20公升的水,從青少年揹到髮際線漸高的中壯年。頭10年,他像個苦行僧,天天扛著幾乎是一個小孩重量的過濾水,走在往昔憲兵鍛鍊體力的硬漢步道,沿途總會引來異樣眼光。

「你真是個肖仔,神經病!」蘇進雄回憶曾有一位山友一路笑他笑到山頂。

當時他沒說什麼,到了目的地把水放下後,立即奉茶請對方喝上一杯,並笑笑問道:「那你要不要來揹揹看啊?」沒想到這位山友後來也成了揹水隊的一員。
但是,不是每個人都能不「笑」不相識,「一開始我揹水上觀音山,是把水倒在涼亭一個圓桶裡,希望給上山的人喝,結果多數人是舀來洗手洗腳洗碗筷。」蘇進雄直言看了心酸,後來他開始揹著裝有水龍頭的水桶上山,但是多數人仍怕髒不敢喝,「我有時真是含淚下山啊」。
當時的蘇進雄在家人開設的小吃店幫忙,大夜班工作的他作息日夜顛倒,一大早下班後飛車買水到觀音山,再揹水上硬漢嶺,經年累月,從不休息。
蘇進雄連交女朋友,約會也是約在山上,「第一次約會我的高跟鞋就走到斷掉。」如今已成蘇太太的黃靜怡笑得無奈。

家人當時也對他一下班就跑去爬山這事很有意見,擔心他身體「凍未條」(承受不住),常問他為何非去不可?
答案其實是因為一杯熱水。
時序拉回28年前,蘇進雄只是個國中生,有天在觀音山上遇見了一位陌生人。「那時是11月,我一個人來走硬漢步道,又冷又渴,結果有位先生給我一杯熱水,啊,水的甘甜,到現在我都記得,我問他山上怎麼有水,他說是揹上來的。」
硬漢嶺是觀音山的主峰,高612公尺,步道全長1536公尺,有2000階石階,往昔因憲兵司令部在該處訓練憲兵「硬漢精神」獲名。蘇進雄心想,一般人都走不上來了,怎麼還有人願意揹水上山奉茶。
蘇進雄帶著疑惑,過幾天再來一探,果然發現有人揹水上來奉茶,眼看喝水的人歡喜開心,再想想自己喝到那杯熱水的感動,感覺心頭有種化學元素在發酵。
「從小到大,沒人跟我說過謝謝,也沒人讚美過我。」蘇進雄說自己書念得不好,在學校常被老師修理。「被打是我的專長啊!」蘇進雄邊說還邊做勢打人,「老師常說,蘇進雄,又是你,啪!啪!啪!藤條就下去了。」
蘇進雄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他考不及格,被老師打了40多下,藤條打到斷掉,「我那時還跟老師說對不起,害你藤條斷了。」

蘇進雄年輕時受一杯熱茶感動,展開了揹水奉茶生涯。蘇進雄提供
蘇進雄年輕時受一杯熱茶感動,展開了揹水奉茶生涯。蘇進雄提供

「一旦有了感謝和被感動的經驗,特別珍惜!」單純的蘇進雄平生首次品嘗到水和人情的甘美,這感動從此跟著他一輩子,他希望別人也能感受到。
「我要讓揹上山的水更有價值!」默默揹水近10年的蘇進雄,在2000年這年決定有番作為,為讓登山客喝得安心,他請教製造過濾水的堂哥,並請人在攻頂最後的一哩路建造可儲存半噸水的小型水塔,還在不遠處的水桶外砌上水泥,上頭放觀音神像,「這樣就不會有人在觀音像前洗腳了吧?」
「亞洲形上觀音山揹水隊」也在此時正式成立,雖然一開始只有5、6人,可是當大家一起在山上奉茶後,那份原本只屬於蘇進雄的感動,開始在山友間蔓延開來。「取名形上就是希望揹水隊不是只有揹的行為,還要傳遞行為之上的善念。」
硬漢之路,徒步約需花上一個小時,但是,當身上揹負重達10公升甚至20公升的水來行善,又另當別論。
蘇進雄最高紀錄是身上揹著兩桶20公升的水,左右手再各拎一桶,90公斤的他,扛著80公升的水,每一步都是氣喘吁吁。
「揹水走步道,有時是沒心情看沿途景色的,腦海常會浮現好多山下的事、令人煩惱的事,這時就會不斷激勵自己,一定要走到目的地!」而所有的疲憊,也都在將水倒入山友的水杯或水塔中的那一刻,煙消雲散。
「曾有個20歲的年輕女孩跟我聊到,她8歲時爬硬漢嶺步道,在觀音神像那邊看到大家在喝水,她也跟著過去喝。」蘇進雄說,女孩用這水救了她一命來形容,「她說,沒想到在山上能喝到免費的水,好感動。」
「還有位盲人為了想奉茶,拄著拐杖叩叩叩地來爬步道。」蘇進雄說著這些故事時,盡是感謝。

揹水隊將過濾過的純水倒進儲水桶,打開水龍頭就可以飲用。
揹水隊將過濾過的純水倒進儲水桶,打開水龍頭就可以飲用。

「上山的人各有故事,但是只要找到一個奉獻的機會,就會慢慢改變。」

「就算當時只有一份小小的感動,也會存在心裡,時候到了,就會發芽。」蘇進雄強調,不要小看一杯水的力量。
隨著參與揹水夥伴愈來愈多,為了讓隊員取水方便,蘇進雄在揹水隊成立邁向第二個10年之際,在硬漢嶺步道出口處下方打造一處奉茶基地,建置貨櫃,裡頭配有RO逆滲透、紫外線和臭氧殺菌的製水器,並請專人打造放置水桶的揹架,讓參與隊員全副武裝,只要到奉茶基地,就可在最快的時間內出發。目前,揹水隊的足跡除了觀音山,已遍布七星山、九五峰、大崙頭山和火焰山,以每年可以服務20萬人次來粗估,這十幾年來,有300多萬人次喝過揹水隊的水。
由於只有觀音山有供水設備,其他山區奉給山友的茶水需由隊員在前一晚準備,如七星山揹水隊提供的就是養生茶,「我其實都有準備枸杞紅棗要讓隊員煮,但是後來發現怎麼都用不完,才發現原來隊員擔心我負擔太重,都自己『偷偷』買啊。」蘇進雄笑著說。
揹水隊不是立案組織,卻已有超過400人參與過揹水行動,固定揹水上山的隊員則維持約80人,分散各個山頭服務山友,例如七星山每周都會有6到7位隊員上山奉茶,雖然大家從不開會,全員只有固定每年元旦在山上大誓師,但是感情深厚。常在七星山揹水的林志明說起這位揹水隊的蘇隊長,滿心佩服,「很多單位都想贊助隊長,他一概婉拒,他很堅持揹水隊不跟政治和商業利益掛鉤,一切靠自己。」

「請喝茶,祝你平安順心。」蘇進雄向山友奉茶同時,也會傳遞祝福的話語。
「請喝茶,祝你平安順心。」蘇進雄向山友奉茶同時,也會傳遞祝福的話語。

不過,「對的事,從來就不好做。」蘇進雄有感而發。
在觀音像剛放上觀音山時,雖然喝水的山友多了,但是有人在神像旁播放佛樂膜拜,讓主管機關北海岸風景管理處頗為頭疼,一度考慮拆除觀音像。
「有人對於放神像有意見,檢舉說這是公共場所,我就把大家找來開會。」北管處主任王絲幸記得當時擔心大家堅持己見,還找了警員現場坐鎮。「還好大家都各退一步。」後來決議由揹水隊申請認養該處,負起管理責任。如今許多學校的畢業典禮或成年禮,都會讓學生到硬漢嶺實地揹水,體悟山頂上石刻對聯寫的「走路要找難路走、挑擔要選重擔挑」精神。

「行善其實就是我不跟你爭。」

蘇進雄說,多虧28年來的揹水經驗,讓長年在客源複雜的林森北路經營小吃店的他,懂得柔軟。
「若沒揹水,我一定會想,哭爸,你們要佔我便宜,我跟你車拼啦!」
揹水磨練蘇進雄的身,奉茶卻柔軟他的心。「我都說拜託啦,你不喝一口,我們揹水隊就要裁員啦!哈哈哈。」從15歲開始揹水時,怕被人瞧見,還要偷偷把水倒入水桶,如今可玩笑招呼山友,成為揹水隊長,這條硬漢之路,對他來說,也是內在學習之路。
「很多人內心的障礙比觀音山還高,很多不好的念頭藏在心裡,比藏海底藏得還要深。」蘇進雄說,「奉茶是媒介,讓我們有機會用善念用水去穿透一切。」
蘇進雄從小在林森北路成長,他說,在這裡一年看到的人生百態,別人一輩子可能都看不完,「有時半夜會接到店員打電話說,老闆,又有人打架了,有人翻桌啦,有時在店內往外看,會有人追來追去,像警匪片一樣。」
但是,奉茶像是藥方一帖,連黑道大哥到他的小吃店用餐時,看到店內貼的奉茶海報,口氣也會瞬間柔軟,「他告訴我,能揹水奉茶很棒,你做到了我做不到的事。」
此時的蘇進雄,眼裡的光,就像2000年那年的跨年煙火,絢爛而光彩,如今他也不再孤單。

揹水隊員不辭辛勞扛水上山,每年可服務20萬人次登山客。
揹水隊員不辭辛勞扛水上山,每年可服務20萬人次登山客。

蘇進雄╱43歲

婚姻:已婚,育1子1女
學歷:開南商工汽修科
現職:蘇記玉米排骨湯老闆
經歷:
.1991年開始揹水
.2000年成立亞洲形上觀音山揹水隊、設奉茶基地
.2013年揹水隊遍及七星山、九五峰、大崙頭山、火焰山


亞洲形上 觀音山揹水隊

隊員:約80人
設備:配有RO逆滲透、紫外線和臭氧殺菌的製水器
臉書:觀音山揹水隊

蘇進雄建觀音供水站讓民眾取水。
蘇進雄建觀音供水站讓民眾取水。

作者:方巧如
攝影:李柏毅、侯世駿

《蘋果》推出《蘋中人》人物專版,透過精心編輯的專版,《蘋果》邀集傑出記者、外界優秀寫手、媒體人和作家,深度訪談不同領域人士,無論是對人生酸甜起伏的自剖,或對世道人情的深刻體悟,《蘋中人》以完整篇幅,請讀者一起進入受訪者的內心世界。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