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462 父癌復發 心繫國二子「有書念 平安長大」

1952
出版時間:2018/07/03
阿昇(左)因罹頰黏膜癌需營養品維持體力,就讀國二子在旁協助。
阿昇(左)因罹頰黏膜癌需營養品維持體力,就讀國二子在旁協助。

基金會編號A4462
54歲阿昇(陳登昇)因頰黏膜癌術後顏面損傷表達困難,他盡力卻仍只能含糊地說:「孩子,還是要撫養長大,日子平順不要再有事情就好。」而沒說出口的擔憂是癌病復發後,無著的房租、營養品費與開銷生計。
報導•攝影/張嘉恬

阿昇用著不聽使喚的顏面肌肉,努力咬字說,早年與前妻育有現年就讀國二的15歲兒子,兒子6歲時夫妻離異,他靠按日計薪的送貨工作維持父子生活,5年前再娶越籍妻子沒多久卻發現罹患頰黏膜癌,當時經手術、治療、休養後再工作,妻子則在小吃店打工補貼家用,生活一度恢復常軌,本來以為粗茶淡飯安穩過日,未料今年初癌病又復發,經手術與淋巴廓清後,持有輕度顏面傷殘證明,接續也得長期治療無法工作。

自幼家貧 妻打工難撐租屋

他接著說,自幼家貧,小時候家裡生計靠父親砍甘蔗苦撐,自己小學畢業就外出做裝潢學徒,「有工可以作,賺得夠吃穿用,我就很滿足,我不是讀書人,沒有太多感想可以講,最想講的就是兒子能夠繼續念書,好好讀書平安長大,我有鬥志無心力沒辦法再拚,雖然老婆有打工,只是她要顧我賺得有限,要付房租和我的營養品,撐得很辛苦」。
記者前往阿昇妻子阿玉工作的麵攤,她正忙著清洗碗盤鍋具,提及多年前從越南嫁來台灣沒多久先生即罹癌,45歲阿玉說,現在沒辦法想太多,只想把先生顧好、專心工作賺錢,不然生活過不下去,「只能說每個人有不一樣的命」。阿玉也說,先生阿昇口拙但體貼,「雖然他身體虛弱,我下班煮菜他會洗碗,我洗衣服他會拿去晾」。
阿玉工作處老闆娘說,阿玉早上7點多就上班,晚上回到家已9點多,「任勞任怨、工作認真勤快,目前她家只靠她,現在還要常陪她老公阿昇住院看醫生,賺得更少」。目前阿昇家生計仰賴妻子零工收入1萬3000元及補助1萬4267元共2萬7267元,扣除房租、營養品開銷共1萬8000元後餘9267元不敷3口開銷,蘋果基金會獲悉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

阿昇妻子阿玉在小吃店打工但收入有限。
阿昇妻子阿玉在小吃店打工但收入有限。

國二子憂父 高中讀餐飲易找工

記者再返阿昇租住處,他就讀國二的兒子小軍正放學進門,他放下書包後第一件事是上香請仙佛保佑癌父,小軍說,半夜聽到爸爸咳嗽咳不停時,心裡會擔心,「怕他愈來愈嚴重,突然怎麼了,知道爸爸煩惱錢,我已經想好高中要讀餐飲,可以到餐廳打工幫忙家裡,而且餐飲業永遠缺人,畢業就可以有工作」。小軍班導師說,小軍善良合群,與師長和同儕互動融洽,雖一度因爸爸重病課業受影響,經校方輔導諮商,學業品行都回到正軌,學校亦會持續關懷追蹤。
阿昇姊姊說,弟弟因頸部淋巴廓清手術,雙手無法舉高負重,也因曾割除腿部組織進行口腔皮瓣手術,無法長時間站立,「前陣子他化療時跑去做溫室拉網零工,才幾小時就體力不支昏倒,我和我姊姊都有自己家庭,盡量帶食物來探望他,還有1個哥哥開車送貨養家,時間可配合時會幫忙載阿昇來回醫院,出力我們盡量,出錢實在有限」。
阿昇慨歎說:「得癌症、動大刀割這裡割那裏,有錢買不回健康,沒錢病倒更是無助」。恩加貧困家庭協會執行長楊靜齡說,在阿昇養病期間,若能有資源挹注,讓阿昇安心就醫、讀國二的兒子完成學業,家庭功能可望重建。

基金會編號A4462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