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475 女裝修改師中風癱 無力拿針線憂母女生活

2108
出版時間:2018/07/20
沈榮桂(右)愁往後復健生計,不禁悲從中來,女兒小吟擁抱安撫。

基金會編號:A4475
曾經靈巧縫補繡衣的手,如今卻連舉握都困難,56歲單親媽沈榮桂5月中風,如今左半身偏癱,她憂往後如何再做工撐家,掉淚跟剛高三畢的獨生女小吟說:「媽媽病了,對不起妳。」
報導•攝影╱向高彬

在醫院探訪時,見沈榮桂躺臥病床上,左側手腳指頭連動都沒力氣。沈榮桂難過地說,病前多年從事家庭女裝衣服修改,與現19歲的女兒小吟母女倆租屋度日;她有多年高血壓病史、平日服藥控制,但5月中趕工縫衣,自己輕忽、一周沒吃藥,「出事那晚在家,我和客人在講話,突然我人就直接往旁昏倒,客人和一旁女兒發現趕緊叫救護車送急診,是腦出血中風。醫師說我至少要做半年復健,現在我拿張紙都沒半點力氣,我問能好到什麼程度,他就說:『加油、多努力看看。』」

單親育一女 日作10小時租屋生活

沈榮桂難過地說,做縫改衣服手工靠眼力、手力餬口飯吃,收入微薄又很耗時間,每近月底她就開始緊張,趕工攢存房租,「我修改衣褲腰身,一件幾十元到一兩百元,從早到晚10多小時,每月掙兩萬餘元,扣掉房租1萬元、母女三餐和給女兒讀書,每個月都在追錢過日子,為了省錢,晚上我有時和女兒合吃一個便當。」
她又說,有時好不容易多了些工,又連休息吃飯都沒時間,「開水泡點剩白飯,配塊鹹滷肉或只吃餅乾,就是一餐。我常深夜趕工,曾經好幾回累到打瞌睡頭撞到裁縫車痛醒,然後發現針斷了、斷針插在手指肉裡,我一邊擦眼淚、一邊擦血,又繼續做事。」
沈榮桂回述,年輕時歷經情感波折,曾有兩段離異婚姻,小吟是非婚所生,當年孩子生父未負撫養責任,「在感情方面很受傷,10多年來不敢再談感情。」原本只盼母女平凡過日,未料她病倒,「我小時家窮,國小畢業就做裁縫學徒。我心願就是希望栽培女兒多讀點書,她很喜歡畫圖,本來我想再熬個4年,等女兒大學畢業,有份穩定工作,我就可以喘口氣,我卻倒了。現在房租生活困難,最近都在找人借錢。我擔憂女兒沒法再讀書,又沒給她完整家的溫暖,心裡越想越難過,覺得我做媽媽的很對不起她。」

今年高三畢業的小吟望著母親病前工作的裁縫車,對未來感到茫然。

高三女先顧母 「等媽媽能自理再復學」

小吟聽見媽媽煩愁,她摟著媽媽安撫說:「媽咪,我知道妳很愛我,我也愛妳。我會陪妳,妳會越來越好的。」學廣告設計的小吟跟記者說,自己從小三起愛塗鴉畫娃娃,媽媽也支持她往美術方面學習,專長是插畫,「原本大學想讀多媒體設計科系。但現在媽媽病了,我暑假顧媽媽復健,可能上大學後先辦休學,邊打工邊顧媽媽,等她可以生活自理,我再回去讀書。媽媽,是我最重要的人。」
小吟的高職班導師說,得知小吟母親生病,「當時學期末她已畢業,我們仍協辦學產基金幫助。」另,經當地里長通報,慈濟及當地公所已撥急難金共2.5萬元,用於先前生計,目前沈榮桂尚待身障鑑定,現沈家尚無每月社福補助,當地公所經評估後轉介蘋果基金會。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襄助紓困。

小吟的繪畫作品。

娘家父母皆病 兄為漸凍人嫂罹癌

採訪時,記者來到沈榮桂母女公寓租住處,見工作房裡的裁縫車靜悄立於牆邊。認識10多年的鄰居蔡小姐說,平日沈榮桂修改女裝,生活很單純,對人客氣,「我們家衣服都給她改。我們也很關心她,我和我媽去醫院探望幾回,希望她早日康復。」
沈榮桂的娘家八旬雙親,老母患甲狀腺癌,老父曾摔車開顱、輕微失智,她單身小弟阿文說,大哥阿得為漸凍人已癱瘓10年、由曾罹乳癌的大嫂照顧生活,自家不好過,「我和兩老同住,兩老靠我做工地保全、每月2萬出頭顧兩老。以前姊榮桂常來幫我帶兩老看病。現在姊病倒,我很擔心姊家以後生活。」
沈榮桂的82歲老母阿微婆泣說,最近自己煩得也快垮了,「我去醫院看榮桂,一滴目屎(台:眼淚)也不敢在她面前流,我都是回到家才敢哭。我和老伴一身病,沒料到大兒子、媳婦和女兒也病倒,哪會這樣呢,我心內實在很艱苦啊。」

基金會編號:A4475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