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480 女顧癌父智障母 「沒人能替我堅強」

3014
出版時間:2018/07/30
阿惠(右)餵智障的媽媽阿梅嬸吃飯。

基金會編號A4480
56歲的阿旗伯(吳叁旗)5月因左眼皮下垂、右耳失聰就醫檢查,竟發現罹患4期鼻咽癌轉移腦部,正住院同步進行化、放療,全天在旁照料的27歲女兒阿惠說,癌細胞影響爸腦部功能,造成手腳無力、有時意識混亂,沒法照顧自己。
報導.攝影╱韓旭爾

阿惠(吳淑惠)說,她是家裡的獨生女,53歲媽媽阿梅嬸頭腦不好,領有中度智障證明,以前家裡靠爸做建築搬磚零工月賺約2萬元維持生活,她則在外地麵店工作月薪約2萬4000元,扣除自身租屋零用,每月分擔3、5000元家用,「沒想到爸竟罹癌,剛就醫時爸一度認不得我,打了第1次化療後,腫瘤縮小,現在已知道我是他女兒,只是有時會胡言亂語,行為舉止變得像小孩子,醫生說需再治療一陣子,爸意識和行動能力會更恢復正常些。」
阿旗伯聽著女兒說話,奮力掙扎起身坐著,他說:「我認得阿惠呀,她是我女兒!很乖、賺錢都會拿回家。」接著阿旗伯又說:「阿惠呀,我肚子在絞了,想要拉肚子,快帶我去廁所。」只見阿旗伯上完廁所後,阿惠細心幫爸綁好褲帶,又叮嚀要洗手,扶著爸爸緩步回到病床。

護理師心疼獨生女顧雙親責任大

阿惠苦笑說,爸爸現在好多了、會自己上廁所,「前陣子大小便都不講,雖穿尿布,半夜接連3次屎尿溢出沾染床墊,整間病房臭氣沖天,我清到崩潰大哭,只能拜託護理師幫忙。」阿惠說,當時她真的很無助,「但哭一下就好了,沒有人能替我堅強,我一定要靠自己陪爸度過難關。」
護理師說,這陣子阿旗伯常晚上不睡覺、躺在床上拿著紙盒面紙「叩叩...」亂敲,阿惠幾乎每天只能睡2、3小時,顧到臉色蒼白,實在擔心她累垮,「聽說她家裡還有一個智障的媽媽,我心想這女孩命苦,要擔的責任好大,有空會盡力幫忙。」
採訪時,阿惠堂姐阿環來醫院探望叔叔阿旗伯,她看著阿惠忙進忙出,準備幫爸爸管灌的身影說,阿惠從小知道爸很辛苦,18歲高職畢業就到餐廳當工讀生賺錢分擔家計,6年多前,她在上班途中發生車禍,造成顏面顱骨嚴重骨折,老闆沒替她保勞保,車禍對方也沒錢理賠,她前後動過3次大手術,扣除強制險理賠醫藥費還欠醫院9萬多元辦分期繳費,她休養2年多才再上班,2年前才還完欠費,只不過現在右臉表情僵硬,上下顎骨仍需戴牙套矯正,4根臼齒斷牙都還沒有錢做假牙,又遇到叔叔生重病,「覺得老天對她的考驗特別多。」
阿環說,親戚家都住不遠,阿惠和叔叔在醫院時,大家幫忙看顧嬸嬸、打理三餐,她有空也會來醫院幫忙顧幾小時,「讓阿惠回家洗澡和看看媽媽,只是叔叔剩下的6兄弟姐妹大家都有年紀、大多沒在賺錢,出錢有困難。」阿惠說,爸在醫院有時會唸著擔心媽媽沒吃飯,「前幾天居然什麼話都沒說就偷跑回家,把我嚇死了,幸好身體沒出狀況。」

阿惠(右)在醫院照顧罹癌的爸爸阿旗伯。

母智能障礙3年前行為開始脫序

之後記者跟著阿惠到家中訪視,她途中順便買便當給媽媽阿梅嬸當晚餐,到家時阿梅嬸正坐在廚房發呆,見阿惠帶來便當馬上自顧自地吃了起來,才扒幾口,飯菜掉落滿地,阿惠只能拿起飯盒一口一口慢慢餵。阿惠說,媽雖憨傻,但原本還能自理生活、做家事,爸媽相處一直很融洽,從沒看過兩人爭吵,「但大約3年前開始出現脫序行為,會隨地大、小便,甚至玩火燒東西,爸總是耐著性子幫她善後,曾聽他說,『娶了就要負責任,該做的就要做。』,最近媽沒人顧,每次我回到家,總有鄰居抱怨說,媽拿著大便亂丟,這時我才體會爸顧媽有多辛苦。」阿惠邊餵飯邊說:「爸快要可以回家了。」阿梅嬸回說:「他好了喔!」臉上露出高興表情。
阿惠說,她自有記憶就知道自己的媽和別人的不一樣,讀書時很自卑,不想讓同學知道家裡狀況,但我出社會工作接觸的人多了,「有些人爸媽對孩子總是漠不關心,而媽雖沒法照顧我,但她很關心我,我一回家,她就很高興,逢人都說女兒對她很好,這就夠了。」
當地里長說,阿旗伯做人老實,村裡宮廟需人幫忙他都去當義工,最近阿梅嬸亂丟大便,只能請里民同情一家處境多包容,已協助申請公所急難金。醫院社工說,阿惠一家補助僅有阿梅嬸身障補助每月4872元,阿旗伯至少需治療半年至1年,阿惠照顧爸爸難分身工作,現家中收入中斷,每月管灌營養品開銷就需1萬元無著落,故轉介蘋果慈善基金會,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

基金會編號:A4480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