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十八銅人一張嘴 黃熙文

出版時間:2018/08/23

作者.攝影╱蔡育豪

白天,是和氣藥品公司董事長
晚上,是刻苦耐勞的一人漫畫家

幾個男人合推著拋錨貨車往前走,一名男子說:「說到我太太天就黑一邊,又不是沒錢對不對,買一台新車又會怎樣。」
一名女子拿著儲油桶幫貨車加油時大吼:「你給我刷刷去啦,無內才擱嫌雞絲歹(沒知識還嫌工具爛),車沒油叫它怎麼動啦。」
河東獅吼後,她面對鏡頭奚落道:「查甫郎千萬嘸通剩一張嘴。」
身後那票男人目瞪口呆。

這是鳥頭牌愛福好的廣告,每每提起這支廣告,現年52歲的和氣藥品董事長黃熙文就掩不住笑容直說,吳念真導演拍的這廣告太成功了,簡直是撿到寶了。從2002年一直播到2016年,不僅讓「查甫郎千萬嘸通剩一張嘴」成為廣告名句,更打響商品知名度。之後2016年再度請吳念真操刀新廣告「兩棲部隊」,也引起話題。

吳念真導演拍攝鳥頭牌愛福好廣告大獲成功。
翻攝畫面
吳念真導演拍攝鳥頭牌愛福好廣告大獲成功。 翻攝畫面

黃熙文說,家裡是三代藥商,祖父經營漢藥房,耳濡目染的父親12歲就自力生活在嘉義某藥房顧店打雜,退伍後當藥品業務員,存了些錢就成立新藥房。「父親很有生意頭腦,新藥房裝潢好了後,已無餘錢可以進貨,他靈機一動去蒐集各類藥品的空殼與外包裝陳列在櫥櫃中,客人上門要買什麼藥,他請客人稍坐一下,再從後門快跑到附近藥房調貨回來給客人,經過幾年終於撐起正常營運。」
當年藥品宣傳不是靠電視、報紙廣告或紙類文宣品,而是透過電台廣播。黃熙文的父親成立和氣藥品公司並利用廣播販售藥品,其中「鳥頭牌愛福好」最暢銷,黃父乾脆拿下藥廠的獨家代理銷售權,再加上祖父留下的秘方調配出「十八銅人行氣散」,成為二款招牌藥品。
黃熙文雖然成長在二代的藥房家庭中,但從小就喜歡塗鴉畫圖,父親對此態度開放,並不堅持兒子必須接棒事業。

和氣藥品創辦人黃新桐(前)與二位兒子黃士哲(左)、黃熙文(右)。黃熙文提供
和氣藥品創辦人黃新桐(前)與二位兒子黃士哲(左)、黃熙文(右)。黃熙文提供


「爸爸沒有阻止我往畫圖的路上走,但他告訴我,無論做哪方面一定要盡力做到最好。」

黃熙文於是順從本心,北上就讀復興美工夜間部平面設計科。
就讀夜校3年,黃熙文半工半讀,白天在動畫公司、廣告公司上班,或兼差美術編輯、接稿畫插圖,晚上才回學校修習。畢業後進入卡片公司上班,成天在設計聖誕卡、文具圖案等等。但黃熙文覺得老是幫別人設定圖案,著作權與授權都歸屬公司,非常不合理,他決定到美國再進修,也畫出漫畫「雷克小子」初稿並成功獲得文具商的青睞,但不巧父親竟檢查出罹癌,得進行手術,黃熙文只能休學先照顧父親。
黃父穩定後,雷克小子成功授權文具商大量製作,黃熙文決定拿授權金前往日本進修電腦繪圖,「1991年雷克小子大量被運用在各類文具的包裝與圖像,每月十幾萬元的授權金不僅可以支付我在日本的學雜生活費,甚至可以讓我月花5萬元打國際電話回台灣,追到我現在的賢妻。」黃熙文得意地說。
1995年黃熙文學成返國、結婚,黃父知道自己病況不佳,遂安排兒子進公司當藥品業務,希望慢慢熟悉公司運作,但在1998年,黃父不敵癌症離世,黃熙文只能立刻接手經營公司。「其實我心裡有數,早晚一定要回到家族企業中,只是時間來得太早,那年我才33歲」。
黃熙文回憶,接手企業的10年內,他想都不敢想到畫圖這個興趣,只能在筆記本寫藝術字型、畫線條維持手感。「43歲時,公司營運穩定,我終於敢重拾畫筆。」
「因為身為一位漫畫家,在生命歷程中如果沒有畫一本長篇漫畫,會是憾事,所以開始構思長篇漫畫的可能性。」
黃熙文說,漫畫是一件花時間又艱苦的工程,要編劇、要想腳本、要分鏡,就像是拍電影一樣,但電影是團隊合作,漫畫只有一人搞定,而且漫畫創作是畫到最後一筆才算數。

黃熙文與和氣藥品。
黃熙文與和氣藥品。

決定創作長篇漫畫時,黃熙文想到年少時看過的一部由徐克執導,泰迪羅賓和林子祥主演的港片《夜來香》,裡面有許多場景他原以為是老上海,後來才知道是香港,「那電影的氛圍影響我很深,我很喜歡老建築、大結構的東西,畫起來才夠爽。」於是他擇定《上海大少爺》的主題,開始大量閱讀上海的歷史文獻與書籍,並三次造訪上海,決定用雷克小子的圖像微調成男主角,以1929年為背景時代,創作A4版本尺寸、厚達240頁全彩繪本的青少年冒險故事。
黃熙文說,開始動筆時,他就決定全部用手工繪圖原稿,完稿後再掃描進電腦上色。這個決定讓他走進漫長的創作時程,「沒人逼迫我,放棄最容易,但我逼迫自己不管白天工作多忙、多累、多想睡覺、即便是感冒生病,晚上一定要至少撥出5小時來畫圖,絕對不給自己理由打混。」
田野調查做2年、構思腳本2年,每個場景、街道、建築都有考據、都要有生命,動筆到結尾長達6年,10年的光陰磨出一本精緻漫畫,這應該只有龜毛個性的黃熙文才會如此,
「這是我的堅持,就如同愛福好的廣告詞:查甫郎說得到就要做得到。」

雷克小子的大小商品大約三四百種,曾被大量運用在各類文具包裝上。
雷克小子的大小商品大約三四百種,曾被大量運用在各類文具包裝上。

「出版這漫畫不是要賺錢」,長年出錢出力支持藝術下鄉、劇團在地化等藝文事務的黃熙文表示,回饋社會是初衷,所以原本預定私人印製,每本1000元,至少販售300本,所得30萬元不扣除印刷成本,全數捐給致力偏鄉課輔的「快樂學習協會」。如今因有出版社主動願意發行,目標改為版稅全捐,參加國內外漫畫比賽若有得獎,獎金也全捐,如果有授權商品製作,所得也全捐,如果以上所得不到30萬元,他自會補足餘額。
「能夠用漫畫的形式來回饋社會,對我是有意義的。」黃熙文說,做為一個創作者都會有想挑戰自己的最大程度。今年10月發行《上海大少爺》後,明年會再出版雷克小子各式商品的1000多張原始稿精選集。
黃熙文在投入長篇漫畫的工作時,公司也正準備品牌更新與商品年輕化的轉型,「老藥方陪我們走過新時代」的走向就此確定,黃熙文說,他以漫畫的思維將潮牌的概念結合到藥品行銷中,開發新產品,希望留住老客人,更能吸引新族群,達到固本求新的目的。「公司曾以十八銅人行氣散當主軸,找了18個樂團連續二天在嘉義中正公園舉辦十八銅人搖滾英雄會戶外演唱會。」黃熙文說,那是一個極其勇敢的創新嘗試,甚至請歌手馬念先創作並首唱「十八銅人行氣散」新一代主題歌曲。

黃熙文的原稿完稿使用電腦上色。
黃熙文的原稿完稿使用電腦上色。

白天他是藥商老闆,早上開會、拜訪客戶,晚上回到工作室,他就像克拉克進了電話亭換裝成超人,思緒開始飛翔在天馬行空的漫畫世界中。

坐在藥品公司2樓辦公室也是工作室受訪,我問:董事長與漫畫家,最想當哪一個?黃熙文想了想,笑說,這不能比較,做董事長是事業,漫畫家是興趣,在二個領域中他照著父親的叮嚀都要盡力做好,「我用畫圖的專注精神同樣投入在事業中,兩種同樣重要,可是企業會退休交棒,漫畫不會,尤其看漫畫的族群是老少咸宜,除非我拿不動筆、看不清圖稿,否則創作就是一輩子的事。」
吃不吃公司的藥品?他不假思索說,「當然吃囉。」他自信和氣的所有藥品都經過GMP認證,安全無虞,「我不鼓勵人家吃藥,但身體有需要時,請列入考慮。」
訪談尾聲,黃熙文想談的還是父親。他說:「父親很愛唱歌,曾投資幾家唱片公司,所以會自己唱自己錄成卡帶送親友聽。很多人都聽過《期待再相會》,但最初版是父親請人寫詞曲自己唱好玩的,後來才被買走版權,讓歌手陳盈潔唱紅。另外,洪榮宏的部分唱片、薛岳的《如果還有明天》都是我父親參與製作的。」
至於交棒接班的問題,黃熙文說,他對孩子們只有一個要求:不做壞事、不要危害社會、顧好人品,未來往任何領域發展都可以。讀書只有一個目的,多充實知識來幫助他人。「如同我父親耳提面命的:盡力做到最好。而且,父親從沒限制我的興趣發展,因此我才能在漫畫中優游自在,所以我當然也不會限制孩子們發展的任何可能性。」

黃熙文很喜歡老建築、大結構的東西,「畫起來才夠爽」。
黃熙文很喜歡老建築、大結構的東西,「畫起來才夠爽」。

黃熙文

.1966年,台灣嘉義人
.曾以雷克小子(BLUE REX)造型人物風靡卡片禮品界
.出版的漫畫書極少,但漫畫圈的人都認識他
.2018年10月將出版《上海大少爺》
.日本東京設計師學院Tokyo Designer Gakuin College畢業
.已婚,育有3子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