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布袋戲來敲門 呂慶龍

出版時間:2018/08/25

作者╱符芳碩

「J'ai deux amours, mon pays et Paris……(我有兩個愛──我的故鄉和巴黎)」

駐法前代表呂慶龍以法語表演布袋戲行銷台灣。黃世宏攝
駐法前代表呂慶龍以法語表演布袋戲行銷台灣。黃世宏攝

嘹亮的法文歌聲,一位西裝筆挺的男子帶著布袋戲偶,神采奕奕出場,他以流利的法語演布袋戲,介紹台灣和台法交流成果,當兩個戲偶互親,用逗趣台詞「French Kiss made in Taiwan (台灣製造的法國吻)」謝幕時,總是博得滿堂彩。這不是哪位布袋戲大師的演出,而是駐法前代表呂慶龍最拿手的演說開場。
呂慶龍40年公職生涯中曾3度派駐法國,前後共16年,為台法交流寫下不少佳績。只要有公開致辭的機會,他就會來一段法文脫口秀,從台灣的文化、經濟、科技,講到台法教育合作。他不但像個超級業務員,隨時抓緊機會行銷台灣,還善用創意,製造意外效果,因此獲得外交部前部長錢復形容為「最不像大使的大使」。

呂慶龍出席法國企業奧斯卡頒獎典禮,以布袋戲介紹台灣的經濟實力。翻攝YouTube
呂慶龍出席法國企業奧斯卡頒獎典禮,以布袋戲介紹台灣的經濟實力。翻攝YouTube

「只要努力,就會有機會!」儘管台灣外交處境艱難,邦交國一個個減少,國際生存空間屢遭打壓,呂慶龍仍深信「敲門」哲學,不放棄任何爭取支持的機會。20多年前,他籌備設立駐日內瓦辦事處,就是靠著逐一拜訪各國代表,才化解反對台灣的阻力,完成開館任務。
他也善用國際扶輪社等不同領域的資源。9年前,他巧遇「世界最美麗海灣」組織(The Club of the Most Beautiful Bays of the World)的主席,由於當時澎湖申請加入該組織,卡在國籍爭議上,連年遭拒,他便展開鍥而不捨的遊說,最後在2012年說服了這個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支持的非政府組織,同意讓澎湖在2014年加入該組織。如今看到澎湖下月將舉辦「世界最美麗海灣」組織20周年國際年會,他備感欣慰。

呂慶龍總是在逆境中尋找契機。

他是出身嘉義大林的糖廠子弟,包括他在內,家中共7個孩子,經濟狀況並不好。在那個年代,教育是扭轉人生劣勢的主要途徑,可是他數學太差,第一次大學聯考,只拿了6分,之後他在老師介紹下,一方面在中學擔任職員,一方面準備重考,終於考上淡江文理學院西洋文學系法文組(現淡江大學法國語文學系),那時正值台灣和法國斷交的頭幾年,親友擔心地告誡他,「修法文,找不到頭路!」呂慶龍苦笑說,他緊張歸緊張,但想到父親說,糖廠子弟沒背景,「就要比別人用功,比別人識相。」他沒有退路,只能告訴自己,「有機會就要好好學習」。
談起這段往事,他眼神炯炯,表示「識相」就是要「知己知彼」;他的邏輯是,既然很少人學習這一科,「只要能學好,競爭對手少,自己就有更多機會」,於是他拚命讀書,「連講夢話都用法文發音」,最後以第一名成績畢業。
他畢業後,多位老師都建議他到法國留學,但他家境條件不允許,只好利用當兵時繼續苦讀。靠著從行政院拿來的一些法文版的台灣簡介,他一天讀5小時,「死背、硬背都要記下來」,部隊派駐馬祖時,他也靜心複習法文,退伍後,先後考取了觀光局第一屆法語觀光導遊人員資格和外交部的外交特考,成了外交官,直到外派法國,他才利用下班時間進修,直攻博士,拿到學位。

法國碧西聖喬治市為表彰呂慶龍,將一條巷子命名為「呂慶龍巷」。翻攝呂慶龍臉書
法國碧西聖喬治市為表彰呂慶龍,將一條巷子命名為「呂慶龍巷」。翻攝呂慶龍臉書

認真學法文還讓呂慶龍娶得美嬌娘。大學時,他趁著校內擺攤賣賀年卡的空檔念法文,同為淡江學生的妻子林麗雲路過,好奇地請呂慶龍教法文,後來兩人交往,呂慶龍還從馬祖寄毛筆寫的情書,「表達對女友忠心,也訓練自己的靜心與耐心」,最後林麗雲嫁給他,成了家裡「最大的總司令」。呂慶龍透露,練毛筆也讓他練就極大的耐心,對他日後的外派工作和擔任外交部發言人、接受媒體考驗,都很有幫助。
2015年,呂慶龍在法國企業奧斯卡頒獎典禮上,以布袋戲介紹台灣的經濟實力,以及來自台灣的hTC手機,幽默風趣的表演和臨場反應,贏得全場觀眾熱烈掌聲,即使他多佔用了節目時間,主持人也被逗得笑呵呵,大讚「所有外交官都應該像您一樣」、「Made in Taiwan真棒」。那段畫面透過現場轉播,讓法國觀眾認識台灣,影片上傳YouTube也創下超過87萬次點閱率,讓呂慶龍的聲名紅回台灣。

事實上,早在2007年,呂慶龍已嘗試透過布袋戲演出,跟法國人介紹華碩小筆電等台灣產品。他從布袋戲大師陳錫煌訪問法國的經驗得到靈感,發現布袋戲偶當道具的效果奇佳,因而決定要把戲偶放在車上,「走到哪兒就帶到哪兒」。
呂慶龍回憶,有一回,他出席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獲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文化大使的活動,他以布袋戲開場,介紹台灣文化與台法教育合作,幾年後再見面,法國文化界的人都還記得他,他得意地說:「這就是溝通技巧,巧思是有用的。」
他也曾在參加法國勃根地工商會的年會時,看到觀眾席許多人在「閉目養神」,於是靈機一動,一上台就把藏在背後的布袋戲偶秀出來,讓「睡覺的人醒過來、想睡的睡不著」。雖然只是簡單的戲偶表演,沒經過專業訓練,他的「布袋戲外交」對台法交流仍起了畫龍點睛的效果。
呂慶龍1976年外交特考合格後,1980年首度派駐法國擔任秘書,1991年再度派任至駐法國代表處擔任組長、顧問至1995年;第3次則是在2007年擔任代表至2013年屆齡退休,但前總統馬英九以特任方式,再邀他續任代表至2015年7月。

他開玩笑說:「我是比較過分,巴黎這麼漂亮,我一個人去了3次。」

法國碧西聖喬治市為了表彰呂慶龍對於台法關係的貢獻,將一條巷子命名為「呂慶龍巷」,創下法國第一次以華人姓名為街道命名的紀錄,這破天荒的殊榮,堪稱「台灣之光」。他說,該市十分之一居民是亞裔,市長洪多(Hugues Rondeau)知道台灣人民善良、勤奮、勇敢,也欣賞他在法國到處跑、行銷台灣的用心,2013年他任期結束時,洪多捨不得他離開,決定找一條路用他的名字命名。他說,那真是個「happy surprise(意外的驚喜)」,這也顯示法國人真正看到台灣是用心、努力的國家。
擔任駐外代表期間,呂慶龍也遇到不少遭中國打壓的經驗。例如他在日內瓦代表處處長任內,推動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但聯合國無視基本人權價值,屈服於中國壓力,不但禁止我國參加,也不准媒體採訪,他只好透過管道溝通,甚至自辦記者會。他說,在海地大使任內,也曾有中方人員接觸海地官方,但海地人員向他說,「大使,我們還是想和台灣交朋友」、「中國人趾高氣昂,不是真的把我們當夥伴!」

呂慶龍(左2)法文優異,大學以第一名畢業。呂慶龍提供
呂慶龍(左2)法文優異,大學以第一名畢業。呂慶龍提供

在國際場域看盡中國對台灣打壓,他感嘆「外交關係是不可替代的」,但他也強調,「兩岸關係的重要性、帶給我們的影響,絕對是國際區塊推動之上」。退休3年來,他在各場合演講、與年輕學子分享經驗時,都不忘強調辦外交的三大要件:一是國家實力;二是不能一廂情願、不能悲情主義;三是沉得住氣、繼續努力。他說,外交要理性思考,「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現實是殘酷的,每個國家都追求自身利益」。
閒暇時,呂慶龍也熱中攝影。他的得意之作包括一張巴黎凱旋門的夜景,當時按下快門那一霎那,時間剛好,還要有法國國旗飄揚,作品還獲法國參議院小組主席大讚:「沒想到凱旋門可以這麼美!」但他說,後來他挑了一樣的時間、地點再去拍攝,卻已拍不出相同的照片。

「The best time to shoot is now. (最佳拍攝時間就是現在。)」他說,攝影給他的啟示是「把握當下」。

呂慶龍說,攝影也可以行銷台灣。有一回,時任台北法國學校的校長戴爾摩特(Marc Delmotte)回法國舉辦攝影展,邀請呂慶龍主持開幕,因為展出主題是台灣,呂慶龍立刻把握機會,毛遂自薦平時廣受讚賞的攝影作品,最後他的11幅作品獲得收錄這場攝影展中。他也曾將法國鐵塔和台北101相片放在一起,製作賀年卡送給法國友人,「這就是辦外交的想像力」。
呂慶龍強調,法國是文化大國,在他多年駐法經驗中,發現法國人認為台灣的文化非常豐富、多元,台灣的文化是可以和世界接軌的,「只要努力,就會有機會」,他始終這麼相信。

呂慶龍擔任海地大使的工作照。呂慶龍提供
呂慶龍擔任海地大使的工作照。呂慶龍提供

呂慶龍 / 71歲

現職:中法比瑞文化經濟協會理事長
家庭:已婚,育有1子1女
學歷:巴黎第七大學遠東研究所博士
經歷:駐日內瓦辦事處開館處長、駐海地大使、駐法國代表等


作者╱符芳碩

東吳政治系畢業,喜歡棒球,想以文字為生,意外成為記者,在媒體工作3年多。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