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抓大放小 迎向新時代

出版時間:2018/08/26

身兼民進黨主席的蔡總統與昔日美麗島5人小組前天舉辦音樂會,以「向黃信介先生致敬」為主題,紀念黃信介90 冥誕。會中蔡總統與幾位當年的「黨外人士」,都推崇黃信介大度包容的領導風格。

會中播放一段紀錄影像,黃信介在美麗島案出獄恢復「終身職」立委身分後,在立法院發表演說,宣布辭職,並呼籲終身職立委同仁,「與我同行,走向台灣社會,和台灣人民站在一起,共同來結束舊時代,建設新社會」。
黃信介這個告別舊時代的演說,象徵的述說了那一段民主轉型的艱辛歲月。音樂會的最後是向黃信介「致敬禮」,低沉的小號吹出安息號。莊嚴、哀壯的號音,迴盪在會場。那是向正在逝去的時代致敬,似乎在訴說著那個曾是新時代的民主轉型年代正在凋零。狂飆的年代不死,只是慢慢凋零。
威權時代的結束迎來新的民主轉型年代。轉型年代跌跌撞撞的構建了台灣的民主體制,基本但有些錯綜凌亂的秩序堆疊起來了,3次的政黨輪替似乎也說明了民主轉型的完成。

學黃信介領導風格

然而,在民主轉型的過程中,一個一個危機的因子隱隱埋在那裡。族群矛盾、國家認同這樣根本的分歧外,多元利益或價值之眾神廟裡,更是眾聲紛嚷。
這些,都在積累我們社會自我抵消的危機。通過溝通理性而尋求妥協共識的小徑,有如荒煙蔓草。只要看看轉型以來諸多紛擾就可看到其陰影。
一個能因應這些矛盾、衝突、紛擾的新時代又在急促地叩門。這時代一定比衝撞威權、民主轉型那個年代更加艱難複雜。這時,像黃信介帶領走過那個年代的一些氣質、風格就有一些啟發作用了。
舉一個例子。在轉型年代,「轉型正義」是一個很重要的議題。但在新舊力量的較量下,遲遲不能處理。一直到不久前才通過專法、成立專責機構。但從報導來看,最後會不會又落入根本矛盾的舊窠臼中?
報載,促轉會將研擬「除垢法」,追查當年的加害體制、追究加害者。轉型正義的重要性無庸置疑,但怎麼做很重要。我們不曉得像「除垢法」之細節。但可以想見,如果沒有相當周全的考量,最後一定落入新舊的鬥爭角力,正義未張,自我相殘已熾。而此刻的台灣,外侮虎視眈眈。
黃信介的領導風格,簡單說,抓大放小。他組建美麗島政團、推動總統直選、終結萬年國會。都是民主化大事。根本價值不能妥協,其他衍生的,可以因某種考慮做某種考量。
以加害體制來說,誰都知道,蔣家威權體制;威權象徵,首都核心矗立著獨裁者的宏偉紀念堂;莊嚴的國家武力,衛戍著獨裁者的陵寢。還有什麼比這更具威權象徵的?但我們有看到主事者在做很嚴肅的處理準備嗎?須知,這是重大的政治處理,需要相當過程以求社會大妥協共識的。

應先處理根本問題

當然,我們社會的大問題不止這一個,但是,我們看到促轉會一成立,面對那麼重大的問題,先找了一個很紛雜的問題處理,面對威權象徵,也先去想改路名、銅像、威權遺址,我們不知道這會不會落入「抓小放大」。從紀念黃信介,我們聯想到,真正了不起幹大事的,是抓大放小,處理根本問題。
試問:漂亮地處理了首都的陵寢建築,而且是地景意義的翻轉,而不是零零碎碎的調整,還有什麼更能彰顯轉型正義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