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版地方創生 猶有更多可能性(黃仁志)

868
出版時間:2018/09/09

「地方創生」是邁向國家均衡發展的下一個關鍵概念。從1950年代開啟的「以農養工」之路,不斷強化為支持二、三級產業而淘空鄉村勞動力與資本的趨向。與此對應的歷次經濟建設計畫,以及基於都會區概念所推動的國土利用策略,更明顯展現出偏好都市的治理思維。
然而,為了追求這種發展路徑,卻也埋下城鄉不均、環境破壞、社會極化的副作用,更因此形成今日眾所熟知卻又難以言明的諸多「特權-犧牲」體系。「地方如何發展?」成為國家擘劃未來永續發展願景最不可迴避也最具挑戰性的課題。

目前政策東施效顰

日本晚近推動地方創生的構想和經驗,刺激國內興起投身地方創生的浪潮。日本基於人口高齡少子化問題所引發的「地方消滅」危機,強調結合中央到地方的不同策略機制,期望以「人、地、產」一體的思維來創造人口回流、增加地方生育率的成效。
儘管國內地方創生政策也同樣著墨於人口結構和城鄉不均問題,但未能到位的各項基礎資料調查、條塊式的部會政策計畫,以及缺乏具有課題針對性的整合推動機制,再加上不易撼動的計畫執行與經費核銷方式,都讓國內目前的地方創生政策顯得彷彿只是東施效顰。
與此相較,歷經環境與文化保存運動、故鄉社區營造、九二一災後重建,新農運和太陽花學運等不同世代所累積的返鄉創生行動能量,卻顯得令人驚豔。
這些「青春作伴好還鄉」的返鄉工作者,以及熱切地投身解決地方問題的在地經營者,致力於重新解析地方的問題樣貌、重新看見被忽視的在地資源網絡,以及重新挖掘地方文史的現代價值,找到值得深耕和經營的施力點,在跌跌撞撞之中努力開闢另一條重建地方幸福生活的可能路徑。
他們對地方社經問題、生活紋理,和創新發展可能性,雖然陌生卻有著更熱切的理解和嘗試意願。
新世代的返鄉創生者,不僅體認到生活是多面向的共同體,更懂得透過跨域串聯帶來更宏觀的地方改造效果。他們奮力跨越「發展」所遺留下的刻板印象或宿命,不甘於舊世代為他們所界定的世代角色和地方意象,不自限於口耳相傳卻未經思辯的社會慣習,並勇於探索地方知識技藝的新可能性,從中創建出營造生計與改善生活的新策略,翻轉「地方發展」的意義。
在他們身上所展現的地方創生,是世代於在地實作耕耘中,拼搏與重建對國土和社會發展的價值觀與決策權。這些返鄉創生者所對抗的早已不是霸權式的國家體制,而是缺乏想像力、創造力、執行力,把持權力卻又一昧埋首於老舊思維的僵化作為。他們希望回到地方,用扎根的行動耕耘自己想要的未來。

建立返鄉支持體系

因此,台版的「地方創生」政策,不應被簡化為創造回流人數與地方產值的績效指標,而是需要更深入理解返鄉生活和遷居地方的意義、解放對地方發展的想像力,並支持返鄉者探索創生模式的可能性。
如何建立支持返鄉行動的接納體系、引導與媒合有心遷居地方者透過解決地方課題來創造事業,進而與地方搭建共創共生的合作關係,需要有更聚焦的政策計畫來加以推動。
另一方面,如何整合國土計畫與地方創生之間的關聯,讓地方創生成為引領國土保育與城鄉發展的實踐策略,甚至促成智慧製造、再生能源、物聯網、虛擬實境等新科技成為解決地方問題、引導在地創新創業發展的助力,都值得政策規劃予以深入思考、積極規劃。
「地方創生」是對掠奪式發展的反省,更是對社會多元發展的肯定。深化地方創生的意義、拓展創生路徑的可能性,不僅是落實國家政策必須面對的課題,更是支持不同世代積極創建生活願景的努力。
如何回應人民返鄉創生的期待,提供支持、協調,和媒合的整合機制,政府同樣還可以多做努力。

財團法人農村發展基金會主任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