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罰失靈 需要怎樣的酒駕對策?(鄭子薇)

1846
出版時間:2018/09/11

高雄市有位男子17年酒駕被抓15次,甚至稱「想直接到監所上班」,令人不勝唏噓。酒後駕車的最高刑度已經於2011年從1年提高到2年,警方也針對酒駕案件投入許多人力,監獄也快被酒駕的受刑人塞爆,但為何酒後駕車案件還是層出不窮?關鍵在於刑罰的失靈。

刑罰無法解決問題

不同於社會上一般認知,在高雄,酒後駕車的被告絕大多數是騎機車,且絕大多數的案件沒有肇事,如果是初犯,通常在地檢署就會以繳交罰金給國庫為條件,給予緩起訴處分;再犯的被告,若沒有肇事,法院也多半判處短期自由刑(1年以下有期徒刑),而5年內3犯以上的被告,依照檢察體系的內規,即使法院准予易科罰金,檢察官也不會讓被告易科罰金。但即使如此,因為酒後駕車案件入監服刑的人數仍然居高不下。
根據統計,近10年因為酒後駕車而入監的人數有7萬6506人,佔了新入監人數的25%(四分之一),排名僅次於毒品犯罪。而這些入監的人之中,又有高達7成有酒駕前科。可見酒駕的刑罰提高後,不僅沒有減少酒後駕車的人數,再犯率也居高不下。事實上,雖然引起社會矚目的多半是富人酒後駕車肇事案件,但在高雄,實務上絕大多數酒後駕車的被告是經濟上的弱勢,經濟仰賴臨時工,因為工作不順而借酒澆愁,因犯酒駕案件出獄之後,更加難以找到工作,於是繼續借酒澆愁,形成惡性循環。所以,刑罰不一定能夠解決問題,反而可能是問題的來源。
其實預防酒駕,還可以針對不同行為人的特性,採取刑罰以外的方法。例如,針對經濟狀況較佳的行為人,要求在車輛上強制加裝DADSS系統:美國交通部管轄的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於2015年公布一項新技術「DADSS」(Driver Alcohol Detection System for Safety),它能讓有酒精反應的駕駛者無法發動汽車,減少酒駕上路的危險性。若該技術在我國得以普及,不妨以緩起訴或是請法院宣告緩刑附條件的方式,要求被告在車輛上加裝該系統,預防被告再次酒駕。

應再搭配戒癮治療

此外,政府可以補助民間餐廳或飲酒之地點廣設酒測儀,並且將處罰標準貼在公共場所,供用餐民眾測試自己的酒精濃度是否超標,以及若駕車上路可能面臨怎樣的處罰(目前最低新台幣2萬5000元起跳),並且搭配代駕服務的推廣,從更務實的層面減少酒後駕車的動機。而針對經濟弱勢又屢屢再犯的被告,則可由政府補助部分負擔,透過緩起訴處分、緩刑搭配戒癮治療的方式,改變其生活習慣及酒精濫用之情形。

台灣橋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