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政治騙術中的生存學 朱高正

24408
出版時間:2018/09/15

作者╱林惟崧

台灣民主發展的過程中,朱高正是一個讓人無法忘懷的名字。1980年代,他擔任立委時,揮拳打出「國會第一架」,還曾兩度跳上立法院主席台,開啟了台灣國會史上衝撞問政濫觴。在那個還是戒嚴的時期,敢言、敢衝、敢撞,為朱高正博得「民主戰艦」封號。

朱高正重回立法院接受訪問,言談間對自己的政治生涯感到十分驕傲。莊宗達攝
朱高正重回立法院接受訪問,言談間對自己的政治生涯感到十分驕傲。莊宗達攝

朱高正頂著德國波昂大學哲學博士的光環投身政治,從德國哲學家康德「國家是一群惡魔的組合」的思考脈絡中,悟出「政治是高明的騙術」經典名句。他從黨外到民進黨創黨,再創立中華社會民主黨,後併入新黨,再退黨,是國內政壇首位橫跨藍綠光譜的政治人物。朱高正走過的政治路,後人無法複製,也令人難忘。
64歲的朱高正早已滿頭白髮,打理得整整齊齊的小平頭,取代了當年西裝頭。受訪時不變的是,自信、自傲的神情依舊。

「其實我的朋友、大學同學最了解我,我何必動手,用嘴就可以講贏你了!」

回想當年在立法院大打出手,朱高正說:「我從來沒先動手,都是國民黨先動手。」
朱高正清楚記得,他的「國會第一架」是在1987年2月底,他剛當上立委,「那時行政院長俞國華來做施政報告,我提程序問題,請他表明到底是按照《憲法》56條,最高(行政)首長身分,國家政策他說了算,那歡迎。若是按「臨時條款」第4項,只是幕僚,替(當時總統)蔣經國擋子彈,本院沒興趣玩猴戲。」
朱高正說,他話才講完,「國民黨的人跑來推我,連推了3次」,「我說事不過三,再動手我還擊了喔!」「沒想到他第4招還是同一招,我身體一個往後躺,來個柔道的大外割,就把他摔了出去」,後來才知道對方是周書府委員(前台北縣長周錫瑋的父親),曾任綠島政治監獄指揮官。
在國會打架不擔心形象受損?
朱高正淡淡說:「當和平的方法都用完的時候,來點小衝突對我來講無傷大雅,總比孫中山搞革命文明多了吧!犧牲一點個人形象換國家進步,國民黨不得不接受改革,值得啦!」

朱高正敢言、敢衝,有「民主戰艦」封號。莊宗達攝
朱高正敢言、敢衝,有「民主戰艦」封號。莊宗達攝

隔了3個月,立法院趕著把中央政府年度預算審完,還在教科文的預算放入國防預算,大量灌水,當時的國民黨立委要把預算案逕送院會審查,朱高正說:「預算審查是為保障少數黨對預算監督,不能草率表決通過,國外的話是不得了的事。」但國民黨仍要強行通過預算,於是他第一次跳上主席台的經典畫面出現了。
「後來國民黨秘書長馬樹禮說總統(蔣經國)有交代,今年預算你認為該刪就刪,明年編列會照你的指示。」朱高正說,隔年蔣經國死了,國民黨又忘了,預算書送來時教科文預算又灌水,「主計長來備詢都自己承認違憲,還拜託讓他們再違反一次就好,我說你真沒志氣,這種要求真不要臉」。這次,他又跳上主席台,還惹出了大事。
當時媒體大幅報導朱高正在主席台對立法院長劉闊才揮了一拳。

對此,朱高正稱:「我其實沒打到劉闊才!」當時國民黨準備強行表決,他堅決反對,直接雙腳一蹬就跳上主席台,其他國民黨委員在後面扯他的腳,他情急之下才往前一撲,接著國民黨委員衝上主席台,他一拳打下去沒碰到劉闊才,「到了晚上,劉闊才胸口貼著一塊撒隆巴斯」,媒體全都寫是他打的。
朱高正說,國民黨為了這件事辦了一個護法運動,還焚燒他的肖像。他就辦一個護憲說明會對抗,越辦聲勢越大,「大家送我金牌,你問為什麼?我是護憲英雄啊!」
以時勢造英雄來形容朱高正的從政經歷,也並不為過。
1977年,台大法律系畢業的朱高正到德國留學念哲學,1985年學成歸國。有天看到《自立晚報》廣告台大校友會館有座談會,他跑去聽,原來是反對尤清選台北縣長的場子,「現場5、600人,我舉手說可不可以發表意見,大家鼓掌,於是我拿麥克風講5分鐘,場子就被我說垮了」,後來尤清找他去台北縣幫忙,「成了尤清縣長選舉地下總幹事」。
幫尤清打贏選戰後,尤清希望朱高正能在台北縣選國大代表,但朱拒絕。於是尤清就拿了20萬元叫他去雲嘉南選立委,他去觀察5天就認定有機會,後來果然以全台第一高票之姿進入立法院。

朱高正(右)多次在國會內衝撞,在戒嚴時期揮拳打出「國會第一架」。中央社
朱高正(右)多次在國會內衝撞,在戒嚴時期揮拳打出「國會第一架」。中央社

進入政壇是巧合,民進黨創黨,也是朱高正驚天一呼。

「組黨就是我喊出來的!」朱高正微揚起下巴,驕傲地說。
1986年9月28日,民進黨前身「黨外中央選舉後援會」在北市圓山大飯店開會。朱高正說,本來這會議是要成立組黨委員會,「但我發言反對,表示今天應成立新政黨」,國代、立委參選人都成新政黨發起人,國民黨敢逮捕任何一人,40人就退選,變成國際新聞,看蔣經國敢不敢賭這一局。朱說,他話才講完,組黨決議就過了。
身為民進黨創黨者之一,後來朱高正卻離開了民進黨。
朱高正說,當年是因為民進黨通過台獨黨綱才與民進黨分手,「我就是間接反對台獨而已」,「民進黨讓我很失望,因為偏離當初建黨的理想,傷了當初支持民進黨的農民和勞工朋友」。為了實踐政治理想,朱高正創立了中華社會民主黨。後來為了反抗當時的總統李登輝,他選擇與新黨合作,讓社民黨併入新黨。
併入新黨後,朱高正還代表新黨參選台灣省長,最後雖然敗選,但他說,他讓新黨跨越了濁水溪。接下來的選舉,新黨在高雄選上2席巿議員,後來還選上立委,這證實他的策略是對的。

2004年朱高正和許信良(右)一同批判陳水扁。
2004年朱高正和許信良(右)一同批判陳水扁。

政治上分分合合,似乎是不變的道理。打下了高雄的江山,朱高正與新黨的矛盾日深,最後他決定離開新黨,把重心移往大陸,從此淡出台灣政壇。
朱高正最令人記憶深刻的一句話,是「政治是高明的騙術」。被問起這問題,朱高正有點不耐煩地說:「這是哲學上的問題,你們又不是做學術論文的」,一度不想多說。
他說,1989年六四事件後,大陸民運領袖、中國社科院前所長嚴家其來台,透過管道邀他見面,「嚴家其實在是個『書呆』,講話就槓起來,你認為共黨是流氓,就不應該跟他講道理」,「惹火我了,我說『難道你不知道政治是高明的騙術嗎!』就像不能赤手打虎,要用好肉引牠進籠,等牠兩腳進去了,往屁股一踢,才能逮住,不能用蠻力鬥。」
這跟哲學有什麼關係?
朱高正說,康德在1797年提出的道德形上學,表示國家是一群人生活在法律規範之下的共同體,這是世上第一個把國家用法制來定義。康德說,其實可以「把國家想像成一群惡魔的組合」,人都會想無限制擴大自己利益,每個人外表上來看,好像一開始都沒有要侵犯別人利益,但不代表沒有意圖要侵犯別人。「政治是高明的騙術」就是這樣來的。

近年重大政治事件中,仍可見朱高正穿梭其中。資料照片
近年重大政治事件中,仍可見朱高正穿梭其中。資料照片

回首過往,最令朱高正得意的除了政治之路之外,就屬他娶了一位好太太──裘曼如。

朱高正一開始不願多說,再次約訪時他才願意談,還說了他的初戀。
「我本來有個同鄉女朋友,她生日那天我問她,我要妳讀的柏拉圖《巴曼尼底斯篇》,妳讀多少了,她說一個字還沒看,只說生日怎麼慶祝,我說這樣我們沒辦法交往,就斷交了。」
朱高正說,他講完這些話就去上《民法》總則的課,課堂上老師點名點到了裘曼如,「我看來順眼,當天就打電話去她家約她」,「她問我為何約她,我說就是喜歡妳才約妳出來」,經過32.5小時的追求,裘曼如成了女友,他留學德國期間,留美的裘曼如還飛到德國和他結婚,與他相守一輩子,直到10年前因病逝世。
朱高正還透露了個秘密,妻子當年在台大法律系是公認的系花美女,閨蜜之一是當今總統蔡英文,兩人交情非常好,妻子過世時,蔡英文還認了他的兩個兒子當乾兒子。

裘曼如鮮少出現在螢光幕前,即使在朱高正最風光得意的時候,也維持一貫低調的態度。裘曼如過世後,曾有媒體引述朱高正兒子說:「一輩子都不會原諒爸爸!」稱朱高正直到太太臨終前,始終沒有探病。朱高正擺了擺手,對媒體的苛刻筆觸不以為然,並反問:「媒體哪一次寫過我好?」
朱高正說,從他當選立委的那一天起,他就對太太發誓,所有的陳情電話、訪談都絕對不會打到家裡,家庭生活不會因為他從政而有變化。因裘曼如生前最愛看大海,在妻子過世後,他和兩個兒子不管多忙,在忌日這天一定會團圓,一起去祭拜裘曼如。月初他和兩個兒子去新北市金山,去附近的海灘走走、晃晃,「我跟兒子感情還是很好。」

回首這30年,朱高正霸氣地說,要做一個合格的政治家,除了要有七分才氣,至少要三分匪氣,加上十足的正氣,如果沒有匪氣,怎敢為堅持原則赴湯蹈火,才氣七分夠了,但正氣一點都不能打折扣。
朱高正這些年來淡出政壇,時常往來兩岸進行各種講學與講座,講授課程從康德、朱熹到易經,他也透過網路節目講授易經,並在媒體宣揚政治理念,日子過得忙碌。
是否還想為台灣政壇效力?
他說:「當我有機會對台灣民主化做貢獻時,我幹嘛不做呢?當 大家覺得不需要我時,就坦然退出,不就這樣。」儘管世人對他的政治路難以理解,朱高正自己倒是走得輕鬆自在,一派自然。

朱高正 64歲

現職:作家
學歷:
.台灣大學法律系
.德國波昂大學法律哲學博士
家庭:已婚,妻子裘曼如(已逝),育有2子
經歷:
.《自由台灣》雜誌社發行人
.黨外公共政策研究會台北縣分會理事長
.立法委員
.中華社會民主黨主席
著作:《朱高正論文集》、《和平革命》、《新社會:邁向公平正義》、《周易六十四卦通解》、《康德四論》、《允執其中:朱高正六十自述》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作者╱林惟崧

畢業於世新大學新聞系,喜歡游泳、看影集,是初入行的菜鳥記者,想用文字探索社會的人情故事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