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忘記 同溫層 釋昭慧

出版時間:2018/09/17

作者╱蕭秀琴 攝影:胡瑞麒
她一定要帶我們逛玄奘大學,推薦澄心湖很美,雲來會館是五星級飯店規模,很遺憾現在不是花季,不能讓我們看到櫻花;她走路大步又快速,幾乎讓人追不上,只能捕捉到一位比丘尼在空曠校園中的背影。在白露時節,秋雨未下欲下,依舊悶熱中,新生訓練第一天的午後,釋昭慧在她的宗教系主任辦公室,談剛過世的母親、家庭,與修行人生。

對釋昭慧而言,這是個忙碌的秋天。9月的第一天在弘誓學院做完母親知光法師的告別式,母親享壽97歲,她必須在1個星期內完成160頁紀念文集,之前幾日,還寫了一篇《痛定思痛,解析佛門中的結構性罪惡》,她在眾多事務之中,仍堅持參與這件中國的#MeToo運動──「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北京龍泉寺住持釋學誠遭2名男弟子實名舉報性侵女弟子」,事件發生在8月1日,她第一時間就被應邀表態,也立刻發表3000多字長文聲援,這份文章被中國、香港媒體轉載、引用,在網路被點閱百萬次,引發熱議。
大學三年級出家,畢業後在國、高中教國文,一路到大學任教,釋昭慧走的是學問僧的道路。但她為眾人所知的,卻是一個接一個在台灣引起軒然大波的社會事件,從1988年國立藝術學院(已改制台北藝術大學)的畢業公演舞劇《思凡》,一個古老「比丘尼」的情慾糾葛故事,引發佛教界怒火,指控污衊比丘尼形象;釋昭慧代表佛教會護教組出來捍衛立場。

她說,單講「尼姑」2個字就是一種歧視性的字眼。

釋昭慧口才便給,在眾多社會運動的現場,她在群眾、媒體環伺下,反應從容敏捷,甚至聲色俱厲毫不畏縮,一反出家人給人訥於言詞的印象。
令人訝異的,雖然釋昭慧的身形言辭已深深烙印在這片土地上,但她告訴我,她不是在台灣出生,父母來自廣東梅縣,一個以「華僑之鄉」著稱的地方,父親是長期在莫里西斯、緬甸經商的商人,母親1955年經滇緬公路從中國到緬甸與父親會合,她出生於緬甸仰光,8歲時因為緬甸軍政府大力排華,舉家移民台灣。
一個經商致富的華僑家庭因為要離開混亂的僑居地散盡家財,她們家到台灣時已必須重新來過。母親生育她5個姊妹,她排行老二,與在中國出生的大姊相差8歲,再加上父親在緬甸與照顧她的阿姨生的3位子女,家中兄弟姊妹8人,釋昭慧說:「我們家人的關係是比較緊密,知光法師晉塔時,本來是我捧斗,轉身看到姪子陪在一旁,就將色身罈(骨灰罈)交給他,他們遠道而來,跟著我們全程參與母親的告別式,從家祭、荼毘、安位到晉塔,完成所有親眷的儀式。」
家中小孩眾多,在已不富裕的家庭,父母仍然讓每一個孩子接受大學教育,釋昭慧和大姊都念師大國文系,大姊婚後移民溫哥華,她則在大二去佛光山參加夏令營時心生歡喜,大三就決定出家。釋昭慧說,以他們家的環境來看,那時的女孩大部分被送去工廠當女工,但他的父母對他們的要求就是要接受教育、上大學。
釋昭慧的母親知光法師原本信奉一貫道、拜觀音,釋昭慧在母親的追思集中寫到,她在1978年剃度時,母親已「面臨夫老、家貧、子病之艱鋸處境」,卻依舊成全她的心願,並且幫她勸服不願意她出家的父親。
她說,從小和父親感情特別親密,父親當然希望看到她擁有像普通女孩一樣的幸福,結婚生子。在國史館剛幫她出版的口述回憶錄的照片中,有幾張是她大學時綁著辮子青春洋溢的少女照。甚至,有一張是1975年大學聯考放榜後,她以高分考上第一志願師大國文系,在救國團擔任青年輔導員的姊姊獎勵她,送她去參加「金門戰鬥營」,她在砲台邊拍照,上大學前夕已將稍長的西瓜皮燙成捲髮。
問她在出家前有沒有交過男友?

她笑著說:「沒有哎,我是個愛國主義者,受到民族主義的教育,被教導成要胸懷大志,從來沒有想過情愛的事情。」

考上大學的那一年暑假,去金門參加戰鬥營。
考上大學的那一年暑假,去金門參加戰鬥營。

釋昭慧大二時參與師大運動會服務,當時還留著長辮。
釋昭慧大二時參與師大運動會服務,當時還留著長辮。

1987年釋昭慧(前右)4姊妹、外甥和母親(前中)合影留念,當時大妹(後中)也已出家。釋昭慧提供
1987年釋昭慧(前右)4姊妹、外甥和母親(前中)合影留念,當時大妹(後中)也已出家。釋昭慧提供

在她的家庭中,除了她與母親出家,從小體弱的妹妹也是比丘尼。她回憶,當時母親把房子賣掉,一半捐給妹妹出家的屏東佳冬泰明寺,並在此陪病弱的妹妹安單(佛家的居住之意),一半留給最小的妹妹讓她能完成高中、大學學業。再後來,母親也在1983年跟著她和妹妹的腳步,於高雄興隆寺剃度,後來皈依基隆大覺寺靈源老和尚。除此,他的大姊夫後來也成為出家人。
在國史館歷時11年、4任館長才完成的2巨冊《浩蕩赴前程:昭慧法師訪談錄》中,釋昭慧在自序指出,4年前過世的國史館前館長張炎憲是促成這份口述歷史的主要人物。負責採訪的國史館纂修侯坤宏則指,「這與她在戰後台灣佛教發展過程,尤其是解嚴前後以降的經歷有關,法師除深入研究佛教經論、進行相關學術活動,還以僧人身份參與社會運動的突出貢獻有關。」
在佛學上,釋昭慧於1989年與性廣法師共同創立佛教弘誓學院,1994年開始在輔仁大學授課,以《佛教倫理學》一書通過講師資格起,開始她大學教授生涯,至今擔任玄奘大學宗教系與研究所主任。大約在同一時間,她也積極參與社會運動,擔任「關懷生命協會」創會理事長,推動動物福利立法,為了生命權與佛教保護的立法運動積極運作。
身為佛教會護教組長,因護教而站出來理所當然,然而,所有參與的事件中讓她形象更突出,甚至毀譽參半的,是慈濟內湖開發案,這是柯文哲執掌台北市爭議性開發排名前3的大案子,釋昭慧說:「我是他發動第3次攻擊時才看不過去站出來聲援的。」這件事對釋昭慧而言落入一個尷尬的處境,佛教的價值理念中,環境保護與動物保護是責無旁貸必須擔負的責任,慈濟內湖開發案牽涉到佛教團體與環境團體的對抗,甚至站出來的環境保護運動者,很多都是她的舊識,甚至是在街頭一起奮鬥的朋友。

問她為什麼要為了個別的宗教組織站出來,而且要得罪朋友。
釋昭慧說:「不站出來不安心!而且我的發言是針對事件的程序正義與手段的正當性。在這個事件中太多的針對性與雙重標準,讓我義憤難平且感到惡質。尤其,惡意的攻擊謾罵造成社會口業橫飛,且無限放大個人或某一團體的缺點,這是一種邪惡,對出家人來說,就是罪孽深重。」
釋昭慧在每一個事件中忍不住就站了出來,似乎沒有明確動機,她說:「其實我比較多的時候是被動站出來說話,一但站出來,發動了就要挺住,引發了卻不挺住是不負責任的行為,而且在行動中堅持本心、守住初心,也是一種修行。」
看似強烈過激的言行,說她像個佛教中《天龍八部》的阿修羅,但她說,她不是阿修羅,阿修羅是為了自己的憤怒不消而行動的。

釋昭慧二○○三年任核四公投促進會執委,在國民黨部前靜坐。
釋昭慧二○○三年任核四公投促進會執委,在國民黨部前靜坐。

而她站出來參加的運動從來不是為了自己,甚至忘記同溫層,不顧忌朋友。

在諸多運動中,另一項引起爭議的是同婚與兩性平權運動,這也是釋昭慧念茲在茲最介意的一項,從「思凡事件」開始,佛教團體一直以來為人詬病的平等、女性地位低落,階級歧視,令她耿耿於懷,也是她走進社會的初衷。
從她的經歷與做學問的過程來看,佛教團體中女性僧眾的地位一直是她關注的焦點,2012年她在自己的弘誓佛學院轟轟烈烈舉行一場佛化同婚典禮,這場由她證婚的佛化同性婚活動引起轟動,釋昭慧說:「自古以來佛化婚禮不講同志,就連異性戀者也很少。佛教向來把情慾當作無明,意思是尚未有超越的智慧,因此修道人很少涉入。」
這場受人矚目的婚禮開啟了台灣同性婚的大門,甚至目前正在積極進行的平權公投,對推動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都起了重要標誌性作用。
由此衍伸的平等、階級概念,卻是佛教團體中最為詬病的一種特質,釋昭慧承認,佛教團體對出家眾與在家眾的差別心,對比丘尼是低一階的歧視心態,都讓她感受到不平等與不自在,這也是她參與團體改革的起點、做學問的核心。
問她關於修行的境界的問題。她說,每個人的境界當然不一樣,她剛過世的母親最後彌留之際,拇指跟食指還在快速地轉動,那是累年累月撥念珠的習性,已經失去意識的人,還是能慣性地做每日的功課。
而她在我訪問的前半個鐘頭,匆忙載第一天來報到的研究生下山到火車站搭車,學校在山裡,安靜卻路途遙遠,她很習慣接送來訪的客人、學生回到市區人間。她說,來找她的學生也會擔心佔用她太多時間影響修行;她跟學生說:「我跟你講話的時候,回答你疑惑的時候,送你回市區到車站搭車的時候,都在修行,並不是只有念經持咒時,才叫做修行。」
釋昭慧在所有進步議題上都站在正確的位置上,性別、環境、動保,所有的生命議題,以至於佛教團體的內部改革與進化,都算是個進步人士,站在等高的位置上。
如果說每一個起心動念都是修行,修行的法門有十萬八千種,釋昭慧在行動中修行,日復一日。

釋昭慧2012年在弘誓佛學院主持台灣第一場佛化同婚典禮。
釋昭慧2012年在弘誓佛學院主持台灣第一場佛化同婚典禮。

釋昭慧

●在家姓名:盧瓊昭
1957年出生於緬甸仰光
1965年來台
1978年21歲出家
1979年自師範大學畢業
1980年受具足戒於高雄龍泉寺
1989年與性廣法師創立佛教弘誓學院
2004年於玄奘大學創立「應用倫理研究中心」兼中心主任
2009年接任玄奘大學宗教學系暨研究所主任
2010年兼文理學院院長
2013∼2016年兼任社會科學學院院長
●著作:《如是我思》、《佛教倫理學》、《悲情觀音》等
●獲獎:
2007年獲第中國文藝獎章文化論述獎
2009年獲佛教傑出女性委員會頒發佛教傑出女性獎
2012年獲第三屆社運風雲人物獎
2012年∼2016年連續4年獲教育部頒發銀質獎章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