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龍:他是我等了60年的人 千把提琴守護者

23461
出版時間:2018/09/19

作者╱李恩慈

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曾在尾牙場合中感性描述:「謝謝小鍾,他是我等了60年的人。」他就是十多年來替奇美文化基金會走遍世界,與琴商交易、鑑定、修補琴,守護奇美館藏千餘把提琴的資深顧問-鍾岱廷。他也曾被形容是「天才、神經病、瘋子、狂人這些界線中間點的那個人。」

奇美館藏提琴數達1378把,過半數是經鍾岱廷的眼耳手鑑定購入。李恩慈攝
奇美館藏提琴數達1378把,過半數是經鍾岱廷的眼耳手鑑定購入。李恩慈攝

奇美基金會從1990年開始收藏提琴,目前館藏提琴數量達1378把,來自全球1126名製琴者,而館藏過半數是經過鍾岱廷鑑定購入,他曾1年內有90天都在國外「飛來飛去」買琴,「但這不是工作、不是任務,是我喜歡的生活,從不覺厭倦或想脫離。」

鍾岱廷沉浸在提琴堆裡,是他喜歡的生活,從不覺得厭倦。李恩慈攝
鍾岱廷沉浸在提琴堆裡,是他喜歡的生活,從不覺得厭倦。李恩慈攝

鍾岱廷的父親是大學音樂講師,母親是國中音樂老師,從小耳濡目染,雖學過幾年小提琴和畫畫,但父母卻從沒強迫他一定要走音樂路,他坦言當時「比起拉琴,更喜歡科展」,大學讀了逢甲大學材料工程系。
他在大學遇上好老師,栽進製琴領域,鍾岱廷笑說:「也算誤入歧途,當時是為了好玩,完全沒有想以此為業。」「我就是很喜歡沉浸在木屑堆和琴堆裡」,常常老師在台上講,他在台下座位不斷刻做著自己的提琴。

許文龍(左)曾說:「謝謝小鍾,他是我等了60年的人。」鍾岱廷提供
許文龍(左)曾說:「謝謝小鍾,他是我等了60年的人。」鍾岱廷提供

買琴不以收藏價值做起點

大學除了製琴,鍾岱廷也曾是自行車選手、自行車公司試車員,就業第一份工作也是自行車公司,「但後來發現,自行車生命周期比提琴短多了」,他決定再赴美學習專業製琴,學了近2年回國後隔天,就在音樂會上巧遇許文龍,許文龍淡淡一句:「你回來啦,那就到奇美工作吧。」
鍾岱廷說,大學時在教他畫畫的名師潘元石介紹下,就曾與許文龍初相見,他帶著自做的琴去許家,許文龍卻要他去看收藏多年的小提琴,並反問:「那些琴好不好?」鍾岱廷說:「還可以。」「那時許董只對我說,『你要記得這是世上最好的聲音』!」


鍾岱廷進入奇美後,前5年大多都在擦琴、換弦、調音等,直到有一天,被許文龍叫去問了3個問題,包括「我看你好像不是懂很多,你告訴我要怎麼學?」「有沒有做過昂貴琴的交易?」「怎麼算佣金?」
鍾岱廷對許文龍說,將利用資料庫方式補齊自己不足;名琴交易部分,「我老實說我什麼都沒有、誰也不認識」,反獲許文龍認同「很好,這樣才不會有壞朋友」,能像張白紙從頭培養。
至於佣金,鍾岱廷回:「如果算佣金,我幹嘛幫你砍價?」贏得許文龍認可,讓鍾開始擔起基金會提琴顧問的責任。
「他(許文龍)是我的伯樂,就像如來佛設了界線,我是孫悟空,逃不出他的手掌心。」鍾岱廷說,與許文龍相識25年,許氏思維和作事方式影響自己很多,「就像他(許文龍)買琴從不以收藏價值做起點,也不過問收藏是否已世界第一,純粹想買琴借給台灣音樂家使用,之後是為歷史保存。」

鍾岱廷 50歲

家庭:已婚,育有一對子女
學歷:逢甲大學材料工程系
現職:奇美博物館提琴顧問,在奇美企業體系服務19年
經歷:美商高美斯自行車公司任台灣區經理
特殊榮譽:研琴製琴逾28年;2012國際提琴製作大師協會EILA會員、2016美國提琴聯盟AFVBM國際榮譽會員,均為台灣唯一代表
資料來源:鍾岱廷、奇美博物館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