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廟裡的外交官 齊王德

出版時間:2018/09/29

作者╱陳家詡

「是天兵天將來接我了嗎?」
2010年1月,距離台灣約1.5萬公里的友邦海地首都太子港附近發生規模7強震,多數建築倒塌損毀,數十萬人被埋在瓦礫堆下,包括當時台灣駐海地公使齊王德。他被壓在石堆下5小時才被救出,憶起被救出當下,心中早有客死異鄉的準備。大難不死的他,退休後回到台灣,在奉祀瑤池金母(俗稱王母娘娘)的青雲雲海宮當義工。

初次來到位於台北南港的青雲雲海宮,眼前一位身穿青衣的中年男子就是齊王德,他熟練地快速摺完紙蓮花,開始跪在神佛前念經文。若不是友人介紹,難以想像他就是曾有駐外8國經歷的外交官。
齊王德眉頭深鎖地回憶起8年前那場地震,他說,那是個平凡的工作天,一如往常在整理公文,「忽然地震來了,我本能反應要衝出去門口,根本來不及走,就有股很大的力量把我拉回,讓我跌坐沙發上,感覺好像不讓我再多走一步,下一秒眼前石柱倒下來,跟著屋頂石塊整批垮下來,一個空心磚朝我的額頭打過來,後來才知只差1公分就打爆我的左眼,這個裂傷有近10公分。」
「一陣暈眩後,有股液體流在我的臉上,是血。」
齊王德比著額頭縫過的傷口,再往右胸口指:「還沒來得及回神,再一個空心磚飛來,打在我右邊肋骨,斷了3根,無力抵抗的我下一刻被一堆石塊壓在身上,動彈不得。」
他覺得那時應該離死亡很近,「壓著的時候餘震一直來,把身上的石塊愈震愈緊,已經重到無法吸到空氣,呼吸很急促,我想應該就是死在海地,死在這片大使館的石堆裡。」

齊王德陸續從青雲雲海宮分靈神像去海地,很多海地人開始信奉瑤池金母。
齊王德陸續從青雲雲海宮分靈神像去海地,很多海地人開始信奉瑤池金母。

他念心經消除心中的恐懼,在心裡和母親道別:「對不起,我沒有辦法再孝順你了。」

半夢半醒中,齊王德看見一點微光,他搞笑說,幾個黑黑的影子在他模糊的視線前從天而降,想說應該是天兵天將來接他。他喘口氣說:「等我回神看,是人,是海地救援隊,用法文問我好不好,不停把壓我的石頭拿開,不知道哪來的力量,我一股作氣從洞裡爬出來,一出來時不知多少人在驚叫我活著的奇蹟。」
後來他被緊急安排送往多明尼加救治。由於肋骨斷3根,裡面都是積血,緊急插管排除肺部所積液體,還接受臉骨修補手術。「住了7天後出院,很多台商來看我,為了慶祝我重生,熱情的帶我去喝酒療傷,那是一定要喝,哈哈!」
大地震後,青雲雲海宮率先捐贈2貨櫃白米賑災,路程遙遠不說,還要面對許多居民暴動,齊王德動員海地官員到場指揮,才讓局面控制,這件事獲得許多海地官員和居民的感謝,在最困難的時候幫助他們。
從那時開始,很多海地人開始信奉瑤池金母,其中包括許多海地官員也是信眾,這些人甚至訪台來探訪他們稱呼的「Golden Mom」,成員包括海地總統的表弟、海地議員、外交部禮賓官以及海地工商領袖。他說:「這群朋友回海地後對信仰更有信心和行動力,像外交部禮賓官就認養一間孤兒院。」
至於齊王德和瑤池金母的結緣過程,要從他小時候說起。他在台中東勢出生,幾個月大時,曾嚴重腹瀉到幾乎沒有氣息,母親以為他要死了,痛哭流淚。外祖母把他放在神明桌前,懇求菩薩及祖先保佑。

齊王德熱愛歌唱,也是個業餘歌手。
齊王德熱愛歌唱,也是個業餘歌手。

「或許是菩薩顯靈吧,反正是活了下來。」齊王德笑笑往天上一看說。

2005年,齊王德從海地外派後回台灣時,因為失婚,情緒低落,朋友帶他到青雲雲海宮散心,順便與瑤池金母結緣,希望用宗教的力量幫助他,也讓齊王德頓時想到,以前外祖母供奉的也是瑤池金母。延續緣分,2008年齊王德第2次外派海地時,捧著瑤池金母神像到海地。
後來齊王德陸續從青雲雲海宮分靈7尊神像去海地,就放在他家裡。他變成當地的「公使廟公」,每周都吸引很多海地人聚會,聽他用法語講解佛教和道教的道理,例如因果關係、六道輪迴等,都聽得津津有味。
齊王德說得一口流利法語,是因他畢業於輔仁大學法文系 ,他回憶,大學畢業後找了3個工作,都是找他去拉保險。正在茫然時,想到有學長曾說國家考試是不錯的工作選擇。他決定試試外交特考,700多人應考,錄取不到50人,他考上了。
考上外交官後,因為表現優秀又派他去瑞士讀書,是最有名的一所外交官培訓學校「日內瓦國際關係高等研究所」。

2010年海地大地震讓齊王德一度被埋在瓦礫堆下。圖為我國救難隊赴海地協助救災。齊王德提供
2010年海地大地震讓齊王德一度被埋在瓦礫堆下。圖為我國救難隊赴海地協助救災。齊王德提供

這所知名大學有來自各國的精英外交官,他很驕傲地說,他是台灣第一個人在此念書,這班有來自12國的同學,他是第2名畢業。他只念了一年就打給駐瑞士大使,請他來參加畢業典禮,「大使以為我騙他,堅持要先看我成績單,後來,他還特別寫了一封電報誇獎我。」
除了多次派駐海地之外,齊王德還曾任駐馬其頓大使館開館臨時代辦、駐瑞士代表處秘書、駐法國副代表,外交歷練完整,工作上算是意氣風發,但婚姻就不怎麼順利。
他說:「或許是我從小被迫與母親分離的後遺症,我一生都在追尋愛情和安全。」
齊王德的父母在他5歲時離異,他跟著父親,直到父親在他國中畢業當天過世,母親才接他回家住。而齊王德和第一任妻子結婚十多年後因為個性不合而離婚,生了3個孩子。第2任老婆和他的緣分只有6年。
他感慨地說:「和第2任老婆在海地結婚時,我的3個小孩還當花童,但也和她在海地緣滅。我永遠都記得她在我小兒子3、4歲時抱著他念英文的情景,非常感謝她對我3個小孩的用心。」
對遇到地震生死關頭,齊王德還會開開玩笑,講到感情,他卻很消沉。「結婚後關不住她想去做的心情,第一次她想去美國念碩士,我反對,第2次她堅決去考聯合國的職務,我最怕她考上,就真的考上,離開我去實現她的理想,那時我海地任期到需要回台,她就沒有和我一起回來了。」

齊王德(右)遭救出時滿身是血、傷痕累累。
齊王德(右)遭救出時滿身是血、傷痕累累。

「很多人問我在海地重生後的感覺是什麼?有時候想想,我很命大,但我失去了最重視的愛情。」齊王德失落地說。

齊王德的3個孩子和他一起住過瑞士、法國、中非、尼日、海地等國。長女現在任職美國安侯建業會計師事務所,長子在芬蘭念博士,次子在德州大學念書,都很優秀。
他記得在海地時,學校放長假,12歲的長女會自告奮勇帶著10歲、6歲的弟弟從海地轉機去德州找媽媽,長女特別獨立,齊王德雖然擔心也願意讓她試試,也都順利到達目的地。
他說,孩子需要父親的時候,他盡量不缺席。長子在16歲時住美國開始叛逆,齊王德抽空去美國陪他,長子至第9天才開口叫他:「爸爸。」第10天他就要飛走,他也不責難,如果有什麼問題,兒子寫電郵來,他會速速回覆兒子,希望能讓他知道父親隨時關心他。
「他們都不像我的小孩,像我的朋友。」齊王德回到開心模式述說小孩,3個孩子對他來說是人生的成就。
目前,齊王德一有時間就在宮廟裡做義工,並以他的外語專長,接待法國國會議員和牛津學生等參觀,也算是一種宗教外交。他說,他以前個性很急、自我意識重、脾氣火爆,是宗教力量改變了他。
採訪他時,我很驚訝外派20年,應該都住在大官舍的他,退休後竟住在一間十多坪的小套房,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和沙發,沒有電視,小陽台外堆放各種尺寸的行李箱,說明著主人經常在各國境周遊。

齊王德說三個孩子對他來說是人生的成就。
齊王德說三個孩子對他來說是人生的成就。

空間會不會太小?「我的人生經歷過無數次大變化,現在無論什麼都可以接受,有地方睡就不錯了,我很滿足。」齊王德說。
齊王德是行動派,他可以輕鬆待在家裡講道理給信眾聽,但他喜歡帶大家到處去發送物資和關懷別人,例如他在海地時,就常去當地的「彩虹之家」孤兒院,這裡都是被遺棄的愛滋病小孩,可想而知小孩狀況都不好,「有需要我們去的,我就號召大家團結在一起,做中學、做中體會人生,才有意義。」
他還語出驚人說,未來他要做歌手,有一天他和一位經紀人朋友吃飯,席間唱了兩句,友人立馬與他簽約,他現在在做發聲訓練,並請一位台灣演歌歌手做他的老師,近期會接些演出,例如參加湖南衛視《我是角》節目表演,他想用他的歌聲傳遞快樂的音符。
他也發願要回去海地,因為那裡還有他的7尊神佛像和信眾在等著他,更重要的是,海地是讓他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地方。

齊王德在海地時常帶人去當地的「彩虹之家」孤兒院服務。
齊王德在海地時常帶人去當地的「彩虹之家」孤兒院服務。


齊王德 ╱ 61歲

現職
.中華人文藝術美學關懷聯合會主席
.愛關懷行動日團長
.業餘歌手
.法語翻譯
學歷
.日內瓦國際關係高等研究所外交碩士
.輔仁大學法文系
主要經歷
.駐馬其頓大使館開館臨時代辦
.駐瑞士代表處秘書
.駐海地公使
.駐法國副代表
家庭
.離婚,有1女2子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