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惠容專欄:誰能幫少年澆熄復仇之火(紀惠容)

出版時間:2018/09/30

一位目睹父親毆打母親超過10年的案主小傑,在接受勵馨專業服務,推想自己的生命歷程圖時,居然以一把槍做為他人生最後的終結!

這位孩子和他的母親在某次父親嚴重暴力下逃家,各自居住,家庭崩解後,小傑被迫獨立生活,覺得自己的人生毫無意義,找不到自我存在的價值。這位少年若無勵馨的及時介入服務,復仇欲望極可能成為活下去的動力,釀成無可逆轉的悲劇。
翻開報紙,常常會有人倫悲劇弒父的新聞,近日高雄冰屍案,長子合謀殺害父親,震驚社會,到底有甚麼深仇大恨,讓孩子犯下如此兇殘的報復行為?台灣社會又該如何扭轉這樣的人倫悲劇?分析一些弒親案件,不少少年長年目睹家暴,甚至高達80%的目睹暴力兒少繼而成為受暴者,長年未曾被任何保護體系發現。若再加孩子長大後的交友圈為逞英雄式的行為模式,就很容易擦槍走火。
根據研究,長期在家庭暴力環境長大的孩子很容易被暴力行為同化,不知不覺中複製了暴力行為模式,以至於出現攻擊同儕行為、懷疑、或是不信任的行為。目睹家庭暴力的兒童及少年,成年後成為家庭暴力被害人或加害人的比例約為一般人的5至10倍。

恐衍複製暴力傾向

衛福部統計顯示,國內每年平均通報的目睹家庭暴力兒少人數約2萬人,但這個數字被低估了,因為,台灣每年有6萬多起親密暴力案件,推估約有7萬名孩子暴露在家庭暴力之中,感到恐懼、憂慮、孤單,造成心靈與生活很大的負面影響。這群兒少因為目睹暴力,長期受創,雖然不直接受暴,但在目睹家人受暴過程中,心理上卻常處於不安,擔憂家人被家暴,因此常作噩夢、智力發展遲緩、影響人際關係,人格上可能過度扭曲或偏激;若持續忽略此創傷,日後可能造成人格上扭曲或偏激,或有複製暴力的傾向,恐怕造成日後習慣用暴力解決問題。這些孩子急需被關愛與修復。
美國學者修斯1995年研究發現,童年受創兒隨著年齡的長大,開始有較多保護自己的能力,亦有較大的自主性,可以選擇不在家中捱打、捱罵,但他們可能常出現情緒困擾,此時若得不到疏導、支持,青少期會呈現出各種極端的自毀行為,如逃家、藥物濫用、自殺或殺人的念頭,以及販毒或偷竊等犯罪行為來逃避當前的不滿,所需社會成本難以估計。
勵馨實務研究經驗也發現,這些目睹暴力的少年心中都有一把火,若無任何體系介入關心,心中那把火猶如未爆彈,潛藏在社會中,難以保證不再發生少年弒親案,以台灣為例,近年就發生了超過數十起少年弒親案,件件令人驚心。目睹暴力的孩子需要其親友鄰里、學校老師及時察覺、通報,讓保護系統介入協助,或許可中斷暴力循環。很遺憾的是,綜觀台灣的家暴通報紀錄,教育單位的通報率一直很低,僅2至3%。
協助孩子免於複製暴力的「保護因子」,包括:兒童內在資源、家庭支持、社區支持。兒童內在資源包括:課業上的成就感等,都能幫助孩子自我肯定;家庭支持包括:祖父母及親戚的支持;社區支持包括:遇到關心自己的老師、同學、鄰居、社工、教會會友等重要他人。三個相互影響系統,提供孩子正向滋養的關係,才能杜絕下一個「少年殺手」。

將付更大社會成本

雖然,2016年1月,立法院三讀通過了《家庭暴力防治法》修正案,修正後的《家暴法》將目睹家暴的兒少也列為保護對象,現行保護令款項有關禁止騷擾、遷出被害人住居所、遠離特定場所等命令,都延伸到目睹兒少。
然而,檢視目前政府防暴體系最大漏洞包括:一、偏遠地區保護因子(政府、社區、家庭)非常不足;二、政府對童年期創傷少年並未給足醫療、福利、諮商等資源。因為政府的資源大都只集中在幫助暴力事件發生當下的受害者或兒童,少年是長期被社福資源忽視的族群。台灣社會若不拿出資源投資偏遠地區保護因子及幫助童年期受創少年,可預見台灣將因此付出更大社會成本。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