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原住民立委豈是弱勢

出版時間:2018/10/11

政府每年捐助近12億元給法律扶助基金會,目的是協助弱勢族群打官司。但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卻在原住民立委任內申請法扶律師控告他人,明顯成為負面示範而引發外界抨擊。原住民立委絕非弱勢,原民會應盡速訂立「資力限制門檻」以防止重蹈覆轍。

佔用法扶資源惹議

此次風波的起因,是曾任屏東法扶律師的陳采邑在臉書發表「民進黨不分區原民立委可以公開為同居人原民會主委背書」等語,被指涉的Kolas Yotaka因而申請法扶律師對陳采邑提告妨害名譽。檢察官認為陳采邑是根據之前相關媒體報導進行指控,因而決定此案不起訴後,Kolas繼續控告民事求償,外界則質疑Kolas濫用法扶資源。
任何人都有權利提告以捍衛名譽,法扶基金會開辦的項目,也的確包括原住民訴訟扶助專案,希望幫助一般處於弱勢位置的原住民使用法律資源。Kolas Yotaka因而表示一切於法有據,她具備申請資格才能通過法扶基金會的審核。
然而,法扶的成立宗旨是:「保障人民權益,對於無資力或因其他原因,無法受到法律適當保護者,提供必要之法律扶助。」請問:一位擁有立法院、執政黨雙重資源的原住民立委,有哪一點符合法扶的成立宗旨?
根據法扶基金會民國106年度預算書,政府每年捐助11.7億元,提供法扶22個分會、258位專職人員發揮功能,但民眾可以接受這些專款專用的法律資源,被拿來幫原住民立委打官司?
答案很清楚:由於原民會沒有規定任何資力門檻,以致於只要具有原住民身分就可申請法扶,法扶基金會對於有能力、有資源的原住民也只能依規定接案,才會造成原住民立委佔用法扶資源的荒謬現象。

法扶應設資力門檻

Kolas引發爭議的另一個原因,是她被質疑因為陳采邑案而凍結法扶基金會預算,並以立委辦公室名義要求原民會去函法扶調查陳采邑資料。也就是說,Kolas被指控先打壓法扶預算、干預法扶運作後,再來申請法扶律師幫她打官司。
立委若為了個人私利而凍結法扶預算,是比佔用法扶資源更嚴重的事。Kolas雖拿出法扶預算「全數照列」的立法院院會紀錄來反駁質疑,但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劉宏恩進一步拿出法扶預算遭凍結500萬元的公文強調,全數照列「看得到卻吃不到」,法扶預算遭到部分凍結才是事實。
綜觀此次風波,Kolas明顯佔用法扶資源,已凸顯原民會現行規定的缺失。法扶基金會建議原民會增設「資力限制門檻」(但不包括與原住民文化保留衝突、傳統領域等相關案件),這的確是當務之急,原民會應從善如流盡速修訂,才能讓法扶資源用於正途。
至於已經成為行政院發言人的Kolas,則不應再把「對原民女性的種族歧視、性別歧視無所不在」無限上綱,以此辯護申請法扶資源的正當性。畢竟法扶資源已經全力投注在不分性別的弱勢原住民身上,沒有道理連原住民立委、行政院發言人也要來分食有限資源。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