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532 癌翁斷炊 工頭借住處「3口才沒流浪街頭」

3580
出版時間:2018/10/15
阿美嬸(中)和小惠(左)幫先生阿文伯放療紅腫皮膚擦藥。
阿美嬸(中)和小惠(左)幫先生阿文伯放療紅腫皮膚擦藥。

基金會編號A4532
62歲阿文伯6月時發現食道癌,想到8月底時因付不出房租被趕,幸好常叫工的工頭願意提供一間房借住,夫妻和15歲孫女小惠才沒流落街頭,他不禁落淚、啞著嗓子說:「這個家一直都依靠我,我要是有萬一,她們不知道怎麼辦?」
報導.攝影╱韓旭爾

一旁阿文伯59歲太太阿美嬸說,先生3月出現喉嚨痛、吞嚥困難,拖到6月才至大醫院檢查,確診食道癌已3期,醫師評估先同步做化、放療,待腫瘤縮小再評估手術。

無錢住院只好做居家化療 無奈漏針「皮膚痛又熱」

阿美嬸說:「先生7月第1次化療時,醫生說打的時間長,副作用也大,建議住院5天,但當時沒健保床,需住自費病房每日1800元,我們哪有錢付,先生只好做門診化療,晚上再帶著奶瓶(攜帶式化療輸液器)做居家化療,隔2天再回醫院補充藥劑。」
接著阿文伯指著自己左手皮膚疤痕說,從家裡到醫院來回騎車約需2小時車程,「上次化療奶瓶就因路途顛簸,才一回到家就發現針頭漏針,皮膚又痛又熱,一下子就腫了起來,想起護理師交待,化療藥很毒,漏針會讓組織壞死,急忙掛急診處理,唉!沒錢就只能用沒錢的治療方法,承受皮肉痛也只能忍耐。」
阿美嬸接著說,現先生只能吃流質食物,營養品每月開銷就需約1萬元,「為了省錢,有時我會熬粥加點菜肉碎末或將麵線煮得軟爛,讓先生填飽肚子,也會擔心這樣不夠營養,沒體力對抗癌症。」阿美嬸說,近期生活、先生醫病開銷全靠向人陸續商借3、4萬元支應,「只是已找不到人可以開口借了。」

阿文伯(左)做門診化療,阿美嬸陪伴照料。
阿文伯(左)做門診化療,阿美嬸陪伴照料。

夫妻育2子次子往生長子失聯 兩老扶養15歲孫女

阿美嬸說,夫妻共育2子,次子已往生,15年前長子與女友未婚生下小惠後不久就分手,小惠3個月大就由夫妻撫養,「長子已失聯4、5年,從沒分擔過生活費,小惠有這樣的爸爸很可憐。」阿美嬸說,先生病前做建築工地操作吊車、電焊鋼筋等零工,她做工地雜工,原本夫妻每月共可賺3萬元多,還夠付4000元房租、撐養3口生活。「但去年中開始叫工機會少,兩人常整個月只上工6、7天僅掙1萬多元,房租就只能先給1000元、2000元,加上今年3月先生開始身體不適沒體力工作,先後累積欠了半年房租,房東代付的水電費又沒給人家,才會被房東要求盡快搬家。」

小惠幫忙熬粥給阿公吃。
小惠幫忙熬粥給阿公吃。

翁嬤不識字高一孫女讀訊息 房東趕人「邊唸邊哭」

與阿文伯相識10多年的工頭說,阿文伯雖已有年紀,但工作認真,只是大環境越來越差,工作機會也跟著減少,也很無奈他又病倒,「金錢協助我沒能力,只能空出一間房讓一家暫住,隨他們要住多久都可以,阿美嬸也很客氣,主動幫忙打掃家裡環境,希望阿文伯身體能早日復原,我們再一起上工。」
讀高一的小惠說,阿公、阿嬤都不識字,手機裝line是為了講免費電話,「那天阿嬤手機傳來房東催討房租電費、要求搬家的line訊息,我一字一字唸給阿嬤聽,我邊唸邊哭,阿嬤也哭,很怕沒地方住。」小惠說,前陣子她趁著暑假想找打工,但還沒滿16歲沒人要用,「問到螺絲的家庭手工,但工廠太遠,家裡也沒車子去載零件,也沒法做,我能做的就是盡量省錢,早餐就吃13元饅頭配開水,減輕阿公、阿嬤負擔。」
小惠又說,對她而言,阿公、阿嬤就是她的爸媽,看阿公病後衰弱,怕他會離開,「阿公很疼我,什麼都是以我優先,都把自己放最後,最近阿嬤為顧阿公很累,很擔心她也跟著倒了。」
阿美嬸大姐說,雙親已歿,一家共3手足,「我現在沒工作靠子女幫忙,弟弟家庭負擔也很重,我們都是只能偶爾資助幾千元,再多也實在無能為力。」阿美嬸說,丈夫其他4兄妹都多年沒聯絡,都幫不上忙。
醫院社工說,阿文伯夫妻未滿65歲,加上失聯的長子也需列計工作人口,一家沒法核可政府低收、中低收扶助,一家無任何政府社福補助,已提供部份營養品協助,並轉介蘋果基金會協助,基金會訪視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中提撥急難金撥款暫紓困。

基金會編號:A4532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