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我們會再相見 柯菲比

51284
出版時間:2018/10/16
菲比與她深愛的希臘男孩力恩在病床上告別。
菲比與她深愛的希臘男孩力恩在病床上告別。

作者╱陳德愉

張瓊午帶了許多菲比的相片給我看,其中有兩張她和貓咪Oreo的頭貼頭近身照。第一張照片裡的Oreo還是隻瘦小貓,那時菲比剛剛發病,姊姊特地帶了這隻小貓回家陪伴她,13歲稚氣未脫的菲比摟著貓咪嘻嘻地笑;第二張,貓咪已經胖得像個抱枕了,少女也長大了一點,念高中了,更漂亮了,出落得一朵花兒似的──她用左手抱著肥肥大大的貓咪,嘴角上牽笑容燦爛得彷彿陽光就灑在她的臉上──右邊袖子突兀地從肩膀上突出一截,空空蕩蕩地掛在貓咪的身後。

那時候她已經截肢了,但是還是努力地笑著,像是一朵拚命迎著陽光的小花。
媽媽張瓊午遞給我菲比寫的小詩,那是她13歲住在高雄長庚醫院進行化療時,在睡不著的晚上畫的,送給治療她的沈醫師:
向日葵小雞──
「有一隻小雞,它生病了,它身上的毛一天一天地掉。看著身上的毛漸漸地變少,小雞很傷心,也漸漸不敢出門了。陪伴它的媽咪想著要如何讓小雞的心情好一些,於是告訴小雞,可以向天上的神禱告。
有一天,小雞向神禱告:『親愛的神,可以讓我身上的毛長回來嗎?我不想光禿禿的,家人也很擔心。』
禱告完幾天後,小雞的頭上長出了向日葵。從此,小雞決定,要用生命溫暖身邊的人,像向日葵的顏色一樣溫暖,讓這個世界多一點點愛。」
旁邊是菲比畫的小雞,朝左張著嘴,光禿禿的,頭上卻開著一枝花。
今年3月,21歲的少女柯菲比穿著白紗,戴著長髮,抱著鮮花與深愛她的希臘男孩力恩在病房訂婚,兩天後過世。在她21歲的生命裡,大半都是在掙扎著活:永不停止的疼痛、嘔吐的穢物、使人驚駭的外表、呼吸連走一步都困難。

菲比過世後,爸媽看著菲比的照片,媽媽忍不住流下眼淚。張哲偉攝
菲比過世後,爸媽看著菲比的照片,媽媽忍不住流下眼淚。張哲偉攝

柯菲比(橘衣者)與父親柯順清、母親張瓊午還有兄姊合照。
柯菲比(橘衣者)與父親柯順清、母親張瓊午還有兄姊合照。


為生命磨難著,可是,菲比是朵拚命追著陽光的向日葵,這不是個悲傷的故事,這是少女菲比愛的故事

菲比13歲那年手臂痠痛不止,原本以為是因為練鋼琴太勤,後來確診為骨癌。為了進行化療,國小曾經3科跳級的資優生菲比只好休學在家,好不容易療程結束,菲比也在嘔吐與疼痛的折磨裡考上鳳山高中,還在醫院裡學會了寫歌。就在她充滿期待要進入全新的高中生活時,一個天雷轟地爆響──檢驗報告出來,癌細胞竟然在化療後立刻復發了!
「醫生告訴菲比,少了一隻手,妳還能做很多事,沒有命,就什麼也不能做了……」媽媽張瓊午說。
截肢前一夜,菲比仔細端詳右手好幾個小時,「我的右手是不是先到天堂了?我到天堂時還會再與它重逢嗎?」她傷心地想著,鄭重地,向它說再見。
化療讓她成為光頭,想到自己這個光頭的獨臂女孩要在新學校走動,看著自己空空的右邊,菲比流出眼淚,「任誰看到我都會退避三舍吧!」菲比把自己關在廁所裡,哭了好幾個小時。
右手沒有了,但是大腦一直以為它還在,每天都幻想正與砍掉右手的人決鬥。菲比告訴媽媽:「我真的感覺右手在痛,很痛很痛,就像有人把我的右手用力扭折撕扯,而且痛楚與日俱增。」
「我以破釜沉舟的心態過每一天,面對徬徨未知的明天,我決定珍惜每個平凡的今天。」菲比在病中的手稿上記錄著自己的心情。
這隻光禿禿,頭上長著一枝向日葵,令路人嚇異的小雞堅持要去上學;戴著假髮,晃盪著空空的右袖,還有痛得不得了的「右手」,菲比走出家門。
她積極地參與公益活動,籌劃學校的身心殘障體驗營、擔任伊甸基金會志工、參加飢餓三十體驗營,甚至學習游泳、參加合唱團、參加公益表演、為公益團體寫歌、擔任世大運義工……另一方面,她夢想成為一名醫院的社工師,因為,菲比住院時得到醫院社工師許多鼓勵與關心,她希望也能去幫助別人。
「雖然我在醫學上的數據不好(存活機率),但是──」

菲比說:「我不是機率,我是菲比。」
念鳳山高中時,菲比有心儀的男孩,菲比知道對方也常常在看著自己,但是直到畢業,男孩都沒有告白。菲比告訴媽媽:「我這個樣子(光頭獨臂),誰會向我告白。」
少女的身體疼痛,心裡自卑,張瓊午告訴我:「她會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哭泣,哭很久很久。」
「我向上帝祈禱,祈禱有個天使能夠來安慰菲比。」
這個特別的男孩終於來了。
菲比參加了一個國際的截肢者支持網站,同為基督徒,來自希臘的男孩力恩是支持者,他寫信給菲比為她打氣,和菲比分享生活點滴。兩人這樣隔著十萬八千里通信了許久,雖然從不曾見過面,力恩漸漸成為菲比生命的一部分。
菲比18歲生日隔周,她收到了一份來自希臘的生日禮物:一盒巧克力,與一張藍色海浪的生日卡片,小船裡放著一張小紙片,上面畫著一顆小小的紅色愛心,以極細的筆觸寫著一行小字:「You found my heart」。
「他該不會是向我告白吧!」菲比想。
再一轉念想到自己的病,「喜歡我的人,必定是耗費光陰,犧牲了他的歲月。」菲比又嘆氣。
少女還在忐忑,希臘男孩已經說服了自己的父母,飛到台灣來看菲比。菲比到機場接力恩,站在出口,她緊張地閉起眼睛:
「如果力恩沒有出現,我會感謝力恩過去教我的一切,默默步出桃園機場……」
閉著眼睛,她感覺到某個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女孩慢慢張開眼睛──希臘男孩咧著嘴角正低頭看著她──180公分高、深邃俊美的五官、陽光燦爛的笑容。

男孩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女孩也舉起唯一的左臂擁抱他,雖然,這個圓只有四分之三,總是缺了一角。

菲比帶著希臘男孩去環島,旅程第3天,在台南浪漫的月光下,男孩拿出一條手鍊與金色的腳鍊,親手為菲比戴上,告訴菲比:「希望我們一直走下去,直到世界的盡頭。」菲比抬起頭,看著男孩,男孩也凝視著菲比的臉,他們接吻了!在菲比千瘡百孔的生命裡,竟能遇見一個真心愛自己的男孩!兩人止不住眼淚滔滔地流下來。
在菲比健康許可的情況下,第2年菲比升大二的暑假,她們母女便飛到希臘拜訪力恩的父母。
這是菲比作夢也沒想過的事情,截肢的自己可以被一個家庭接受、深愛著。
自己竟可以擁有一個完好的人生!成為社工師、愛所愛的人……就在菲比再度對生命充滿期待時──某個夜晚,那種熟悉的疼痛又回來了。
再一次,菲比回到榮總93病房。
這一次,癌細胞從肩膀,跑進了菲比的心臟。住在醫院進行化療時,兒童癌症基金會邀請她為會歌寫詞,菲比一口答應,與蘇打綠的團長阿福共同寫下了這首歌:
《今天就是幸福》
生命是無法預測的 用樂觀的角度想
生病的經驗 使我體會到生命的可貴
面對這趟旅程
我知道我和他人有著不一樣的故事
所以我會變得更有勇氣 更堅強
……
這是菲比的心聲。
力恩從希臘趕來台灣,帶著一張好大的卡片。事出緊急,他甚至來不及做完這張卡片,他對菲比說,等到菲比復元了,再來一起做完,菲比笑著進入手術房。心臟手術奇蹟般地成功,菲比只在加護病房待了四天就轉普通病房,男孩陪著她欣喜地出院,也許,神給了他們一個前所未有的機會!
力恩租了激勵人心的影集陪著菲比在家看,希望她打起精神,連續看了幾天,還沒看到結局,呼吸困難的菲比不得不再度回去住院,離開家前,菲比對力恩說:「好可惜,沒有看到結局。」

檢查結果是:腫瘤繼續往上生長,壓迫頸部靜脈,菲比隨時呼吸上不來就會窒息而死。
醫生告訴他們,菲比已經進入臨終狀態了。
菲比默默地聽著醫生的診斷,心想:「這一生還沒有為社會做出貢獻,就要離開人間,真覺得不甘心。」她當場問:「我想器捐可以嗎?」
醫生說:「妳的肝、腎等器官都被化療藥破壞了,能用的只剩眼角膜。」
菲比說:「那就捐眼角膜吧。」她簽署眼角膜捐贈書後,捐贈單位贈送他們兩隻小白熊。
力恩對菲比說:「妳要一直握著這隻小白熊,這是我們在天堂相認的信物。」兩人相視流下眼淚。
他對著瀕死的菲比求婚:「妳看著我、聽我說……妳願意跟我結婚嗎?」
「我願意。」菲比立刻回答,眼淚一顆顆從眼角滑下來,滴在枕頭上。
在病房的婚禮上,力恩抱著菲比,菲比微笑著看著丈夫說:
「我好幸福,我好愛好愛很多人,好感謝很多很多人。」
兩天後,菲比過世了。
當醫護人員把眼角膜摘除完畢,將菲比的遺體推出手術室,力恩衝上前去,察看小白熊──女孩用左手緊緊握著。他親吻女孩不再紅潤的臉頰,滿滿熱淚把女孩的臉頰都浸濕了。
「我們一定會再相見!」
力恩帶著一小包菲比的骨灰,坐上往希臘的飛機。

在病房的婚禮上,力恩抱著菲比,菲比微笑說:「我好幸福。」
在病房的婚禮上,力恩抱著菲比,菲比微笑說:「我好幸福。」

他說,他要實現菲比的願望,將她的骨灰灑在愛琴海,生生世世互相守候著。

他說,菲比的歌將永遠在他的心裡,那是一首比較短的歌,菲比卻大聲唱到最後。
「小學二年級時,班導問大家,將來想過怎麼樣的人生,想要很長卻平淡無奇,或是很短卻很寬,像煙火一樣燦爛……
20歲的我,已然走過千瘡百孔的挫折路,每天在肉身的沉痛中入夢,在逐夢的盼望中醒來。我要這樣回答自己:
1.生命的長度是神量好的;寬度是活在每個當下去創造的。
2.有幾發煙火就放幾發,能燦爛的日子我就不會白過。
3.如果不能活得長命百歲,我就當自己是一首比較短的歌,還是一樣有藝術價值……」
──柯菲比
(本文依據柯菲比手稿《不要說我堅強》、訪談柯菲比家人而成)

柯菲比 得年21歲

學歷:東吳大學英文系輔系社工系肄業
創作歌曲:《其實你可以》、《今天就是幸福》、《不要說我堅強》、《我往哪裡去躲避你的靈》、《更高之地》、《淡淡的幸福》
獲獎紀錄:
.台灣癌症基金會第11屆抗癌鬥士
.教育部104年特教優質達人
.教育部第13屆文薈獎文學類學生組優等
.教育部103年奮發向上優秀學生獎
.全國高級中學小論文寫作比賽高二組甲等

翻攝臉書
翻攝臉書

作者╱陳德愉

人物寫作記者。敬佩為理想犧牲奮鬥的每一個人


照片:柯媽媽提供
本文經《上報》獨家授權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