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冷漠與法律 有莫大關係(梁耀鑌)

出版時間:2018/10/28

「本件被告選擇以最熱情方式,將錢包直接送回失主,免去失主證件被冒用詐騙之風險,在無積極證據證明被告撿到錢包時內有現金6200元,且在歸還前遭被告侵占之前提下,被告將錢包直接送回失主之舉,仍不能予以非難,司法制度不能扭曲人性價值。」

以上為筆者於民國103年間在高等法院刑事庭審理一件檢察官起訴被告在便利商店內拾獲錢包1只,送還失主,被控僅歸還失主身分證、健保卡及學生證等物,而侵占錢包內新台幣6200元。當時合議庭以被告撿到被害人錢包時,錢包內是否確有現金6200元一節,尚有合理懷疑存在;且衡之常情,如被告有心要侵占錢包內款項,拿了錢,必隨意丟棄錢包,依吾人生活之一般經驗法則,應無拿了錢,還親自於1小時內將錢包依身分證地址歸還失主,免去失主證件被冒用詐騙之風險,將地方法院有罪判決,改判被告無罪,在判決最後一段所書寫之文字。

訂權利義務有必要

邇來關於遺失物拾得請求報酬等後續處理,又在媒體引起諸多討論;因「拾金不昧」、「物歸原主」、「完璧歸趙」是傳統高貴美德,如拾得人請求報酬,講到錢就俗氣、就功利,拾得人請求報酬的法律有道德爭議。
惟筆者基於「法律秩序的存在比它的正義性更為重要;正義只是法律的次要課題,最重要的還是法律的安定性以及和平。」(引自德國法律哲學大師古斯塔夫.拉德布魯赫所言)所以除非關於遺失物拾得請求報酬之相關法律規定,悖於公平正義已達令人難以忍受程度,我國《民法》中明訂遺失物拾得人之權利及義務關係,失主認領之期限、費用及報酬之請求,劃出一條明確界線是必要的。
另關於遺失物拾得,喚起筆者十多年前曾在路邊撿到3萬3000元如何處理之往事。當時筆者將拾得款項送至派出所,過半年無人招領,派出所警員通知筆者具領該筆款項;筆者覺得該筆款項屬不勞而獲,且不知失主為誰,即將該筆款項全數捐給花蓮慈濟;又捐款可抵扣綜合所得稅有數千元利益,筆者即以該數千元利益請同事吃飯。
拾得人處理遺失物,如何在法律與道德上取得平衡,考驗遺失物拾得人的智慧。
筆者最後引用王羲之《蘭亭集序》內文「向之所欣,俯仰之間已為陳跡,猶不能不以之興懷;況脩短隨化,終期於盡。」為結語;亦即從前感到歡愉事情,頃刻間已成陳舊事跡,尚且不能不為它感傷不已;何況人生長短隨造化變遷,終究有結束時候。

高等法院法官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