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543 單親母突罹血癌 子棄學做工「勇敢面對」

1752
出版時間:2018/10/30
小豪(左)和小涵(右)照顧罹血癌住院的媽媽阿惠。
小豪(左)和小涵(右)照顧罹血癌住院的媽媽阿惠。

基金會編號A4543
傍晚,19歲小豪從建築工地下班,先回家洗澡,接著又趕到醫院照顧罹患血癌的媽媽阿惠。對小豪來說,今年4月學測放榜後,他以申請入學方式,在6月錄取了國立大學,原本期待著大學新鮮人生活,未料,媽媽卻在8月中病倒,他只好暫停入學先工作、顧母,「這個家只剩我能撐呀!」
報導.攝影╱韓旭爾

訪視時,51歲單親媽阿惠(林美惠)做了血癌化療後發燒又呼吸困難,躺在病床上蓋上棉被又用烤燈保暖,仍不停打冷顫,阿惠虛弱地說,這是她的初次化療,「想不到會這麼痛苦,這種感覺就好像離死亡只差一步,很怕再也看不到孩子。」

19歲子今年考上國立大學 無奈先辦休學

阿惠又說,除了19歲的小豪外,她還有1個17歲、讀專二女兒小涵,自己學歷只有國小畢業,一直從事勞力粗活建築零工,日薪1200元,每月掙2萬多元養家,房租需9000元,生活很緊,「一直希望2個孩子能好好讀書,將來才不會像我靠流汗討生活,2個孩子功課都還可以,小豪今年已考上國立大學,本想4年後,小豪、小涵兩人同時大學、大專畢業,自己責任就可到一段落,沒想到我會突然生病,唉!小豪因而決定暫停大學入學先打工,現在只求老天保庇治療順利些,不要帶給孩子太多負擔!」
一旁小涵聽了安慰說:「媽!我們是一家人,不要說誰是誰的負擔,如果這樣算,我和哥都當妳的負擔10多年了,妳的病能好最重要。」
小豪說,從小媽身兼父職很辛苦,「知道媽得癌症時,心很難受,眼淚忍不住流出來,我告訴自己哭沒有用,要想辦法勇敢面對度過難關,畢竟如果我不去工作,我們一家要吃什麼用什麼?如果付不出房租,我們要住哪裡?這些都是很現實問題。」

單親母讚子貼心懂事 高中即打工分擔家計

阿惠說,小豪是個貼心懂事的孩子,讀高中期間就到超商、餐廳打工分擔家計,「自己騎的機車、用的電腦全都靠自己賺錢買,如今又要為我暫停學業,覺得耽誤孩子前途,很對不起他,和他約定,不管自己的病是好是壞,他明年一定要回學校讀書。」小豪說,大學隨時都可以讀,但媽只有一個,「現在她正面臨生死關頭,我就算是去學校,也沒法把心思放在功課上,把時間用在陪媽治療和打工才是目前最好的選擇。」
小豪考取的大學註冊組承辦說,學校現有弱勢救助機制主要在於解決學生註冊費用、在校求學之生活支持,「但對於家庭醫病生活急難,較難幫得上忙。」
阿惠建築零工洪姓工頭說,7月工作時就發現阿惠臉色蒼白快暈倒,勸她看醫生,她說不做不行,後來撐不住了請病假在家躺了2天休養都沒好轉,「一到醫院掛急診,醫生一看她身上有好幾處大片瘀青就知道情況嚴重,馬上住院做了1星期檢查確診後,就直接做化療,但首次化療副作用嚴重,預計再做2次化療再評估做骨髓移植。」

小豪下班回家動手做家務,他正洗工作服。
小豪下班回家動手做家務,他正洗工作服。

工頭心疼子要分身顧母 至多掙2萬元難敷租屋生活

洪姓工頭說,他自己也是大腸癌3期患者,還在吃標靶藥物治療,知道癌症治療有多痛苦,開銷也會變多,「目前讓小豪跟著他上工,日薪1000元,但他又要分身照顧媽媽,每月只能掙1萬多至2萬多元,還是不夠用,自己能力有限,能幫不多,才會幫忙打電話到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
阿惠大妹阿貞說,父親已逝,一家共5姐弟,阿惠排行老二、是二姐,大家最高學校只有國中,都靠勞力賺錢,「大弟重殘又需洗腎,由大姐照顧,小弟的孩子才2歲多,又要照顧70歲、有嚴重糖尿病媽媽,每人都有重擔。」阿貞說,二姐工作一直很拚,「每次打電話約她相聚,她都說要上班,曾勸她人不是鐵打的,一定要找時間休養,如今真的病倒,」阿貞說,她也是單親媽,在口罩工廠上班每月只賺2萬多,「經濟上難有餘力協力。」
醫院社工表示,阿惠血癌為重大傷病,目前醫藥費不多,若日後需進行骨髓移植或使用自費藥物,院方會評估轉介資源協助醫療相關費用,但目前阿惠的營養品及一家生活、房租已是沉重負擔。

基金會編號:A4543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