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榮專欄:一堂憲法與公投的法普課(王子榮)

出版時間:2018/12/04

剛結束了一場史上最混亂的公投綁社會大選,社會也正消化著這次大選和公投的結果,除了吸睛的六都市長之戰外,最引發關注的無非就是公投第10案「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第12案「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之其他形式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從大選前延燒到選後仍沸沸揚揚,當初提出相關議案的團體開記者會日前強烈主張不可能有「同婚」,再度引發一波激烈爭論。
司法院也針對公投結果不可以違背大法官釋字第748號解釋作出聲明,司法公信力低迷的現在,等於是用最軟的一塊去跟公投顯示出的民意對著幹,苦口婆心的熱臉貼冷屁股,那畫面太美我不忍看。

避免國家權力擴張

無法否認的是,在社會上始終有一種聲音,天大地大人民最大,公投結果既然是民意展現,為何不能大於《憲法》、區區15位大法官憑什麼說了算?原來,對法律系學生從大一踏入校門就學到《憲法》具有最高性的ABC,其實對民眾來說不該是那麼理所當然,不是輕率指責民智未開,也無關鄉民打趣的說智力測驗未通過,實際上這是法律作為和日常生活攸關的專門知識,無法落實在行起坐臥、柴米油鹽之中。好消息則是現在開始總不算晚,因為依照我們對公投的熱情(這次提案成案的有10案),保證這次學了之後馬上用得到,因為眾多民間團體已磨刀霍霍,放話要繼續提案,更希望能綁定2年後的總統大選,畢竟這次搭上縣市長選舉的便車,箇中政治味嘗過後已欲罷不能。
目光拉回來,說說《憲法》最高性怎麼來,其實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一路以來出發點都是在限制國家權力,避免國家權力擴張,法國大革命後的人權宣言大致奠定現代法治國家的《憲法》雛形,過程不只流淚還流血,真是「話若欲講透基 目屎道掰未離」(台語)。
《憲法》目的在限制國家的權力並保障人民的基本權利,同時也確立政府的架構,一方面《憲法》將普世的人權納入,基本權利是用來防禦國家公權力的侵害,另一方面因為絕對的權力帶來絕對的腐敗,所以《憲法》也將國家權力一分為三(我國「兄弟吾人獨創五權分立」),讓立法、行政、司法各司其職,立法制訂法律、行政負責執行、司法負責審查國家權力發動的合法性,和擔任判斷不同權利主體紛爭時的是非對錯,而任何牴觸《憲法》的法律都將塵歸塵、土歸土,失去效力,避免國家權力突然發生暴衝,就是《憲法》最高性存在的意義。
大法官解釋《憲法》,效力上視為《憲法》的延伸,適時提醒立法者有些決定是錯誤的,例子不勝枚舉,像過去羈押在《刑事訴訟法》是檢察官說了算,而大法官認為這樣違反《憲法》第8條的人身自由,從而促使羈押制度回歸正軌,交由法官決定。大法官雖然是少數,但《憲法》設定的功能就是希望當社會多數民意(立法)走錯方向時,還有人能適時的做出修正並力挽狂瀾,所以即便依《公投法》投出來的公投結果有一定法律效力,可孫悟空能耐再大也注定翻不過《憲法》(大法官解釋)這座五指山。

法律必須臣服憲法

如果法普能落實,是不是就不會滋生這些為何公投過了卻還推不倒大法官的流言蜚語,公投與《憲法》從來就不是法律東西軍,彼此間不存在對抗,而是法律這一方必須臣服。
法普的講法會不會太高傲?如果能理解法普是廣大科普的一環,如果能認同不是會中文就會法律,那法普就是在專業的知識和一般人的理解上搭起橋樑,例如醫師群體對醫療知識的普及化推廣,早已大步邁開,都看不到車尾燈,然而法律這塊專業領域,只有少數人有意識到,眼前顯然還是一片有待努力的藍海,何妨打開法普這扇門,讓知識出得去、民眾進得來,雖然不能發大財,但法治國的理念能大放異彩!

雲林地方法院法官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