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我是第一把交椅 高大成

22693
出版時間:2018/12/07

作者╱鄧玉瑩

「我沒有很厲害,但我在台灣是最厲害的!我是台灣法醫第一把交椅!」投身法醫工作34年的高大成,堪稱台灣最知名法醫,曾解剖5000具大體、驗屍逾萬次。他是標準大砲性格,敢言甚至蠻臭屁,讓他成為媒體寵兒,也時惹爭議,被認為影響辦案。不過他說,當大眾有疑問,尋求專業解釋,他義不容辭,「可以幫死者說話、幫家屬爭權利,這種正義之事,舍我其誰!」

高大成每次解剖前都會誠心對大體膜拜,祈求順利給他破案的訊息。
高大成每次解剖前都會誠心對大體膜拜,祈求順利給他破案的訊息。

高大成曾讓不少重大刑案沉冤得雪,近期最有名的就是陸軍洪仲丘遭虐死案,高大成出面推翻已被別的法醫認定為「意外」的說法,直言是「他為」,終讓案情大逆轉。
雖然認識高大成十幾年了,但每次聽他講話還是覺得很有趣。他口條清晰、葷腥不忌,偶爾夾雜台罵「語助詞」,且表情生動、手勢豐富,簡直是單口相聲或古早的吳樂天電台講古翻版。他也常四處演講,他信手拈來都是精采真實案例,這讓他每每演講完,總有粉絲搶著排隊拍照。
高大成被外界熟知的是法醫身分,其實他出身醫師世家,一開始是婦產科醫師,後來才轉換領域當法醫。
高大成的家族有4、50人當醫生,「我們高家的人,醫生多到已可開一間綜合醫院,若要辦台大同學會,應該可以開好幾桌。」高大成已故父親高光清是台南知名高眼科院長,胞兄高欽澤是東京千葉縣大日病院院長,胞弟高弘毅是千葉兩間整形外科院長,姊姊也嫁給醫生,全家族都是台大畢業高材生,只有高大成不是。
高大成笑說:「我就是不愛念書啊!其實我本來想考電機系,為給父親及家族一個交代,才報考醫學院。當年阿爸幫我一科請一個家教,一共請了7個,逼我讀了半年書,最後考上中山醫學院。」

法醫高大成解剖大體經驗達5千具,堪稱台灣之最。
法醫高大成解剖大體經驗達5千具,堪稱台灣之最。

畢業後,高大成到台北某醫院擔任婦產科醫師,但終日玩樂,甚至曾1個月在六條通撒錢30萬元,「當時我賺的比花的錢還多,但花的還都是父親的錢。」他不好意思地說:「那時候很多媽媽桑和我很熟,我值班沒去光顧,她們還會送生魚片拼盤到醫院給我當消夜。」
直到父親看不下他的荒唐行徑,希望他跟優秀的哥哥到日本進修取得更高學位。就這樣,高大成被送到日本「鍍金」。
高大成最初連一句日文都不會,他到京都大學面試,放蕩不羈的他用英文說出一句:「I can’t speak Japanese.(我不會說日文)」,當然落榜。但教授看他聰明,勸他先學好日文再來,他發憤苦讀5個月,聽、說、寫、會話居然都過關,讓教授很驚訝,順利考上京都大學病理系研究所,並在4年內完成博士學位。
這趟日本行,不僅奠定高大成在法醫學的專業基礎,也讓他遇上共度一生的日本嬌妻高茂美。高大成真心誠意地說:「台灣真的找不到這麼棒的女人!」

高大成提到當初和愛妻熱戀追火車的美好回憶時,熱淚盈眶。
高大成提到當初和愛妻熱戀追火車的美好回憶時,熱淚盈眶。

「我承認我是個外貌協會的人,人不美不愛,她真的漂亮極了,又溫柔體貼,我好喜歡她。」

他說,以前結交異性時,總覺得對方有缺點不夠完美,「直到遇到我太太,只有她找不到缺點」。
高大成到日本修博士時已是34歲,他因「不想為一棵樹放棄整片森林」,仍周旋於眾女友之間。暑假他到一家健檢中心實習打工,遇上也在那裡打工的28歲護理系高茂美,一見傾心,展開追求。
暑假結束後,高茂美要離開京都回鄉下照顧生病的父親,高大成說,他每周搭火車到鄉下與高茂美見面,兩人吃飯聊天數小時後,他再搭夜車離開。
高茂美的父親本來同意兩人交往,後來想到女兒若結婚就會離開日本,開始反對,但父親的阻止反倒讓兩人愛得更堅定,自此高茂美每回都背著父親跟高大成約會,搭火車約在中間點車站相聚,約完會再各自搭夜車返家。
高大成回憶,有次他送高茂美上火車,火車咚隆聲開始啟動,車廂逐漸加快往前移動時,「我突然想到下次見面又要等7天,心裡很不捨,開始追著火車跑,即使站長出聲阻攔,我很任性都不理會,直到火車漸行漸遠,我才停止追車。」「我就追啊……」「我太太好高興……」說起這段往事,高大成瞬間哽咽,把頭埋進雙膝間啜泣。
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看到高大成流淚。他調整完情緒後,這才自我解嘲:「講起這個,讓我回想起,當初愛情帶給我的希望與美好啦!」
高大成說,當時他太太很感動,一年後答應求婚,並跟他搬到台灣定居。

高大成和愛妻鶼鰈情深,他讚美妻子「找不到缺點」。
高大成和愛妻鶼鰈情深,他讚美妻子「找不到缺點」。

過去幾年,高大成曾傳出緋聞被報導。我問他為何家有美嬌娘,還要在外搞緋聞?高大成反而怪起《蘋果》,「你們拍那個是什麼啊!只是朋友叫去吃飯,逢場作戲,哪個男人不偶爾玩一下!」
高大成說的是12年前,《蘋果》曾直擊他送兩名女子到賓館。我問他,老婆知道後生氣嗎?高大成說:「她很大器, 不會干涉我,她說我真的曾經愛過她,這樣就很夠了,她是個度量很大的女人。」
看來,「追火車」的愛情靈丹,藥效超過30年。
採訪到一半,高茂美意外現身診所,她以中日文招呼寒暄。被問及喜歡高大成什麼地方?高茂美深情看著高大成,露出幸福笑容:「好多好多,他很溫柔。」接著兩人無視採訪團隊在場,含情脈脈凝神對視5秒鐘,夫妻感情深厚,溢於言表。
兩人結婚多年,沒有生育,這也跟高大成從事法醫驗屍工作有關?
高大成說,曾有一名越南台商遭人開6槍打死,有4顆子彈卡在胸腔,死者妻子解剖前告訴他:「我先生有AIDS捏!」他嚇了一跳,但因為破案迫在眉睫,檢察官懇求他「你是個好人」,希望立即解剖相驗,但「我也會怕啊!嘿嘿嘿!我就戴上三層手套,心想這樣不會出事」。
解剖後因為子彈卡在胸骨,為維持子彈和骨頭完整,他用手指去挖,挖到最後一顆子彈時,他心想「快拿出來快結束,沒想到真註死,骨刺竟然刺破三層手套」,手指當場流血,嚇得他魂飛魄散,渾身血液凍結。檢察官安慰「你是好人,不會中鏢」,但他從此開始長達10年的愛滋病血液篩檢,直到確定未驗出為止。

高大成夫婦十年前參加日本沖繩醫師公會新會館落成典禮。高大成提供
高大成夫婦十年前參加日本沖繩醫師公會新會館落成典禮。高大成提供

高大成說,因為愛滋陰影纏身,「我不敢跟老婆做愛做的事啊,怕害了她」。

不過,後來高大成坦承,其實主因是他在該生育的年齡,投資股票失利、落魄多年,加上愛妻曾流產2次,擔心強求子嗣會傷了老婆身體,所以夫妻倆決定一起終老一生就好。
談起34年的解剖經驗,高大成記憶猶新說,剛從日本返台時,有回他才吃完早餐就接到驗屍通知,立馬趕往現場。「那具屍體放很久了,已發出超濃郁的臭味,我當時拚命找塑膠袋,因為我要吐了」,吐完早餐後,連著幾天食不下嚥。
但如今,高大成常在近中午時接到相驗通知,他二話不說趕到現場,簡單翻閱屍體基本資料,就開始近距離、仔細用小手電筒,看屍體外觀、瞳孔、口中物等,最後在驗屍證明書簽名。「現在都是相驗完才吃午餐,我常和助理、同僚一起到常去的便當店吃豬腳飯。」
吃豬腳飯是想「過運」嗎?
高大成笑著揮揮手說:「完全沒有,我現在完全沒這方面的顧慮了!」
高大成說,唯一要注意的是,驗屍完一定要洗手,有一次他明明有洗手,但還是染上屍毒,因為沒洗澡。
那是在1987年,他解剖一具屍體時,現場人員用電鋸鋸開死者頭骨蓋,一不小心屍水噴出來,直接噴到他臉上,他不以為意,僅隨手擦拭,後來身體出現紅斑、整頭都是頭皮屑,他剃光頭治療2年才痊癒,但至今仍留下頭皮屑的後遺症。
除了因為驗屍染病,高大成也有不少靈異體驗。
他說,有一名女子上吊身亡,他前往相驗,但他認為死因不單純,建議解剖釐清死因,死者父親拒絕,他於是請對方回去擲筊問女兒是否同意解剖。
當晚他跟友人飲酒後,返回二樓租處,突然看見一名漂亮女子站在家門口。他問:「小姐妳要做什麼?」對方都不講話,卻走過來替他開門。高大成心想不對勁,對方為何有他的鑰匙,於是轉身想下樓找房東理論,走了幾階後,他回頭叫:「小姐,妳也要下來啊!」但這名女子竟消失了,而他的鑰匙就插在門上。

隔天上班,助理告訴他警方已將昨天相驗案件死者照片送來,他一看嚇了一跳,「那張臉、那身衣服,就是昨天幫我開門的那個小女孩!」後來解剖才知道,女子血中安眠藥濃度很高,應是已呈昏睡狀態,根本不可能起來上吊,最後檢警查出,是女子的男友先讓女子服下大量安眠藥,再將她吊起,偽裝成自殺。
高大成事後想起,女子現身,應是怕他不解剖,自己枉死的冤屈無人知。
高大成說,在台灣當法醫很辛苦,收入不高、沒有進修或升遷管道,解剖室設備也不佳,現在的他,不相驗時就在學校教書,在自己的診所看診。
問他「看活人也看死人」,病患不怕嗎?他笑說,病患都說:「高醫師死人都能看,看活人一定更厲害!」
既然環境不佳,為何堅持這麼久?
高大成又低聲譙了兩句:「如果今天再重回原點,我是不可能做法醫啦!走錯路了,真的很對不起我老爸。幹!真的很落魄!」不過他馬上說,法醫這份工作愈做愈精,當後生晚輩來請教他,他愈發現自己不能離開這份工作,因為他還有傳承的使命感,一定要全力以赴。
「很有成就感!」高大成補了一句:「這叫臭屁感!」

攝影:梁建裕

高大成 68歲

現職:中山醫大法醫科主任、高診所院長、台中地院高院特約法醫
學歷:京都大學醫學博士
家庭:妻高茂美(原名山本茂美)
參與案件:洪仲丘案、南港小模姦殺案、台中耕讀園槍擊案等
著作:《名探法醫高大成科學辦案》、《重返刑案現場》等

作者╱鄧玉瑩

輔大大眾傳播系畢,曾任華視文化執行製作,TVBS、台中廣播記者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