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榮專欄:社維法——假新聞的馬奇諾防線(王子榮)

出版時間:2018/12/11

內政部馬力全開的通過了《社會秩序維護法》(下稱《社維法》)的修正,正送往行政院審查,之後再看立委諸公要不要埋單,《社維法》之所以變成議論焦點,因為這次修法是針對假訊息而來,其中修正「經舉報意圖影響公共秩序,散布傳播明知為不實之事,足以使公眾產生畏懼或恐慌者,始予以處罰」,罰則是「3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法律效果不是那種高高舉起、輕輕放下,保證金額讓人有感、效果痛徹心扉。
內政部提出修法理由是認為假訊息的氾濫已不是國內問題,國際上都有危機意識(法國首先通過法案要對選舉時假新聞宣戰),假訊息也對公權力信任、民主機制產生傷害,必須在言論自由保障下,還給大眾乾淨的媒體環境,所以要趕緊立法規範。

言論自由紅線在哪

不過,看了內政部的對外聲明,套句數位政委唐鳳的說法,要遏止假新聞就是政府先不要製造假新聞(不要造謠),為何我會這樣說,就先講公權力信任這一命題,我們不知道看到政府在多少的政策上出現髮夾彎,前一刻才振振有詞,後一刻就自己猛打臉,深澳電廠經典得讓人不用多解釋。
再講到媒體環境,不提都快忘記我們有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這個機構,《衛星電視廣播法》早就將武器交在NCC手中,有無作為,是否藉由立法者賦予的權力去修正某些偏離事實太多的媒體業者?如果只是放牛吃草,不先處理最大的消息來源(各媒體),反而是要透過《社維法》的修正來達到目的,不免捨本逐末,可預見未來打擊範圍會落在無權無勢、只出一張嘴的鄉民,果然沒關係就會「有關係」,對於擁有真正話語權的媒體,NCC恐怕是小心翼翼的察言觀色,人未到膝先軟。
既然是講假訊息,為何筆者硬講成「假新聞」,是刻意指鹿為馬,還是鹿的耳朵長絨毛?不是的,實際上各種所謂的假訊息會帶來全面的影響力,無非還是主流媒體的推波助瀾,以筆者最愛的Ptt來說,早期在八卦版(Gossiping)鄉民開玩笑說記者快來抄,現在是一語成讖,更不用說網紅臉書發言、行車記錄器片段、業配文都成為新聞片段,不多下些查證工夫或為了搶點閱率下的媒體環境,恐怕才是假訊息滋生的溫床。司法更是最大宗的受害者,有時判決擷取一段就抓來大肆撻伐,或例如交保不等於無罪,已經講了不下30遍,多少媒體從業者充耳未聞,跟著瞎起鬨說司法有恐龍,不懂故意裝懂、很懂的故意裝不懂,真的很有事,你才恐龍你全家都恐龍!
要針對假訊息(假新聞)管制,必須嚴肅面對人民言論自由的紅線如何劃定的問題,又假訊息(假新聞)該由誰來最終判定?言論自由的保障是民主的根本,如同那句被誤解是伏爾泰的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一樣,達達的打字聲是美麗的錯誤,但錯得很美麗,不同言論之間的碰撞、辯論才會多元,現在公權力卻是要將手伸入言論的市場,會不會變相成為一言堂,怎麼看都是弊大於利,如何不憂心。

不如推動媒體識讀

法國曾經修建了一個舉世聞名的軍事防禦工事,人稱馬奇諾防線,耗費了大量的人力與物力,當時是要防止德軍從法德邊境直接攻入(相關資訊請孤狗),不過就像百貨公司周年慶一樣,買回來才發現自己用不到,德國另外取道繞到了馬奇諾防線的後方,冷不妨從背後捅一刀,讓該防線成為笑話一則。
對於假訊息(假新聞)不管堆砌了多少防禦工事,諸如這次修法還包括《災害防救法》、《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以及早進入立法院的「數位通訊傳播法」(處理網路平台假訊息下架機制),備多力分,注定徒勞無功,反而致力於民眾對於假訊息的判斷能力,推動媒體識讀才是長治久安之計,讓思辨深植人心,畢竟人心才是江湖。

雲林地方法院法官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