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日本關西「韓國城」(沈家銘)

出版時間:2018/12/18

上周去了大阪鶴橋的韓國城一趟,一走進宛如迷宮的小巷弄裡,空氣裡交雜著燒肉與泡菜味,耳裡迴盪著火紅的Twice歌聲,彷彿是另一個獨立的小世界。
位於大阪東成區的鶴橋、豬飼野一帶是日本在日韓國人與朝鮮人最大的社群,其中與南韓有淵源的在日韓國人組織為「民團」,而與北韓有淵源的在日朝鮮人組織則為「朝鮮總連」,一般以「在日」來泛指在日韓國人與朝鮮人。鶴橋在戰後形成黑市,曾被貼上治安不良的標籤,而在過去保守的日本社會,「在日」常常面臨被歧視的困境。
近來日本10多歲世代掀起了第三波韓流,鶴橋透過SNS的「Instagram映え」成為熱門景點,一家家張貼著韓流海報的咖啡廳,如雨後春筍般在老舊的商店街成立,顧客清一色是女性,在貼滿五花八門海報的店面,形成有趣的畫面。
日韓大眾文化交流興盛,但日韓關係由於殖民地的歷史記憶,一直擺盪在合作與對立。近來韓國最高法院針對日企新日鐵住金、三菱重工在殖民時代的徵用工判決,讓日韓關係再次陷入低潮。日本外務省的立場是「1965年日韓請求權協定中,已經解決國際法國家責任的戰後賠償問題」;韓國政府的立場則是「日韓請求權協定放棄的僅是外交保護權,個人請求權仍存在」,日本政府內部因此瀰漫著「韓國疲乏」(Korea fatigue)、戰略上忽視韓國的氛圍。
然而日韓在東亞國際關係史曾經有段關係密切的時期,日本的佛教在飛鳥時代西元538年經由朝鮮半島的百濟傳來,列入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法隆寺中的百濟觀音,見證了當時大陸與海洋民族文化的交流,開啟日本美術史上的白鳳文化。
當時百濟(今日韓國全羅道)王族的命運與大和政權休戚與共,西元663年百濟在面對新羅(今日韓國慶尚道)與唐朝的聯軍,生死存亡之際,大和政權從今天的靜岡市清水區派出援軍相救,最後卻大敗收場。
百濟亡國後,王族亡命到日本被安置在今日大阪東住吉區的JR百濟貨物車站附近,根據京都大學教授上田正昭的研究,桓武天皇的母親便是百濟武寧王的子孫。西元668年高句麗亡國後,韓國從三國時代進入統一新羅時代,高句麗王族也來日本尋求庇護,最後落腳在今日埼玉縣日高市附近,去年9月日本明仁天皇拜訪日高市高麗神社,特別強調日韓文化交流的重要。
百濟「渡來人」帶來的水利技術,在西元794年桓武天皇遷都平安京時有相當大的貢獻,位於賀茂川的上賀茂神社所奉祀的秦氏就是百濟渡來人。根據京都大學小倉紀藏教授的說法,渡來人帶來的風水觀影響了大和王族在選擇平安京的地理位置,高野川與賀茂川蜿蜒迤邐在鴨川三角洲匯流成鴨川,其地形類似女性的生殖器,在風水上象徵子孫繁衍。
在尚未有國籍法制度的時代,渡來人落地生根成為「日本人」,京都則保存過往文明交流的痕跡,記錄了大和朝廷與百濟、渤海國的交流史詩。

日久他鄉已成故鄉

戰後韓國對於日本大眾文化輸入進行管制,一直到1998年進步派金大中政權上台,主張歷史和解,文化交流才大幅展開,並在2002年共同舉辦世界盃足球。日韓也自2002年到2010年展開兩次共同研究歷史教科書的計劃,但最後無疾而終,歷史認識問題始終是兩國關係的不穩定因素。
太平洋戰爭結束之初,約有240萬朝鮮人住在日本,1948年朝鮮半島成為南北韓分斷國家後,仍有60萬人選擇留在日本,因為回去已經一無所有,1952年《舊金山和約》生效,他們因此喪失日本國籍成為永遠的異鄉人。
我站在鶴橋閃爍的燈火下,卻感受到大時代的無奈。日久他鄉是故鄉,「在日」二世、三世現多已在日本落葉生根,在這個熙來攘往的市集裡,記憶著自己的一生。「我是誰?」或許會一直困擾著他們,但他們早已是這個共同體裡的一份子。

作者為京都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日本特派員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