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憶如專欄:明天美國聯準會會繼續升息嗎(劉憶如)

出版時間:2018/12/18

12月以來的美國股市,再度上演雲霄飛車:12月3日,道瓊在周末的川習會後上漲近300點,但之後的美股表現則相當瘋狂。12月4日道瓊下跌近800點、12月7日下跌近600點、12月14日則再續跌近500 點。

許多華爾街的報告皆直指「美中貿易戰」是造成股市震盪的頭號因素。針對這種說法,美國總統川普則指稱「擔心聯準會是否升息」,才是股市下跌的主要理由。明天(19日)聯準會的貨幣會議是否決定再度升息,因此更受到全球高度關注。
接著今年10月川普指責聯準會「瘋了」(The Fed is crazy)之後,川普雖然在前幾天首度承認「美中貿易戰」對股市造成不利影響,但他也說:「各位必須了解,我們正在打貿易戰,而且勝利即將在望,不過在此同時我也需要貨幣寬鬆」。川普因此繼續批評聯準會明天若升息,「將是一大錯誤」,以及「我認為那很蠢」。

川普要求央行配合

在川普的邏輯裡,要求聯準會以「寬鬆的貨幣」(低利率)去配合「貿易戰」,似乎稀鬆平常;一向以來被尊崇的「央行獨立性」原則,也被視為無物。但事實上,央行之所以被賦予「獨立性」的地位,是因為央行一般著眼於長期效應;有別於行政部門的短期著眼。尤其因為經濟的長短期效果往往並不一致,所以需要有個獨立的央行,作出獨立的決策,才能使經濟的長期成長及物價,維持穩定發展。
例如,今年年初上路的美國31年來最大的減稅措施,固然是川普的得意傑作;同時創造美國經濟短期(今年)的正面效益。但是,這個減稅政策其實是會造成長期傷害的。具體而言,即使在最樂觀的估計下(包括美國實質經濟成長若能維持4.5%),川普的減稅政策,也將使美國政府的負債餘額與GDP比率,高達100%;美國聯準會前任主席葉倫更因此曾公開表示極度憂心。
畢竟,當政府債務過高而影響正常運作時,最終的法寶也只能以加印鈔票,製造通膨的手法來解決債務問題。也就是說,短期的經濟繁榮往往是以長期物價上漲的代價所換得的。因此,當川普著急地要聯準會停止升息,以挽救被「美中貿易戰」所傷害到的股市時,真的是太看輕央行的功能與任務了。
話說回來,明天聯準會是否會升息?撇開川普不談,聯準會的專業考量有哪些? 聯準會通常重點依據有二,一是物價,另一是失業率所反映的經濟表現。因此,如果目前物價沒有太大改變(在石油及原物料價格均跌的情況下,仍維持2.2%的CPI);失業率也仍維持在49年來最低的3.7%水準;那麼看起來聯準會仍很可能維持市場預期,繼續升息一碼。
但是,如果聯準會決定按兵不動,在今年最後一次會議中決定不升息,則考量點應是在於最近長短期利率的倒掛。最近美國5年期公債利率出現低於2年期公債利率的現象,是30年以來僅有的第三次;10年期公債利率與2年期公債利率也已十分接近。利率倒掛的現象顯示的意義是市場對長期景氣的悲觀預期;也因此在最近引發高度關切。

升息與否專業考量

整體而言,聯準會明天升息的機率應該還是較高。但如果結果最後聯準會決定不升息,則表示聯準會對長期經濟發展也不看好;按理來講因此將是負面訊息。只是弔詭的是,長期總是被忽略的;所以如果聯準會決定不升息,那麼只著重短期的川普及股市,都將要慶祝一番吧!

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
台灣大學財務金融系兼任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