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友友或柯友友怎麼來的(趙哲聖)

出版時間:2018/12/31

高雄「韓流」成真,為選舉創造出政治人物的網紅現象。隨著iPhone今年推出仿生晶片,假新聞成為流行標籤,華為在5G強勢主導系統卻被美國與西方國家打槍,2018這一年,科技和網路創造的「新媒體」科技共生生活,充滿驚奇、創新與動盪。
首先,「政紅」因為柯文哲或韓國瑜這類非典型運用媒體的模式成功,為2018年的政治氛圍創造亮點。這樣的政紅藉著網路平台或社群程式,推出各種有趣內容,引用線上直播,觀看網民動輒上萬起跳,瞬間拉高網路聲量。

假新聞文化大爆發

虛擬的網路聲量,原本在新媒體的操作,很難一定轉為選票,但「注意力經濟」將網流從線上牽引到傳統實體媒體通路「跟風向」,韓國瑜成功複製電商經濟中網紅的個人特色,間接推動銷售與提升自我的政治理念。
從選舉角度看,政紅循著網紅相同模式,網紅靠打賞、訂閱點擊量、經營周邊商品;而政紅將周邊物品轉化為粉絲與義勇軍,造勢晚會人數、選票、就職典禮,甚至是攤商,都是一體的經濟規模。因此,柯P與韓市長,只要不斷在數位內容中產生新素材,讓網民轉傳、分享、討論,製造話題讓曝光度蔓延,效果優於傳統媒體模式。
但網路的情緒化與去抑效果,極容易產生淺薄、追隨,到集體霸凌的現象。政治人物過於網紅操作,成為美國媒體學者尼爾波茲曼所說「娛樂至死」顯現;新媒體豐富了大眾接近政治人物的「多面向」,但這是真正的責任政治?還是表演娛樂配合新媒體的強勢操作,讓數位原住民更加「韓友友或柯友友」,缺少反思和深沉的態度 ,盲從成為數位勞工只會點選影片和分享按讚。
其次,2018這一年,數位時代的假新聞文化終於爆發顯現,這種反射全民皆社群一份子,從消息、資訊到新聞的分享或接收,因沒有資訊素養或何謂新聞辨識能力而發生的總合。很無奈 ,「假新聞」詞彙在承接美國川普總統的口頭禪後,變成台灣這一年新聞自由與意識形態、政府民間、政黨角力,甚至是商業行為的攻擊現象。
造謠的假訊息因為辨識率低而轉傳,或刻意製造的假消息而亂擴散,到媒體因意識形態選擇有力資訊而再製的假新聞,或政府只要一被質疑就說這是假新聞,這些複雜總總,難以靠政府去定義「真假」的靜態單一系統,而是在新媒體轉變更迭下、動態調整數位文化所產生的複雜狀況,未來新的一年,假新聞仍舊會是社會現象。

另類展演拍片申冤

最後,2018這一年,更強勢的購物消費氣象,將你我推向網路購物的衝動或享樂。LINE社群程式伴隨,其中將訊息設為公告、對指定訊息回覆與訊息收回,成為今年你我工作和生活最常用的三項功能。YouTube讓柯P「一日市長」影片點選奪冠,「學姊」還成為全民口頭禪;「誰摔死了李新」類戲劇影片,拍片申冤成了2018另類模式。
智慧型手機的普及,難有再大幅更動的iPhone,今年銷售疲弱,卻也直接影響蘋果產業鏈中的台灣經濟,而美中科技角力,華為的狼性風格,勢必衝撞新一年科技產業。新媒體蜂擁而來的2019,讓我們拭目以待。

開南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