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晚餐:我是越南王少二橫

出版時間:2018/12/31

作者、攝影 陳敏郎

寒冬中難得的好天氣,冬陽灑落在寧靜的溫州街上,小貓向著榕樹走來,伸了個大懶腰,喵喵兩聲就地睡起回籠覺。日式住宅散落在小巷,散發出古典幽雅氣質,台大椰林大道規劃者中村三八夫、自由主義大師殷海光、台大中文系系主任臺靜農,都在巷弄間留下讓後人回味再三的文人典範。

和丁廣欽相約在街上的法式料理餐廳,在靠窗座位上,望向吧台,小巧的餐廳有居家廚房的溫馨。門被推開,高大的丁廣欽穿過陽光而來,初見面那一剎那,讓人著實有丁善理分身的直覺。
餐廳是丁廣欽選定的,他喜歡這裡的寧靜和舒適,剛坐定就碰到朋友。一位名叫Tiffany的女性友人來打招呼,原來她是世界展望會的義工,有回希望丁廣欽能參與相關活動,約定在餐廳碰面,之後丁廣欽和同學聚會也選這裡,那次他還帶了太太同行,今天是第3次來。一回生、二回熟,餐廳老闆已經幫我們點了幾道菜。
48歲的丁廣欽,長相斯文、體格挺拔,臉上的小鬍子,感覺留得「很刻意」。丁廣欽的父親丁善理在2004年9月因股東在越南及台灣兩地對他提告,並遭限制出境,台北地檢署指揮檢調搜索辦公室,因不堪不被股東信任,在律師樓自殺明志。那一晚起,當時才33歲的丁廣欽和弟弟丁廣鋐被迫一夕長大,扛下中央貿開公司的一切。也許是為了紀念父親,丁廣欽始終留著小鬍子。


「2004年那一晚,你永生難忘吧?」丁廣欽沒料到,第一個問題就觸動內心最深處。深呼吸一口氣,他緩緩說,這是上天給的功課,既然來了就把功課做好,正面思考所有人事物,父親對他們兄弟的信心,遠超過自己的信心,他全力為很多不認識的人而努力。說到這,他望向窗外藍天,「現在想起來,還是很不捨。」眼眶微濕,沉默不語。
丁家從丁善理到丁廣欽,父子不間斷的投資開發越南,因而被冠上「越南王」稱號,心情稍稍平復後的丁廣欽「更正」這個稱號,「我們是王字少二橫,越南丁,我是越南阿丁。」丁善理在丁廣欽心中是父親,也是偶像,他對丁善理的教導銘記在心:「父親一直告訴我們兄弟,投資不是在意我們能帶走什麼,而是在乎我們能留下什麼。」
說著說著,前菜上桌了,一道是手工香腸搭配歐姆蛋及紅藜蔓等其他蔬菜,另一道是普羅旺斯千層彩色雜菜煲,這道是電影《料理鼠王》的經典菜色,都屬於開胃菜,紅藜蔓及節瓜,吃起來香甜爽口。


不停在僱傭關係「台灣越南是親戚」

回憶往事,丁廣欽以嘆氣代替責備他人。1989年,國民黨透過中投與3家民股合資成立中央貿開赴越南投資,由國民黨持股75%、丁善理10%、前太古集團董事長錢鵬倫10%,陳清治5%。旗下有新順加工出口區、協孚電廠、富美興新都心造鎮計劃等投資項目,爾後因相關開發案虧損,國民黨投管會主委劉泰英決定自越南撤資。丁廣欽至今不能理解的是,1994年1月,劉泰英決定撤資時,一通電話都沒打來通知,而是先告訴記者,丁善理是看報紙才知大勢已去。
談到劉泰英,丁廣欽總以「你的好朋友」稱呼。他說,「你的好朋友」決定撤資,但他父親著眼於台越關係的穩定發展,和母親商量後決定咬著牙吃下股權。當年丁廣欽剛好也在中央貿開財務處,丁善理正計劃建造一座電廠改善電力供應,投資金額2.7億美元,富美興新市鎮開發案也需2.4億美元,5億多美元龐大資金,整整一年都沒著落,他就跟著財務處的「大人們」去跟銀行磕頭,求人家借錢給他們。


劉泰英決定撤資後,丁善理買下股權,照理說,應該和國民黨一刀兩斷了,萬萬沒想到「陰魂不散」。過去3年,富美興在越南的投資開花結果,每年都賺一個股本,2016年,丁廣欽以富美鑫KY申請回台第一上市,2017年資格審查時,證交所要求黨產會需出具非國民黨附隨組織證明,才能核准在台掛牌上市。24年前的一筆爛帳,至今又被拿來和掛牌作文章,讓丁廣欽遺憾的是,當年國民黨都已經賣斷股權了,富美鑫怎麼可能會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用這個理由來卡上市案,實在可笑至極。他說,既然已經撤案了,短期內富美鑫不考慮再回台上市了,「人要往前看,過去就讓它過去。」言談之中,口氣雖然和緩,仍可感受到和國民黨糾纏不清的無奈。
丁廣欽一年當中,大約有3個月待在越南,從1991年第一次踏上越南至今,看著越南日漸發展,他自認是半個越南人。針對從李登輝時代的南向政策到蔡英文的新南向,丁廣欽雖以「小市民無法評價」,回應比較兩者的差別和優劣,但仍認為台灣的政商環境對比性太強,新南向不需要和兩岸政策比,李登輝時代的南向也不必和小英的新南向比,科技化是零和一,但人和人之間、國家和國家之間要跳脫零和一,才會有跳躍思考的可能性,以及多采多姿的環境。
根據統計,台灣目前約有10萬名越南新娘,如以平均每人生育2胎計算,等於有20萬名新住民後代在台生根,約佔台灣總人口數的0.8%,丁廣欽認為,台越之間不應停留在僱用越南勞工的僱傭關係,「我們和越南是親戚關係才對。」為了加強彼此的聯結,教育投資成為丁廣欽在越南的投資重點。


辦理台越教學營「最成功國民外交」

平心而論,國人對新住民後代仍帶有異樣眼光,為扭轉不該有的種族歧視,丁廣欽於是先選定三峽一間小學的越南新住民孩子,由富美興在當地的丁善理紀念學校選出20名越南學生,來台後再和本地20名高中生組成小小老師團,自己設計課程,撰寫教材,教導小學生越南話和英文,讓在台灣出生的越南新住民認識媽媽的祖國。經由如此的正循環,不僅增強新住民孩子的自信心,同時潛移默化改變本地孩子對新住民同學的主觀認知,能以平常心看待同學。如此的教學模式,已經由三峽擴及其他學校。
我們的主餐有法國經典油封鴨腿、勃根地紅酒燉牛肉和摩洛哥風味烤春雞,純歐洲風味。丁廣欽今天雖是第3次來,不過已對法國料理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加上餐廳老闆的推薦,菜色豐富多變,我們談得盡興,享受美食更過癮。
回到教育話題,讓丁廣欽記憶深刻的是,台越教學營開業典禮時,他後面坐著一位越南小胖子男生,愁眉苦臉的,「一看就知道是被逼來的。」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後,小胖子在結業典禮上,不僅不再苦著一張臉,還有點捨不得台灣,離情依依。回到越南後,對著家人說「I Love Taiwan」,還要求爸媽跟著他再來台灣玩一趟。吃著烤春雞,丁廣欽開心的說,這不就是最成功的國民外交嗎?


而前面提到的丁善理紀念學校,是在丁善理去世後的第二年,也就是2006年成立的。成立之初只有35名學生,如今已成長至1200名,教學評鑑名列越南前三名,是間私人非營利學校,學費雖較公營學校稍貴,但僅為營利學校的8折,目的是培育越南國家發展所需的人才。
丁善理畢生精力和時間全放在投資和協助越南改善貧病,丁廣欽耳濡目染下也對越南不斷的伸出援手,他說了一個捐贈輪椅的小故事。二次大戰時,美軍在越南投放落葉劑,進行生化攻擊,造成越南人殘廢無法行動的比例甚高,為了不拖累家庭,他們封閉自己,獨居等死。日本克寧奶粉在台代理商的一位退休老董,默默捐贈輪椅到越南,讓不良於行的越南人能擁有行動自由,丁廣欽得知後也加入捐贈行列,至今已累積捐贈超過2萬台。受惠於輪椅帶來的自主行動力,雙腳殘廢的越南人走出封閉,在街頭賣彩券,自我創造謀生能力,迎向陽光。丁廣欽說,他會一直捐下去,因為需要的人太多了。
中央貿開的投資重心在越南,台灣投資項目除了稱霸全球,吃下2成揚聲器零件市場,擠進特斯拉供應鏈的錩新科技外,還包括富鑫證券。丁家老二丁廣鋐倒是對媒體事業展現高度興趣。2016年初,丁家透過表舅、現任TVBS董事長張孝威的牽線,斥資30多億元投資TVBS,成為持股35%的單一最大股東,並由丁廣鈜擔任副董事長。丁家在越南也投資財經台,播出的節目內容類似台灣的東森財經台或非凡,以股市分析等財經節目為主,丁廣欽表示,不會再增加媒體投資金額,純屬玩票。


擦亮越南王招牌「能耐是2個丁善理」

回首來時路。2004年,丁善理往生時,外界質疑丁廣欽兄弟恐難以扛下丁家香火,「丁廣欽加丁廣鋐的能耐只有半個丁善理。」幾年過去,丁家兄弟讓外界有了不同評價,「丁廣欽加丁廣鋐等於丁善理」;隨著富美鑫自2014年至2016年,每年都大賺一個股本,資產重估後增值近5倍的獲利能力來看,丁家兄弟已重新擦亮越南王招牌,「丁廣欽加丁廣鋐已經等於2個丁善理。」
訪談中,丁廣欽回憶丁善理,眼神是不捨;談到和國民黨的糾葛,臉上是無奈;說到教育,神情是愉悅而滿懷希望。
半個越南人的丁廣欽,這輩子已離不開越南,因為那裡有父親的笑和淚。「越南阿丁」不是在越南,就是在前往越南的路上。


丁廣欽

年齡:48歲
現職:錩新科技董事長
學歷: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BA
.美國哈佛大學經濟學系
經歷:
.摩根史坦利投資銀行副總經理艾森豪獎金得主

作者、攝影 陳敏郎


《蘋果》專欄「誰來晚餐」,在各式食堂約訪企業家,分享經營之道與人生故事。每周一見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