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把缺憾變完美 顏翠珍

出版時間:2018/12/31

作者、攝影╱侯世駿

周六傍晚,北市建成國中教室走廊的盡頭,傳來噠、噠、噠的導盲杖聲,視障者走在前面,後方還有人移動著輪椅,也有人拄著枴杖前行,大家魚貫進入舞蹈教室。這堂課沒有催促上課的鐘聲,學員們卻都提早到達,其中有人坐了好幾個小時的車,遠自花蓮、台南而來。學員脫下義肢、放下枴杖、換上舞蹈服,雖然身體有缺陷,並不完美,但大家隨著歌手楊培安的歌曲《完美世界》節奏跳舞,臉龐充滿熱情和自信。

帶領他們發揮生命韌性的是「鳥與水舞集」團長顏翠珍,文化大學舞蹈系教授,專業的教學者。她不僅釋放團員的軀體,甚至心靈,讓他們飛翔在舞蹈無限寬廣的世界。
顏翠珍患有地中海型貧血,自小體弱多病,16歲時就讀台南家專舞蹈科才正式學舞,透過舞蹈,身體才漸漸獲得改善。她於1980年從文化大學舞蹈科畢業後就留在學校任教,主教現代舞。她的另一個身份是義務指導「鳥與水舞集」身障舞者跳舞。
「鳥與水舞集」於2003年成立,是台灣唯一由視障、肢障、小兒麻痺、侏儒症等不同障別結合的舞團,顏翠珍說:「不同障別病友在一起,大家互相協助、包容與多元學習。這團隊在『日本北九州洋舞大賽』拿過六次冠軍,在國內也拿過無數個舞蹈冠軍。」

「鳥與水舞集」是台灣唯一由視障、肢障、小兒麻痺、侏儒症等不同障別結合成的舞團。
「鳥與水舞集」是台灣唯一由視障、肢障、小兒麻痺、侏儒症等不同障別結合成的舞團。

顏翠珍這些年來全心全意協助身障者進入舞蹈的世界,是將心比心,她很清楚身障家庭的辛苦。

顏翠珍的大哥,在她國中時發生車禍,面臨腳截肢的命運,當時沒有健保,治療費用高達百萬元,顏媽媽不忍愛子截肢,賣掉一甲的漁塭來籌措醫藥費。
顏翠珍的哥哥原本要鋸掉的腳最後雖保住,但造成長短腳,哥哥自此身心嚴重受創,心裡有陰影,不願與人互動。顏媽媽白天上班,晚上還得陪哥哥到醫院復健治療,長期照料哥哥生活起居,疲於奔命。媽媽的辛苦,顏翠珍都看在眼裡,她哽咽地說:「我媽媽是台灣最堅強的媽媽,我很心疼她為家庭的付出。」
2007年,截肢協會想要訓練學員跳舞,找上顏翠珍幫忙,她義不容辭接下這艱鉅的任務。
顏翠珍說,這些身障者的共同點就是「自卑」,害怕與陌生人眼睛對視會遭來異樣眼光。但舞蹈是要在台上赤裸裸展現肢體,如果最脆弱的地方都敢呈現給觀眾看,那他們未來就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事,會更勇敢。如此一來,一定可以改變他們的心,從陰暗的自卑角落走向光明。

盲杖也成為身障舞者的演出道具。
盲杖也成為身障舞者的演出道具。

她說,剛開始只有三、四位學員報名,從沒「真正」接觸過身障朋友的她,第一眼看到肢障者脫下義肢、露出受傷的部位時,她也有些猶豫,有點怕碰觸對方截肢的部位、有點怕自己畏懼的眼神傷害到了他們,內心十分糾結。
經過相處,聽著學員們訴說受傷的故事,了解他們各自因天生、癌症、車禍等不同的遭遇,顏翠珍才慢慢消除心裡的障礙,教導他們。由於學員從未接觸過舞蹈,顏翠珍說:「最早教學時,都會寫筆記一步步教導學員,將每一段音樂所搭配的舞蹈動作畫出來,供他們參考學習。」
為了要體會身障者肢體的施力點與能耐度,顏翠珍教學時,將自己的手、腳綁起來,感受身障者的不方便,她說:「當時的我,跟著學員們一隻手、一隻腳跳舞,為的是更清楚知道身障者身體的運用方法,滾、翻的動作可做幾次,或是不斷跳來跳去的獨腳舞者何時會腳痠,種種因素都得多加考量,且要安全第一,避免學員受傷。」
跳舞後,學員們明顯變得快樂、有自信,生活上更獨立。成效顯著,這證明了舞蹈可以改變人心,奠定顏翠珍對舞蹈教學有更大的責任心。

在舞台上,肢障者主動牽引著視障者走位、引導雙人舞表演。
在舞台上,肢障者主動牽引著視障者走位、引導雙人舞表演。

2001年,有視障者想體驗跳舞的樂趣,也找上了顏翠珍,這對她的教學,又是一種新的考驗。

由於視障看不見,顏翠珍將舞蹈動作拆解得非常細緻,她抓著視障者的手,每一節拍、每一動作,一步步指導,或是請視障者摸著她的腳,感受如何踏步與在舞台上走位。顏翠珍說:「教學過程很辛苦,需要極大的耐心,對我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兩年後,她在學員們的勸說下成立「鳥與水舞集」,成員最多時有16位,是國內第一個包含視障、肢障、侏儒症的舞團,從編舞、募款到行政工作,都是顏翠珍一肩扛起。她說:「取名水與鳥,是期許舞者的心像鳥一樣自在翱翔,像水一樣流向大海,不因身體殘缺而停止追夢。」
身障舞者的訓練通常比一般舞者須多花兩到三倍的時間,且由於每個障別的學員,跳舞時的身體運用方法不一樣,要將不同障別間的舞步搭配在一起,在教學上又是挑戰,教學得有愛心與耐心,不能求快。

表演前練習到深夜,顏翠珍(左)邀學員們到家裡休息住宿,關係就像家人。黃競鋒攝
表演前練習到深夜,顏翠珍(左)邀學員們到家裡休息住宿,關係就像家人。黃競鋒攝

顏翠珍說:「在舞蹈設計上,我會針對每個人的不方便轉換成方便,借力使力,肢障者就像是視障者的眼睛,主動牽引視障者走位、舞台上的安全照護,或是引導雙人舞表演。視障者就像是肢障者身體的延伸,可扛舉肢障者做力與美的展現,這是在一般舞蹈中從未見過的組合,身殘形缺,不完美但不失去美麗,形意還是完整。」而不同的組合搭配,讓原本自怨自艾的肢障者會珍惜自己有好眼睛,相對的,視障者因有健全的手腳而感到欣慰。
身障創意編舞對顏翠珍而言是有趣的新鮮事,她喜歡想新點子融入舞蹈中。
一齣舞,她會先想像一個故事情節訴說給舞者聽,讓舞者體會想傳達的意境,再將身障者的輔具融入舞蹈中,展現創意。像小兒麻痺舞者對輪椅的操控能力非常好,舞蹈中輪椅不僅可「輪」出一般舞者所沒有的速度感,更可躺、翻、滾、旋轉,畫面上很豐富。肢障者的拐杖、視障者的導盲杖,運用在舞蹈中,會很生動、有力量,製造出一般舞蹈中所沒有的效果。

患有侏儒症的李秀芬身高僅115公分,跳舞讓她找回自信。李柏毅攝
患有侏儒症的李秀芬身高僅115公分,跳舞讓她找回自信。李柏毅攝

團員對於舞蹈的熱愛和毅力超乎想像。

顏翠珍說,來自花蓮的婉琪,「除非颱風天,火車沒有開」,不然必到,還有來自台南六甲的秀芬,車程也很遠。若是要公演或是要比賽,有時候團員回到家可能都凌晨一兩點了,她就會邀團員到她家來住,「所以這個團,就像家人一樣了」。還有視障的團員要按摩,卻在最能賺錢、最忙的六日來練舞,「真的也難為他們了」。
「鳥與水舞集」綽號「小巨人」的李秀芬,患有侏儒症,身高115公分,從小被人指指點點,內心自卑。顏翠珍回想第一次碰面時,李秀芬總是苦瓜臉,低著頭,雙眼不敢直視他人,言語中不小心刺碰到脆弱的她,她就會躲到沒人牆角邊偷哭。
經過10幾年的跳舞,李秀芬感覺自己越來越年輕,不僅變得開朗樂觀、笑容滿面,假日還會到安養院照護老人,主動關心需要幫助的人。李秀芬說:「以前家族聚會她都不敢參加,跳舞後,自信心增加,敢與他人互動。謝謝顏翠珍像是第二個媽媽一樣,照顧著我。」
經過15年的教學,顏翠珍帶領著團員們巡迴台灣各學校、醫院、監獄,公演超過300場,還到日本參加「北九州洋舞大賽」,國內外獲獎無數。

一路上看著團員們比賽得冠、心靈成長、身體健康、笑容變多、家人寬心,顏翠珍替他們感到驕傲。她感性地說:「這些年來雖然辛苦,每件舞蹈服的破洞縫補、道具製作都是親力親為,四處募款找贊助。感謝一路幫忙的貴人,讓眼盲、肢殘的團員,有機會出國比賽,接觸外面的世界。」她也告訴自己「事情要做最辛苦的」,從未想過要放棄教學。
顏翠珍更欣慰的是,舞者們在生命的不完美中展現完美,跳出對生命的韌性,「這些身障朋友,若是每個人都不放棄自己,其實每一個家庭都有救,不再處於哀怨的低氣壓中。」她語重心長地說。
「我覺得跳舞是一種現實環境中沒有辦法達到的境界,一隻腳的人沒有辦法走路,但是你如果會飛,幹嘛還在乎會不會走路?」

顏翠珍61歲

現職:文化大學舞蹈系教授、「水與鳥舞集」身障舞團團長
學歷:文化大學體育系舞蹈組
經歷:
.2000年編排《弦月舞集》參加澳洲殘障奧運聖火傳遞開幕表演
.2003年成立「水與鳥舞集」身障舞團
.2014年獲文大優良績優導師
.2016年獲中國文藝獎章「舞蹈教育獎」

「水與鳥舞集」身障舞團

成立:2003年
成員:由肢障、視障、小兒麻痺、侏儒症等病友組成,現有12名團員
重要演出與得獎紀錄:
.2005年日本北九州國際洋舞大賽挑戰者特別獎
.2013年日本北九州國際洋舞大賽冠軍
.2015年桃園杯綜合舞蹈大賽創意舞蹈團體組冠軍
.2015年第七屆富邦身心障礙才藝獎肢體表演組梅花獎
.2016年第三屆萬海慈善身障者才藝大賽肢體表演組滿春獎
.2017年日本北九州國際洋舞大賽身障組冠軍
.2017年赴美國舊金山胡佛劇院演出

作者、攝影╱侯世駿

《蘋果日報》攝影記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