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日本課徵消費稅的政治經濟學(沈家銘)

出版時間:2019/01/01

新的一年日本政府年度預算出爐,其中針對今年10月消費稅由8%調升為10%的因應對策高達2兆日圓,引發各界關注。日本政府期望透過消費稅調漲,來填補社會福利支出的龐大缺口,同時透過無現金消費的點數還元、發放低收入戶的消費券等政策減緩可能造成的衝擊。
進入超高齡化社會的日本,2019年政府預算的社會福利支出創下34兆日圓的新高,約佔總預算歲出的34%,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先進國家成員中舉債最多的國家,政府債務高達GDP的2.4倍之多。2012年民主黨野田佳彥內閣與自民黨、公明黨(創價學會支持的政黨,深受都市貧困階層支持,1999年開始與自民黨合作建立聯合政府)達成消費稅調整的共識,並通過社會保障稅一體改革法案,透過稅改減少舉債。
2014年自民黨第二次安倍晉三內閣任內,消費稅由5%調為8%,並預計由8%調升為10%,但在2015年10月與2016年6月兩次延後消費稅調漲。消費稅延後調漲是自民黨政治家、財務省官僚與利益團體在選票與經濟利益下,尋求平衡點的政治經濟學。

大餅有限寅吃卯糧

負責日本政府歲入與歲出的財務省主稅局與主計局的官僚一直將財政均衡原則視為組織哲學,但政治家則希望擴大公共支出與社福支票來獲得選民支持。被稱為「今太閣」的田中角榮成為首相後,開啟日本列島改造計畫,並將1973年訂為「福祉元年」,打出70歲以上老人醫療免費與優渥的年金制度。同年秋天第一次石油危機的發生,宣告日本高度經濟成長期的結束,在大餅(pie)有限下,日本政府只能寅吃卯糧,每年通過特例公債法,發行赤字國債。
1988年曾經擔任大藏省(財務省前身)大臣的日本前首相竹下登首次導入3%消費稅,然而其實早在大平正芳與中曾根康弘內閣,便曾經計畫導入間接稅(消費稅),改善過去偏重直接稅(所得稅與法人稅)的日本稅制。
1986年日本參眾議院同時選舉,課徵大型間接稅(消費稅)成為選戰攻防焦點,中曾根康弘在街頭屢次向選民保證不會導入大型間接稅,自民黨贏得參眾大選。然而在選後,同屬於中曾根派的自民黨稅務調查會長山中貞則提出附加價值稅的構想,並獲得黨內最大派閥竹下派與官僚OB為主的派閥宏池會的支持,引起民意反彈,隔年地方選舉,自民黨慘敗收場,消費稅構想因此束之高閣,印證日本諺語「三度目の正直」所言,一直到第三次才成功實施。
1997年橋本龍太郎任內消費稅由3%調升為5%,消費者在價格預期心理下,早已先行搶購汽車等大型消費品,造成當年內需大幅衰退,加上7月亞洲金融風暴的發生,接連打擊甫從泡沫經濟破滅的泥淖爬起,逐步復甦的日本經濟,並導致隔年參議院選舉自民黨的大敗。
過去日本租稅政策的協商,除了4月在政府內部召開的稅制調查會外,12月在自民黨各部會召開的稅制調查會更加重要,形成「黨高政低」的情形。利益團體透過遊說族議員,取得有利於自身產業的減免稅制,而自民黨族議員則與大藏省官僚形成合作關係。主管預算的大藏省被稱為最強的官廳,日本前首相池田勇人、大平正芳、福田赳夫、宮澤喜一都出身大藏省官僚。
2009年民主黨政黨輪替後,曾成立國家戰略室,嘗試政治主導國家財政預算,最後失敗告終。2012年自民黨安倍晉三上任後,則讓首相官邸主導稅制改革,排除財務省的影響力。

擴大稅基填補支出

消費稅的調漲與日本超高齡化社會息息相關。日本在2017年成立「人生100年時代構想推進室」,延長退休年齡,並將在今年4月大幅放寬外國技術與非技術勞動力的引進。跨省廳的制度改革,透過擴大稅基來填補社福支出。同樣面臨少子高齡化的台灣,出生率還低於日本,朝野更應該攜手合作,未雨綢繆,國家才能走向永續發展的康莊大道。

作者為京都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日本特派員

《蘋果》「國際蘋道」專欄,邀請旅居歐美、日本、南亞、中東與非洲等地區的19位特派員,書寫其所觀所思,讓讀者透過他們的雙眼,看盡國際大小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