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專欄:真正的「九二共識」不是這樣(楊照)

出版時間:2019/01/09

「九二共識」是一項歷史事件中所形成的歷史文件,明白標示了代表1992年的「九二」,那麼不談「九二共識」便罷,如果要談,當然只能回到歷史上來談來了解。

回到當年的歷史情境,背景是1949年之後的海峽兩岸長期分裂隔絕,兩岸政權彼此不承認對方,以至於在新的局勢下兩岸開始互動交流,兩邊的官方因為講了那麼多硬話狠話,表達過那麼多次絕對不容妥協的態度立場,沒有下台階可以正式坐下來進行政府對政府的協商談判。因而,當年由海基會與海協會用表面的「民間身分」在第三地新加坡的會談,最重要的成就,是形成了「沒有共識的共識」。意謂著,「九二共識」真正的共識,是雙方都願意解決沒有共識而沒辦法談的問題,表現誠意來尋找未來能夠協商談判的方式。
換句話說,「九二共識」的歷史意義與歷史價值,就是建立了一個基礎,讓長期敵對的兩個政府,可以在誰都沒有退讓明白終止敵對狀況下,不失面子的能夠實質上和對方協商處理各式各樣不可能由民間來解決的根本問題。

關鍵在態度非內容

從還原歷史的這個角度看,兩項事實不容否認浮現出來。第一,不管用什麼名稱,1992年的新加坡會談,當然存在「共識」,當然達成了雙方同意的共識。不過1992年形成的共識,關鍵在於態度,不在內容,更不在文字。共識的態度是,從1949年以來的兩個政權彼此不往來情況結束了,儘管還沒有明確的形式,兩個政權都同意尋找這未來的協商形式,朝向建立一個和平正常的關係前進。
共識的內容、文字,只是為了讓這個態度有基礎,所以落到最底線上,說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國民黨和共產黨的政府都沒有否認「一個中國」,也都在為了促進當前協商需要的考慮下,不過問不追究對方的「一個中國」到底指的是什麼樣的內容。也就是表白:主權問題不是現在要談,也不是現在可以談的,以後再說。
第二項事實,那就是1992年雙方同意的,只有最低限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不會有「一國兩制」。之所以要「各自表述」,擱置主權問題與政府統治統屬問題,正就是雙方對「一個中國」的體制有著完全不同的主張,把體制問題擺上檯面,那就什麼都不必談、不能談了。
這不是「各打五十大板」,而是忠於1992年的歷史事件與歷史文件就只能這樣評斷──民進黨長期堅決否認「九二共識」的存在明顯違背了事實;習近平將「九二共識」解釋為「一國兩制」也同樣明顯違背了事實。
民進黨不願接受「一個中國」的立場,可以理解,然而一直堅持否認「九二共識」卻不是對台灣有利的聰明之舉。一來是這樣就在面對中共時不斷退縮,不願也無能和中共談判,為台灣人民爭取在大陸及世界各地的尊嚴與保障;二來則是認定「九二共識」的主要內容就是「一個中國」,所以才需要如此抵死否認。

可政府對政府溝通

其實回到歷史上,「九二共識」一方面沒有那麼了不起訂定了「一個中國」或「一國兩制」的主權內容,另一方面卻又有比蔡政府願意承認的更重要作用,那是表現和對方可以政府對政府理性溝通的立場。可以溝通可以談,總比現在都靠單方面文告喊話要好得多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