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檢察官指揮命令回到偵查本質吧(許福生)

出版時間:2019/01/17

近日由於內政部徐國勇部長表態支持廢止《調度司法警察條例》,再次引領該條例是否廢止之爭議。主張應廢除者認為本條例自民國34年制定迄今,不合時宜且悖離現實,職權轉嫁造成警察機關長期人力負擔、侵害機關權責,應予以廢止以回歸常態法制。

偵查執行範圍廣泛

主張應保留者認為司法警察成為偵查主體前的基本規劃準備好了嗎?如果警察主偵將來警察行為的合法性由誰來監督?縱使廢止本條例警察能否完全排除檢察官之指揮?癱瘓警察的難道不是英雄主義的績效制度?倡議廢除本條例其實只是個假議題背後所隱含的是覬覦警察權的政治目的呢?
事實上,警方在爭取廢止本條例,目前並無改變現行警檢關係,仍主張回歸刑事訴訟程序之基本法辦理,司法警察(官)仍應受檢察官之指揮命令偵查犯罪,倘若非屬偵查犯罪事項則回歸法警執行,如有必要情況,可依《行政程序法》第19條行政協助辦理。警方目前爭論的重點是本條例第1條所規定:「檢察官因辦理偵查執行事件,有指揮司法警察官、命令司法警察之權,推事於辦理刑事案件時亦同。」其中第一句檢察官因辦理「偵查執行事件」適用範圍是如此廣泛,會不會是一張「業務協助條例的空白支票」,遇事就丟給警察?
本條例於民國34年制定後,民國36年隨著國共戰爭,配合修正本條例第1條,將檢察官因「偵查犯罪」,有指揮司法警察官,命令司法警察之權修正擴大為「辦理偵查執行事件」。至於本條例母法是《法院組織法》第76條,規定「檢察官得調度司法警察,法官於辦理刑事案件時亦同。《調度司法警察條例》另定之。」又本法提到檢察官職權,包含「實施偵查、提起公訴、實行公訴、協助自訴、指揮裁判至執行與其他法令所定職務」。
故從此規定觀之「辦理偵查執行事件」,貫穿整個檢察官職權從偵查到執行,範圍很大,非屬偵查核心事項,若無其他法令依據,檢察官就常援引這一條來指揮命令警察去做,導致在非屬《刑事訴訟法》及其他法律明文規定事項,如防逃事項、協助值庭看守、戒護等龐雜的事項,便援引本條例為執行依據。

指揮限於偵查犯罪

諸如民國98年白鴻森入監前監控工作案、99年王令麟同行監督案,因欠缺法源依據,即援引本條例為執行依據,所耗費警力甚鉅,已分別遭監察院糾正及調查,明確指出「未本諸職權取得法律授權」、「增加警力重大負荷」、「排擠治安能量」等缺失在案。
本條例確實有必要廢止,部門應回歸本業,警察不應身兼多職,偵查作為不能無限擴充,警察法定職權協助檢察官偵查案件,但應限於偵查本質,主要應是蒐集證據、發現犯嫌、依法進行各種調查活動等,回歸到《刑事訴訟法》及相關法律之規定即可。
同樣地,檢察官指揮命令警察,回歸到協助偵查工作的核心,應只限於偵查犯罪得指揮命令司法警察,現行《法院組織法》第76條有必要修正為「法官及檢察官與司法警察之關係,依《刑事訴訟法》及相關法令之規定。法院及檢察機關與司法警察機關執行職務聯繫辦法,由司法院會同行政院定之。」如此也符合2018年1月10日監察院新聞稿所言,要法務部考量權力對等、相互尊重、保障人權。
倘若法務部堅持本條例不廢,起碼本條例第1條要修正,回歸偵查核心本質,僅限於「偵查犯罪」得調度司法警察,才能符合權力分立。

中央警察大學法律系系主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