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真人就是我 盧怡君

10776
出版時間:2019/01/17

作者╱許稚佳

「我是Siri,很高興為您服務。」蘋果2011年在iPhone上搭載了語音助理Siri,用過iPhone的人幾乎都和她說過話,妙語如珠逗樂不少果粉。這些年來幾乎沒人知道Siri真面目,甚至有人以為「她」是電腦合成的。我們找到Siri台灣版的代言人,她在合約期滿後現身,是24年資歷的配音員盧怡君。她當年花了整個月時間錄了十多萬字句,事後才知道原來被拿來組成Siri,是她配音生涯最奇妙的經驗。

盧怡君是台灣版第一代Siri的幕後配音員。方萬民攝
盧怡君是台灣版第一代Siri的幕後配音員。方萬民攝

盧怡君接受訪問這天,我們到台北街頭找了幾位用iPhone的民眾和盧怡君聊聊,他們聽著Siri熟悉的音頻從真人嘴裡吐露出來,都忍不住驚訝大叫:「真的假的!」甚至和盧怡君熱情揮手:「Siri,很高興認識妳!」
即便你不是用iPhone,盧怡君其實也默默陪伴在你生活周遭多年,但你從未發現。像台北捷運票卡加值機的語音提示「請插入紙鈔」是她,微風百貨的歡迎和晚安廣播也是她,就連電視廣告時常聽到高音頻的「福袋大驚喜,滿額贈好禮」還是她。
48歲的盧怡君是有24年資歷的商業配音員和配音老師,除了接電視、廣播、網路廣告配音工作外,還在華視、中廣有配音課程教學以及自己開班授課。
盧怡君說,她從小就對「聲音」有極大興趣,「小時候看電視超喜歡模仿廣告詞,跟媽媽到菜市場也會學菜販叫賣,就是很愛『玩聲音』,上學後參與各種朗讀比賽、辯論社或主持人工作,就是跟說話脫不了關係。」
但她在選大學科系時,卻一度敗給現實考量,「當時高中老師都覺得我會選戲劇系,我卻選擇了對未來比較有發展的財務金融系,就怕興趣不能當飯吃。」而畢業後盧怡君從事了4年行政秘書工作,直到1993年,政府陸續開放廣播電台,廣告配音需求大增,因緣際會下才被介紹到風華錄音室接觸配音工作,正式開啟長達24年的商業配音生涯。
盧怡君說,當時決定轉戰配音員時,觀念傳統的父母持反對意見,認為配音員收入不太固定,還是希望她能做朝九晚五的正常工作,「但我當時就是勢在必行,媽媽雖然很擔心,但也攔不了我。」
至於Siri這份神奇配音工作,盧怡君回憶,當時是透過錄音室介紹而開始試音,每次試錄完就把音檔回傳國外,來來回回3次才確認接到這個任務。
「我從頭到尾都不知道是在錄Siri!」盧怡君說,當時只知道是國外傳來的需求,並簽下長達5年合約,所有工作內容和配音用途都保密到家。
因對方規定1個月內要全錄完,她那個月周一到周五每天花2至3小時待在錄音室,「時間和語句數量都是規定好的,因此不能NG太多,會影響到工作時間。」每次一到錄音室才會拿到一大疊稿子,直接開始錄製,相當考驗讀稿能力,密集錄音1個月,粗估就錄了十幾萬字。

蘋果手機用戶常會測試Siri的能耐,要求唱歌或講笑話,有時會得到無厘頭的回答。示意畫面
蘋果手機用戶常會測試Siri的能耐,要求唱歌或講笑話,有時會得到無厘頭的回答。示意畫面

她說,拿到的稿子上幾乎每句話都是上文不對下題,「上句在講天氣,下句又變歷史、娛樂!」

錄音過程讓盧怡君常一頭霧水,不知道在幹什麼,感覺很奇怪。而且這份工作最困難的就是對方要求語調、語速每次都必須一樣,「到錄音室首件事就是要先聽當初國外審核過的錄音檔,確認當天音質等狀況是一致的。」
密集錄音的這1個多月,一定要確保自己每天聲帶狀況都要很完美,不要生病、不能沙啞、睡眠充足,錄製完後就一一傳回國外審核。至於錄製Siri有沒有重要秘訣?盧表示,主要就是講話不能有太多情感、喜怒哀樂都要一致,「即便說『我很興奮』語調、音色也要一致、淡定。」
長達1個月的錄音期結束後,盧怡君繼續她的配音工作,也沒去探究錄的這一大批詞句聲音流落到了世界的哪個角落。直到蘋果2011年10月發表iPhone 4S搭載人工智慧語音助理Siri,隔年Siri推出中文版,盧怡君的聲音開始出現在台灣果粉手機中。
「突然就有朋友陸續來問我是不是Siri代言人,因為我不是用iPhone,朋友放給我聽才知道,真的是我的聲音,原來我自己錄了那麼一大套東西是Siri!」
接著,網路上開始出現有人叫Siri繞口令、講笑話、唱Rap的影片,讓Siri越來越紅。那段時間,盧怡君最常被朋友們問到的就是「妳會繞口令嗎?」、「可以唱PPAP嗎?」、「Siri講笑話給我聽好嗎?」甚至朋友看到她就說「Hi Siri」,請她用Siri口音回答。
盧怡君坦言對此很訝異,「其實我從來沒有錄過任何繞口令,也沒講過笑話和台語!」她推測,這些讓用戶笑到不行的Siri搞笑回應,應該都是蘋果官方將她錄的所有語詞一一切割、重新拼湊而來,「我當下聽到也覺得很好玩,因為完全沒錄過這些話!」
倒是盧怡君的媽媽使用iPhone,卻完全沒聽出手機中的Siri就是女兒,後來知道後還很驚訝的說:「什麼,是妳的聲音嗎?很不像!」
盧怡君說,Siri小姐這個分身個性相當無厘頭、回答又很跳tone,「朋友叫我用Siri方式回答,我都要想很久,因為Siri的答案都不是常人能想得到。」
盧怡君錄製的Siri從2012年開始陪伴果粉,直到去年蘋果iOS 12升級推出新版Siri小姐才換人錄,盧怡君的Siri任務告一段落,才能對外揭露此身分。她不透露成為Siri小姐辛苦錄1個月有多少酬勞。

盧怡君(左)在寒暑假營隊教導學童開心學配音。盧怡君提供
盧怡君(左)在寒暑假營隊教導學童開心學配音。盧怡君提供

不過她笑說,這真的是難得經驗,好像自己無意中成為大家的朋友一般,「有種雲端情人的感覺。」

這是盧怡君配音生涯的難得體驗,因為她是商業配音員,工作主要是負責廣告配音,也就是許多促銷台詞背後的藏鏡人。比起戲劇、卡通配音員,商業配音員比較不會受到注意,因為沒有固定且特殊角色較有機會被人看到。
配音員都是採自由接案,盧怡君回想剛入行前幾年,也遇過2、3天1個配音工作都沒有的窘境,「以為是電話壞了,後來才發現是真的沒人找我配音,當時得失心很重,心裡會比較放不開。」
後來盧怡君的工作狀況漸入佳境,盧怡君說,只要廣告配音能獲得客戶青睞,細心維護人際關係,以1990年代廣播節目興盛情形來說,曾聽說過業界人氣配音員單月就有40多萬元收入,只要認真跑班,商業配音員平均1個月也能有6位數(逾10萬元)進帳。
但商業配音員首要的就是以客戶為尊,盧怡君就曾在颱風天被要求出門配音,「工作看似很自由,但就是萬事配合客戶,除非你不想賺這筆錢。」配音工作更不是像上班族一樣穩定,也不是天天過年。
有的客戶更是會出難題給配音員,像是要求配音要有「端莊的活潑感」、「輕鬆的專業感」等特殊又奇怪指令,盧怡君也只能現場揣摩,想辦法在最短時間達到客戶需求,「克服現場壓力是配音員需要具備的條件。」
除此之外,盧怡君也接過讓人哭笑不得的A片廣告配音,「一開始只知是男性西服的廣告,到場才發現配音稿都是不斷呻吟、喊快點快點的A片情節,客戶都在又不能不錄,只能硬著頭皮上,當年我才20多歲,真的很害羞。」
隨著時代演變,盧怡君也明顯感受到配音圈內的動盪氣氛,「素人風興起,配音門檻降低,也讓不少受過專業訓練的配音員感到挫折。」收入也因此有顯著改變,以前要上千元的配音案子,現在臉書論壇上只開價200至300元,許多配音員接案量和收入較鼎盛時期少了超過一半。
盧怡君在2016年開始轉戰、多接觸教學工作,擔任華視、中廣配音班教師、孩童寒暑期營隊配音教學,課堂中主要會教導學生配音的基本功,希望能讓學生知道專業度還是最重要的。
她坦言:「20多年前老師跟我說,配音發不了財,也餓不死;現在我會跟學生說,配音不會是唯一工作,鼓勵他們要有自己的專業領域,再將配音的興趣多方予以發揮,不要一心只想成為配音員。」
盧怡君也透過教學感受到聲音帶給人的力量,她曾遇過心情低落的學生主動要求她能錄下一段鼓勵的話語,學生在聽完後竟然痛哭流涕,直說很感謝盧帶來的鼓勵和支持。「這也讓我了解到,比起配音教學,能顧及到學生心靈健康讓我更有成就感。」
盧怡君的另個成就感來自10歲的女兒,女兒從小受媽媽薰陶,體驗過配音和配唱,甚至參加學校的廣播組,「孩子現在也談不上喜不喜歡配音,主要也是希望她對自己的聲音有自信。」而配音工作也運用在家庭生活中,每晚孩子都會要聽床邊故事,成了盧怡君的甜蜜配音時刻,「現在都限定一晚只能講幾本,不然女兒會一直吵著還要聽。」
回顧這24年來的配音生涯,盧怡君時刻保持著熱情,她說:「我從沒有對配音感到厭煩過,今天我配歐巴桑、明天變成少婦,每一天都有不同稿子、角色,對我來說真的很精采、很享受!」

街頭民眾聽到Siri的聲音從真人口中發出,大感驚喜。方萬民攝
街頭民眾聽到Siri的聲音從真人口中發出,大感驚喜。方萬民攝

盧怡君 48歲

●臉書:http://fb.com/HeySiriTw/
●家庭:已婚,育有1女
●現職:商業配音員、配音課程教學、兒童冬令營教學
●學歷:
˙北市達人女中
˙銘傳大學銀行保險系(現為財務金融系)
●經歷:
˙曾擔任行政秘書工作4年
˙後轉戰商業配音員,曾擔任台灣版Siri配音、北捷票卡加值機語音錄製、愛買年中慶促銷廣告配音、微風百貨廣播詞錄製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