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專欄:郵價無限期凍漲?(楊照)

1810
出版時間:2019/01/23

郵政費用無限期凍漲,未來大家去郵局寄信寄包裹可以放心不必憂慮會增加支出……請問,多少人對這樣的政策會有感呢?
一來,台灣有郵費太高的問題嗎?不只是已經幾乎沒有人在寄信了,而且過去幾年內連紙本雜誌的寄送都大幅減少,至於新興的網路購物送貨市場,也早就被連鎖超商佔據了,不管是送貨還是領貨,郵局都不可能跟超商比便利性與競爭力。

需要郵政轉型機制

二來,台灣的郵政面臨和郵費凍漲完全相反的問題,更需要政府從政策面解決。那是郵政的收入不足,到了影響機構存廢的程度。今天的郵局主要是靠儲金、保險等金融業務,再加上房地產權優勢,才能繼續運作。光靠郵政收入,如果還要將本求利支付房租成本的話,郵局早就破產關門了。
直說吧,有待於交通部長關心、處理的,顯然不是郵價漲不漲。需求不斷下降的郵政系統,哪有什麼漲價的空間呢?不漲價顧客都已經紛紛流失改用別的服務了,不需要部長指示,郵價本來就不能漲。會有漲價的壓力,那是來自原有的郵政系統太龐大了,市場萎縮之後無法及時因應瘦身,因而成本節節上升。真正需要的,是一套長遠的郵政轉型或退場機制,經歷好幾個政府,好幾個交通部長,卻都沒有人願意承擔去做這樣的長期計劃。
新的內閣要走自己新的接近人民需求、「接地氣」的路線,不再像前面的內閣專注於意識形態相關的議題,這是好事,值得鼓勵。然而,接近人民需求說來容易,做來可沒那麼簡單。不只要了解人民真的需要什麼,更關鍵、更難的,是今天的政府在現實中還有多少權力及資源可以去滿足人民的需要,尤其是在短時間內(明年總統和立法院改選之前)創造出人民能有感受的結果。

不解決結構性問題

交通部長提出的郵費凍漲做法,是個很好的例證。搬出了討好民眾的政策,但討好了誰呢?客觀上,郵局早就快速沒落,郵政與大部分人民的生活不再有那麼密切的關係,信件物品遞送的管道,已經轉移到別的地方去了,可是政府能管的,只有這沒落中的郵局,怎麼可能創造出真能討好人民的效果呢?
著眼於創造短線效果,不一定能成功,卻必然使得政府忽略長遠的改革改造方案。讓所有政務官都汲汲營營去看去找可以靠一句話(「無限期凍漲」)就完成的事,相對避開了硬碰硬需要時間來解決的問題。
例如說,同屬交通部管轄範圍內,有明明已經迫在眉睫的台鐵改造問題。選前普悠瑪號大車禍,揭露出台鐵在車輛維護、行車紀律到危機處理方方面面荒腔走板的狀況,明顯地使得民進黨政府在選舉中失掉了大批選票,這應該比郵局郵費,更值得新部長認真以對,提出交代吧!
不要低估選民的眼光,以為只要放送利多就一定會受歡迎。對於利多,大家自然會去分辨到底是空洞的或具體的;更重要的,一些拖延著不處理不解決的結構性問題,放在那裡永遠都是未爆彈,不是部長想要不理、想要躲著就沒事的。最好的政治策略,應該還是老老實實、踏踏實實在自己的管轄領域中進行清楚檢驗,花下時間和精神替國家替人民解決舊問題、創造新體制吧!

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