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施暴就能阻擋去蔣嗎?(杭之)

出版時間:2019/01/24

文化部長鄭麗君前天出席演藝人員春節餐會,敬酒時突遭所謂資深藝人施暴。施暴者事後還振振有辭說鄭麗君推動廢除中正紀念堂,本想打她兩巴掌,想了幾個月、「只賞她一巴掌,太便宜她」,還說她是代表許多跟她一樣想法的人打的。令人訝異的是,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竟在臉書上聲援,說這一耳光是「官逼民反」,還說了一番「道理」,歌頌另一樁「私刑正義」。

朱筆一勾生命沒了

這些行為與想法讓人目瞪口呆,特別是國民黨郝副主席的論調,說明法西斯的幽靈徘徊不去。他指控「民進黨一連串文化刨根洗腦、去中國化,數典忘祖」,是另一種「不見血的血滴子」,更是思想上的暴力霸凌。
暫且不管這籠統的指控是否言之成理,事情有一面就有另一面。文藝復興時期法國作家蒙田說「在庇里牛斯山的這一邊是真理的,到了那一邊可能就是錯誤的」。所謂「真相」或「真理」是有很多面的。出身高階軍人家庭的郝副主席去過景美軍事監獄改成的人權紀念館嗎?去過綠島嗎?你摸過這兩個地方長長的、冰冷的大理石紀念碑上一個一個曾被「見血的血滴子」傷害過的名字嗎?你讀過柏楊寫的、刻在綠島人權紀念碑上的詩:「在那個時代,多少母親,為她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嗎?
這些可都不是抽象的故事,而是一個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他們或者講了幾句話、看了幾本書,或者翻譯個大力水手的漫畫……,他們不只被「霸凌」,而且被囚禁、人生轉了個軌道,甚至不幸被一個人的朱筆一勾,生命就沒了。而這背後,多少哭泣的母親?多少破碎的家庭?這些,你會理解嗎?在那個年代,很多是不能碰的,而且能不能碰不是你能決定的,而是一小群人決定的,你碰了,二條一(戒嚴時期《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一款,唯一死刑)!

真相認同取決共識

民主化以後,社會訴求對那段歷史的轉型正義,讓那段歷史關鍵者的歷史定位回歸歷史。這也許你們不認同,但怎麼就是「刨根洗腦、去中國化,數典忘祖」呢?就算藍營在野,你們的不認同,你們什麼同心會之類,也不會「二條一」,怎麼就是「思想上的暴力霸凌」?怎麼就是「官逼民反」了?難道說,是非真理對錯就只能你們說了算?
歷史的原因,當前台灣社會是撕裂對立的,轉型一定帶來緊張衝突,但不轉型,將使過往的種種像達摩克利斯之劍一般懸在每一新世代的人的頭上。
過去20年來,我一再提出一個意見,建議將「中正紀念堂」轉型為民主的國會園區,讓尊崇帝王格局的陵寢建築、一個威權的前現代空間,轉型為「民主的劇院」、「人民的場所」這樣的現代性空間,而蔣家近半世紀的統治也能在合宜的規劃中,合理回歸那段江流石不轉的歷史歲月。那將是民主化歷程的一個標竿。
真相的認同最終還是取決於人們的共識和信任。就如二戰時被迫流亡的猶太思想家H. Arendt警告的,真相是專制的,單邊的真相有著潛在的暴力力量。所以,她認為,只有通過持續的相互寬宥,才能從人們的所作所為中解脫出來,讓寬恕者與被寬恕者都從行動的後果中解放出來,並且用承諾來約束自己,在未來這不確定的海洋中建造安全的島嶼。
「民主的劇院」、「人民的場所」會是這安全的島嶼嗎?能建造起來嗎?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