滯留機場四個月 先憂自己吧(顏克芬)

出版時間:2019/01/24

時光如電,日月如梭,一晃我們從泰國倉皇出逃來到台灣,被限制在桃園機場4個來月,在近120個不見天日,隔離自然的封閉生活中,使得我和劉興聯先生很多身體的老毛病又犯了,這不僅僅讓身體健康變得糟糕,也很是影響心理健康。

身處空調健康不佳

年逾6旬的劉興聯先生本來就有高血壓和糖尿病等慢性疾病,這是他在中共的監獄被迫害患上的。這是因為他在長達9個多月被羈押期間長時間服用中共為其提供大量不知名藥物導致,使得他的身體狀況一度十分糟糕,幾乎危及生命,所幸逃亡才撿回一條命。現在桃園機場限制的4個月,雖然盡力自我保養,但是遠離陽光和自然的環境,再來我們身處的空間空調的溫度很低、乾燥,食物單調,缺乏水果等提供的維他命,這對身體健康無疑是雪上加霜。
昨天上午我們提出去登記室走廊曬太陽的時候,有機場管理人員探視我們,這位劉姓管理人員還說劉興聯先生的臉色蒼白,形體有顯瘦的感覺。
這也是難免的情形,劉興聯先生晚上常常難以入眠,通常都會咳嗽,清痰如注,按中醫的說法此乃受寒所致。這溫度低下乾燥的環境最容易使人患上涼燥襲表侵肺的毛病。本人就是典型的例子,居住環境乾燥,鼻乾咽澀,最容易患上感冒,早上因為乾燥最容易導致咽喉部位紅腫疼痛,有時候也有鮮血吐出。在這個環境,十分不幸的是我的鼻炎也來湊熱鬧,早上起來噴嚏不斷,搞得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很是難受。
我這個毛病就是2014年5月被羈押北京第一看守所的時候,審訊我的人為了立功表現,在審訊我的時候,開空調溫度很低到攝氏17度左右,同時還往我身上頭上澆茶水導致我感冒從此患上鼻炎,直到去年上半年我在泰國遇上一位老中醫給我來了一個中醫的方子,才有所好轉,沒想到現今4個月的空調生活,這鼻炎又發作起來。
人生總是如此吧,時壞時好,所以范仲淹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我們現在這個狀況是憂民還是憂君呢?我想還是先憂自己吧。

又名顏伯鈞,來台尋求政治庇護之中國異議人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