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午餐】型男剋醜

出版時間:2019/01/28

作者、攝影 陳敏郎
這裡,是市區的隱藏版舒活聚落,寬廣無障礙的行道空間、公共藝術、高聳的綠樹、冬陽穿透、灑落一地的金黃;這裡,曾藏污納垢,有資源回收場、雜亂的矮房、隨手丟棄的飲料瓶;這裡,就在台北市市民大道、建國南路口,忠泰建設副董事長李彥良,讓這裡脫胎換骨。

和李彥良相約在他一手打造的「明日聚落」內的義大利餐廳吃中餐,14℃的低溫,他穿著短T走進餐廳,並且已經點好主餐。當初發了一則簡訊約訪李彥良,2天後的凌晨3時30分他回覆,凌晨3時30分回訊?正常人正好眠中,老年人快起床了,年輕人可能是第3攤,48歲的李彥良屬於那一類?他說,那時候他還在加班。
李彥良說,他一天只睡4個鐘頭左右,對於睡眠時間,他有一套「精算盤」。他說,假設兩個人都可以活到60歲,他睡4小時,另一人睡8小時,他每天可以比別人多出4個小時的工作時間,60年下來等於多10年。只不過這套「用睡覺換取工作時間」的算盤,朋友打槍他說,你肯定比別人少活10年。
在建築業,忠泰建設廣義上屬於泛三重幫,李彥良的父親李忠義是宏泰集團已故掌門人林堉璘的外甥,因此李彥良要叫林堉璘一聲舅公。對於三重幫這個稱號,李彥良直白地說,其實沒什麼多大加減分,對他而言,就是親戚都在做建築,他開玩笑地說,很多人不知道他們家和三重幫的關係,因為他姓李不姓林。


和高架橋和平共存「開放後可做更好」

市民大道、建國南路口的「明日博」建案,李彥良打造出完全開放的生活聚落,每戶1億元的豪宅社區,將文化藝術品、庭院、與附近居民共享。高架橋永遠是房地產的嫌惡設施,李彥良大可眼不見為淨,築一道高牆將屬於他的「貴客」封鎖在自己的王國內,但他選擇和嫌惡設施「和平共處」,將建築和都市融合,改變傳統豪宅「庭院深深」的舊思維。他說,不改變,嫌惡設施不會消失,全部打開會讓住戶享受的空間更寬廣,「開放後可以做得更好。」
李彥良點的第一道菜是烤法國生蠔,第二道是香炒蘑菇。這家義大利餐廳是李彥良實踐生活聚落的一環,住戶下樓就可以享受高品質的餐點,家庭聚會、宴客兩相宜。更重要的是,工作卡關時,他也會下樓來逛逛花店、家居賣場,轉換磁場,找到全新的養分和能量。
李彥良重視生活經營,忠泰也正一步步從建築業轉型為全方位的生活產業,拉近和消費者的接觸周期,往客戶生活中生根。他分析,一個人一輩子可能只買一次房子,或2、3次,每次平均使用年限約20年,忠泰如果單純做房地產,20年才會和客戶接觸一次,但房子裡面的家具,7、8年就有可能換新,不必換房子,也能有住新房的氣氛,所以他跨足家具市場,不必20年,7、8年就可以和客戶來往。


換了新家具後,杯杯盤盤等生活用品太舊、款式不搭,主人一開始也許會考慮預算不夠,也就將就點用。過個1、2年,肯定會再更新生活用品,所以李彥良也賣這些杯杯盤盤;再更講究些,客廳擺飾99朵玫瑰,天天都是浪漫日,買花嗎?下樓就有。從房子、家具、生活用品、鮮花,李彥良的「明日聚落」統統賣,一條龍式的生活產業,緊緊抓住客戶。他說,其實很多客戶,是因為先買了家具才認識忠泰,等到要買房子時,自然會優先考慮忠泰這個品牌。
「明日聚落」是李彥良推動忠泰轉型為生活產業的試金石,大直的二個中大型百貨商場,毫無疑問是重裝部隊。美麗華百貨摩天輪正對面有一塊方正土地,目前為停車場,這塊地忠泰養了10幾年,李彥良規劃興建為7層樓、兼具百貨與標準溜冰場的商場;百貨部分,只保留極少比率的自營櫃位,其他櫃位都將進行招商。對於在百貨商場上方開設溜冰場,我提出質疑:「這麼冷門的運動,有人會去嗎?」和少睡4小時相同,李彥良也有一套「精算盤」。
他說,台北市目前只有一個小巨蛋溜冰場,他們做過調查,小巨蛋溜冰場一年有30萬人進場,假日經常人擠人,有如夏天去游泳池下餃子,台北市的溜冰人口絕對可以再養一個溜冰場,就算打個對折,他們的溜冰場一年可以吸引15萬人,一個月就是1萬2000多人,而且還不包括帶小孩子去溜冰的父母,1萬2000多人是百貨商場的基本客源,小孩子可以在最頂樓溜冰,父母一樓一樓往下逛,吃點心買用品,荷包也就一樓一樓失血。


常入敵營刺探軍情「市場區隔很明顯」

家住大直的李彥良,經常到美麗華百貨刺探軍情。他發現,美麗華各樓層中提袋率最高的是童裝及電影院,其他樓層生意普普,因此他不擔心和美麗華面對面作戰,市場區隔會做得很明顯。
另一個百貨據點,則位於已改為ATT百貨,原為愛買的後方。此賣場採低度開發,引進6至8家旗艦型超級大店,滿足頂端客戶的需求。李彥良說,事實上,美麗華並沒有吸引到大直頂端客戶的消費需求,他們依然開車到信義區Shopping,這個超級大店就是為頂端客戶而設,而商場會有拳擊場和健身房。
溜冰場是小驚訝,拳擊場是大驚奇。此時,服務生送來主餐龍蝦義大利麵,麵條選擇類似台灣麵線的Capellini(Angel Hair),而非較常見,屬於粗麵條的Fettuccine。拌著新鮮的龍蝦肉,爽口,又有飽足感。李彥良吃得相當起勁。
談起開設拳擊場的動機,原來是李彥良自己的親身體驗。李彥良在2、3年前,幾乎不運動,應酬多,朋友甚至虧他「醉到睡過台北市每個路口」,不僅體重直線上升,更慘的是,起床後兩手一放床上會不自主的抽筋。某一天,他突然覺悟了,不能再這樣下去,於是先從控制飲食下手,在不吃澱粉之下減重12公斤,下一階段則是5時起床運動1小時。


李彥良說,他從YouTube上找影片跟著做,無意中接觸到拳擊,自己在家練習揮空拳,雖然大汗直流,但像瞎子摸象,爾後才到專業拳擊館跟著教練練習,達到兼具有氧與重訓的運動效果。在台灣打得不過癮,李彥良還到泰國試試「手來腳也來」的泰拳,下場打兩拳。由於自己熱愛,因此開設拳擊館。
他認為運動產業也是前景看好的新興產業。李彥良分析,運動的目的,第一種是追求身體健康,另一種則是追求成就感。消費能力高的族群較傾向追求成就感,希望在事業工作以外,達到另一形態的成就感,所以願意花錢聘請專業教練,進行「有頭腦」的運動,而非像他初期上網找影片企圖無師自通,所以他們的運動館,採取一對一方式個別教學,而非坊間的運動館,放著顧客各玩各的。
李彥良屬於型男二代企業家,2017年被男性雜誌《GQ》選為「風格企業家」,台北市長柯文哲則是「另類政治家」。注重美感與文化藝術是李彥良的中心思想,他有一個夢想是改變全台灣的檳榔攤,美化檳榔攤,舉辦檳榔西施服裝大賽。李彥良說,全台到處都是檳榔攤,是台灣特色之一,但雜亂無章,如果可以辦一個檳榔攤設計比賽,同時搭配檳榔西施服裝大賽,一定可以讓檳榔攤成為台灣的另類之光,也成為外國觀光客打卡景點,增添來台旅遊的樂趣。


改變鐵皮屋檳榔攤「不能眼不見為淨」

「這個構想難度很高,檳榔攤老闆只想多賣點檳榔,管你攤位醜不醜,很難啦。」李彥良坦承,這只是他個人想法,就像高架橋不可能消失,檳榔攤更不可能離開台灣,既然會一直存在,就該弄得美美的。檳榔攤涉及私人財產難度高,不過在更早之前,李彥良曾試圖和台北市公車處合作,有意承租街頭的公車票亭,改良成迷你版的7-Eleven,不僅可美化市容,也跨足流通事業。只可惜北市公車處表示,票亭依規定只有退休員工可以經營,老員工去世後就收回,數量逐年下漸,不可能再租給李彥良。
2個美化市容的構想都被打槍,李彥良再接再厲提出第3個。Discovery有個節目叫《從高空看天下》,台北如果從高空看,會是什麼模樣?「滿坑滿谷的鐵皮屋,能看嗎?」對於醜到不行的鐵皮屋,李彥良認為,政府如能運用公權力,挨家挨戶和住戶協商,屋頂可以成為另類塗鴉牆,有規劃的展現各區特色,如此一來從高空看台北,就不會是一片死沉沉的鐵灰色。從高架橋、檳榔攤、公車票亭、再到鐵皮屋,李彥良要強調的是,面對醜東西,不能眼不見為淨,要想辦法改變。


享用完龍蝦義大利麵,隨後還有一道炭烤盤克夏豬排。忠泰長期以來都在北部推案,為進軍台中,李彥良已提早布局2年。2年前,「明日聚落」打頭陣,在台中開設家居賣場,讓台中人先認識忠泰的家具,2018年底才推出每坪80萬的豪宅,藉以證明忠泰不是「一案建商」,他說,忠泰會持續耕耘台中,獵地的動作不會間斷。
近幾年,忠泰和營建股F4之一的長虹合作打造雙品牌,李彥良和長虹少東李耀中形成「雙李配」,兩人父親不擔心事業合作成效,倒是交代他們「少一點應酬」,李耀中開玩笑地說,和李彥良合作的最大好處是多了很多機會可以一起吃飯喝酒。但李彥良要從型男轉型為暖男,他說早上要送小孩上課,喝還是會喝,不過不會再睡在街頭,被窩溫暖多了。


李彥良 48歲

現職:忠泰建設副董事長
學歷:輔大經濟系
經歷:忠泰建設董事長特助、業務經理

作者、攝影 陳敏郎


誰來午餐

《蘋果》專欄「誰來晚(午)餐」,在各式食堂約訪企業家,分享經營之道與人生故事。
每周一見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