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大阪萬博會的國際政經學(沈家銘)

出版時間:2019/01/29

過年前夕到訪大阪吹田市的萬博紀念公園,一出月台便見到藝術家岡本太郎的代表作《太陽之塔》在無垠綠地拔地而起,外星人般的後現代臉龐引人注目。
這座雕刻自1970年大阪萬國博覽會迄今,歷經風吹雨淋,顯得有些斑駁,但它卻是記錄著日本高度經濟成長期,以及美蘇太空競賽的歷史座標。

跳脫出東西洋二元

1970年大阪萬博會,自由主義世界的領導者美國展出阿波羅14號登陸月球的月球岩石引起轟動,而共產主義的老大蘇聯也不甘示弱,興建僅次於地主國日本的巨大建築。萬博會成了東西冷戰的國力競技場。
日本在美國冷戰戰略的支持下,快速從戰後復興,1968年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當時的日幣兌換美元維持在1美元兌換360日圓的固定匯率下,美國提供自由主義世界國際經濟穩定的公共財,而同在冷戰戰略前方部署(forward deployment)的國家,也獲得美國提供的援助與市場。
1970年的大阪萬博會吸引了高達6422萬觀眾的到訪,約佔當時日本人口的三分之二。幕後功臣通商產業省官僚堺屋太一,打出「人類的進步與和諧」的理念,讓六大企業系列(三井、三菱、住友、三和、芙蓉、第一勸銀)與關西財界成立企業主題館,將最新的技術、產業出口與博覽會做結合,並邀請非洲等發展中國家設展。
當時以「文明的生態史觀」在日本蔚為風潮的京大人類學家梅棹忠夫教授也參與了大阪博覽會的概念設計,當時他主導團隊在世界各地蒐集民俗面具,拿來當作各國主場館的裝飾,目前都妥善地保存在公園內的國立民族學博物館中。
我在京大修讀國際政治學這門課時,授課的中西寬教授特別以「文明的生態史觀」來當作了解日本人亞洲觀的參考文獻。梅棹忠夫藉由過往旅行經驗,從地理生態的角度來探討現代文明中日本文明的位置,跳脫出東洋與西洋文化二元的比較,提出「第一地域」與「第二地域」的概念。
第一地域是位處在東西季風地帶,遠離乾燥地帶的日本與西歐海洋文明,兩者呈現「平行進化」。第二地域則是比鄰在乾燥地帶,在古代擁有輝煌文明的帝國,如中國、俄國、印度、伊斯蘭國家,此地的農耕民族,為了抵禦乾燥地帶的遊牧民族,因此發展出專制與集權力量的軍隊。我按圖索驥,民博彷彿就是文明生態史觀的再現,此論也影響了日本人的文明觀。

權力結構物換星移

1970年萬博會成功後,日本人論的書籍大為風行,但卻忘了日本也是冷戰結構的制度搭便車者(free-rider),1989年日本泡沫經濟達到最高峰(正好是平成元年,也是美蘇冷戰結束的前夕),一直到1991年泡沫經濟破滅後,走向經濟失落的20年,GDP規模也在2010年被中國超越落居第三,平成世代被認為是缺乏自信與野心的世代,然而經濟學家青木昌彥提出30年制度變遷期的概念,他認為失落的20年日本其實是處在制度變遷期。
2025年大阪將再次舉辦萬博會,兩個萬博會相隔了55年,國際政治由過去的美蘇冷戰走向美中新冷戰的局面,世界也處在制度的變遷期。誰將負擔維持國際制度所需的公共財費用(自由貿易、金融貨幣互換或軍事同盟制度),將影響各國外交政策的戰略選擇。
2025年大阪萬博會將概念定為「未來社會的實驗場」,預計在填海造陸的夢洲興建場館,日本在人口少子高齡化下提出「Society 5.0」科技政策概念,依靠AI人工智慧與IoT(Internet of Things)的創新來提高勞動生產力,而產業技術的競爭正是目前美中角力的場域。
兩個萬博會讓人聯想到國際權力結構的物換星移。2025年,誰將主導國際政經的制度規範,或許從未來場館的設計就能看出端倪。

作者為京都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日本特派員

《蘋果》「國際蘋道」專欄,邀請旅居歐美、日本、南亞、中東與非洲等地區的19位特派員,書寫其所觀所思,讓讀者透過他們的雙眼,看盡國際大小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