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品水師的冒險 陳君潔

出版時間:2019/02/13

作者╱陳心怡
去年底,在一場盛會看到陳君潔站在舞台上優雅地拿著高腳杯,她不是在眾目睽睽下上演喝香檳橋段,而是教台下的人如何品嘗杯中的水,我不解:不過就是喝水,需要這樣嗎?

陳君潔能站在那兒,是因為頂著一個很少人聽過的頭銜:品水師(water sommelier,或稱侍水師)。
喝咖啡,有杯測師分析咖啡豆味道;喝葡萄酒,有侍酒師可請益;以此類推,品水師就是引導消費者選水、喝水的人。品水師是近年新興職業,目前全球只有德國杜門斯學院(Doemens Academy)提供的品水師認證獲得肯定,去年美國也有品水師推出網路課程,但因無實施喝水訓練,所以在業界不具公信力。
經由杜門斯學院10年來認證過的品水師全球僅約150名,台灣佔了3名,其中1名就是陳君潔;另兩名品水師比陳君潔早一步在德國完成受訓,他們投入高級餐飲,除教人品水,也不斷研發各種礦泉水入菜的料理。
品水師到底是什麼樣的工作?我實在很好奇,在朋友引介下,約了陳君潔聊聊。
初次見面,本來打算利用下午茶時段喝咖啡,「兩點得接小孩,所以我請您中午吃個便飯,好嗎?」她很客氣,只是我沒想到身材維持得不錯的她,已經是3個寶貝的媽。雖然陳君潔謙稱是一頓便飯,卻約在素有「貴婦百貨」之稱的Bellavita(寶麗廣場)裡頭的高檔餐廳;餐廳安安靜靜,她說這是她喜歡的角落。

這張品水師證照,陳君潔笑稱是用生命換來的。
這張品水師證照,陳君潔笑稱是用生命換來的。

當她翩然走進餐廳時,不斷跟我道謝,謝謝我體諒她身為一名母親的作息。她拿出手機把3個孩子的照片秀給我看;「有了孩子後,我的生活都以他們為重心。」陳君潔講話帶著理性的冷調。曾在媒體公司任職的她,雖然年輕,業績總是獨佔鰲頭,但一談到孩子,她馬上換了樣,滿臉幸福笑容,把時間給孩子是她成為人母後樂此不疲的事。
若非因為我知道她是品水師,眼前這景象,會以為她只是稱職的主婦,全然接受傳統價值期待,淡出職場、全心扮演人妻人母,而她還不滿40歲。
服務生來點餐,打斷了我的思緒,陳君潔快速選了餐點與氣泡水。望著服務生離去的背影,雖然我不知道品水師該有什麼樣的專業裝扮,但陳君潔略顯貴氣的模樣,實在難以跟餐廳裡為我們服務的人連結。

「餐廳裡,品水師可以給客人搭配餐點最好的建議,但這只是品水師工作的選項之一。」

陳君潔幫我解惑,並跟我說了一個水與酒的有趣實驗。同一瓶酒,搭配不同礦泉水,就會有不同味道,例如,覺得酒偏酸,若搭配對的礦泉水,酒就會變好喝,水、酒、餐三者之間巧妙搭配,更能襯托出各自原本滋味,這是餐廳裡品水師的重要工作。然而,她沒想往餐飲業發展。
陳君潔在去年7月取得杜門斯學院品水師認證,證照還是熱騰騰的。
前年底,她在網路上亂逛,無意間發現杜門斯學院有品水師的訓練與認證,10年來以家為重的她,內心開始騷動,於是她在12月報名,半年後才接到校方入學通知,「學費將近30萬元台幣,還催我快繳錢,不然會讓別人遞補。」顯見杜門斯學院的熱門。
關於味覺,陳君潔有天分,只要嘗過的味道,她都會記住。在國外念書10多年,每每想念家鄉滋味,她會找食材下廚試做,「結果有模有樣,味道很接近,我總覺得自己的味蕾很敏銳,如果考到品水師,就能證明我不是說說而已!」語畢,她自嘲自己這個有點孩子氣的渴望。
矛盾的是,陳君潔原本不愛喝水,每天吸收的水分大約是一瓶礦泉水,其他的就跟多數人一樣,把身體的渴都交給咖啡、茶或手搖飲料來解決。

品水師受訓時,每天要喝下各種礦泉水,辨別礦物質成分、氣味、口感。
品水師受訓時,每天要喝下各種礦泉水,辨別礦物質成分、氣味、口感。

不愛喝水,又要考品水師,不矛盾?我問。
「不知道。」她回答得俐落。
「可是妳相信夢想嗎?」她反問我。
父親是教官、母親是老師,身為獨生女的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或許是因為從爺爺到爸爸都是軍人,她從小就被嚴格要求獨立自主,不能恣意揮霍;但她知道語言重要,因此高中時主動跟父母爭取遠赴加拿大留學,直到大學畢業。
積極幫自己圓夢,是陳君潔與生俱來的基因。
「從小聽到滴滴答答的水聲,就會去把水龍頭鎖緊,我受不了水這樣被浪費。」她曾看過一些貧窮地區人民在泥濘環境中取水的照片,很震撼,她突然明白台灣因取得飲水過於便利,而讓人忘了珍惜,「台灣連廚衛用的水,對很多國家來說,是可以喝的」。
在加拿大讀高中時,陳君潔與當時男友、現在的丈夫一同加入環保社團,時常處理學校的資源回收,「拉環最值錢,所以我們把拉環拆下另外放,賺到的錢就捐給學校。」她秀出高中環保社團被媒體報導的照片,對於自己年紀輕輕就能有所貢獻,神情閃過一絲驕傲。
為了考取品水師資格,她得飛去德國2周,時間不長,陳君潔卻陷入兩難。「我必須放下小孩,錯過兒子與丈夫的生日!但我好久沒有獨自旅行、做自己想做的事,女人有了孩子後,思考會變得不太一樣。」這回在丈夫支持下,陳君潔終於再次踏上圓夢之旅。
這半個月,每天得喝下大量礦泉水是她始料未及的事,喝到肚子根本裝不下其他飲料;外國的礦泉水規定不能消毒殺菌,頂多只能抽取過多礦物質,「等於喝生水」,陳君潔解釋,這些源泉都經政府把關並定期抽驗,細菌與微生物控管在標準內,跟台灣多數礦泉水經過消毒再添加礦物質成分的做法截然不同。
哪個好?我問。

「如果你希望吃到天然食物,為何水不能也用天然方式汲取就好?」

與陳君潔同梯受訓的學員,有來自香港、新加坡、法國、印度、北歐、墨西哥、葡萄牙、英國等。杜門斯學院的品水師課程一年只收15名學生,校方要求報名的人必須從事和水相關的產業,因此有人是自來水廠管理者,也有進口水代理商、餐廳業者,只有「家庭主婦」陳君潔,跟水沾不上邊。
大家擠破頭想考照,仍有專業人士被刷下,為何家庭主婦能異軍突起?
「可能因為我很早就報名,我只能用熱情與決心來打動他們,我相信是命運安排。」
不過品嘗各種礦泉水的過程實在不好受。她說,有的礦泉水含鈣量很高,味道跟臭水溝一樣。每喝一種礦泉水,就像一場冒險,還要比較不同礦泉水的鈉鎂含量、氣味,「有鐵鏽味、青草味、腐爛食物味、化學藥劑味,最後我們都會被訓練到只要看到成分表,就知道這支水的口感與味道,而且要能喝出礦泉水裡面的主導礦物質是哪一種」。
有一回,為了品嘗苦味的水,老師加了化學劑,陳君潔因此嚴重腹瀉4天,「就像吃了壞掉的便當,全身直冒冷汗,皮膚刺、骨頭痠。」但遠道而來上課不容易,她不敢缺課,一缺課,就拿不到證照,她不想白忙一場,只得發揮強大意志力,咬牙硬撐,「這張證照,是我用生命換來的!」

品水師受訓學員捏著鼻子,嘗試在沒有嗅覺情況下感受味覺是否不同。
品水師受訓學員捏著鼻子,嘗試在沒有嗅覺情況下感受味覺是否不同。

最讓陳君潔大開眼界的是,德國把礦泉水納入醫療,用不同的礦泉水來取代維他命、鈣、鎂等保健食品,德國人喝水不只是解渴,還有健康意義。在台灣,因為法令限制,陳君潔也很明白,不過她希望能透過推廣「基於不同身體需求而喝不同礦泉水」的概念,讓更多人知道如何在日常裡為自己選擇水,「喝對的水,可以調整身體,喝水真的不只是解渴或追求口感而已」。
從德國回來後,陳君潔的飲水習慣徹底改變,過去以為不渴,其實身體已長期處於缺水狀態,她現在每天至少喝1500c.c.的水,連同丈夫與小孩的飲水習慣也跟著改變。但她也不是全都喝礦泉水,家裡裝了濾水器,自來水仍是基本款。
陳君潔把幫助人喝對的水當成自己的核心目標。目前她以透過講座邀約,或選擇值得推薦的廠商合作,提供消費者更多喝水與健康關係的資訊,另外也有一對一諮詢,為個人量身打造健康飲水模式。
可是很多人會覺得進口礦泉水太貴,喝不起。我直說。
「沒錯,如果跟自來水比,當然貴。」她笑笑,沒否認。「台灣人喝手搖茶、咖啡的比率很高,一杯超過100元的比比皆是,這花費跟礦泉水差不多,偶爾用一杯飲料換一瓶高級礦泉水,邊喝邊補充礦物質,聽起來,是不是親民多了?」這樣換算,的確有道理。
我心中還壓了一個問題,就是品水師的行情。媒體把品水師捧為新興多金寵兒,果真如此?陳君潔說,國外餐廳飯店聘請的品水師要寫水單、進貨、倉管,還要隨桌侍水,價值很高,年薪300萬元不意外,而台灣環境不會這樣花錢請品水師進駐,消費端與水的選項也還不到這樣的水平。
但妳光靠講座、諮詢,可有多少獲益?
她思考很久,「我還沒想好,很多時候都是幫朋友,諮詢服務也是私下,賺錢不是我成為品水師的目標。」
「妳相信夢嗎?」她又問了我一次。

「有夢,很重要!可以推廣健康喝水,想著想著都覺得熱情回來了!」

照片:陳君潔提供

陳君潔 38歲

●現職:品水師、企管行銷顧問
●家庭:已婚,育有1子2女
●學歷:
加拿大西安大略省大學經濟系
政大IMBA國際經營管理研究所
●經歷:
優勢麥肯媒體公司媒體企劃副理
愛分享社會企業執行長

陳君潔希望讓更多人了解,喝水不只是解渴而已。劉耿豪攝
陳君潔希望讓更多人了解,喝水不只是解渴而已。劉耿豪攝

作者╱陳心怡

文字與紀錄片工作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