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運輸業罷工機制 如何修法(陳秉訓)

出版時間:2019/02/16

勞資爭議表面上是勞工與雇主間就雇用狀態的爭執,但如果僅簡化成二者之間的關係,對受到影響的第三人是不合理的。以本次華航機師罷工為例,旅客的權益被嚴重忽視。YouTuber愛莉莎莎就在頻道上發影片抱怨,她因為罷工而無法飛往澳洲,並可能損失為期10天的旅程所預付的款項(https://youtu.be/Vb1i95JvAhk)。

本次罷工的關鍵問題有二,一是機師工會採取突襲罷工,並特別選在大年初四開工日,其心可議;二是涉及航空業的罷工,其與大眾運輸有關,特別影響國人出入國的交通。以愛莉莎莎為例,她早在11月25日就訂好機票,但因突然的罷工而打亂行程。嚴重的是華航並沒有積極協助調整旅行的方案,而她也無法聯繫上客服。最後,她自行尋找其他的航程,發現必須多付兩倍的價錢且花兩倍的時間後才能到達原目的地,但這些都不在華航願意賠償的範圍內。
罷工是根據《勞資爭議處理法》所給予的權利,其效果是雇主不能因此解雇或懲罰參與的勞工。不過,根據該法第53條,罷工發動的前提是針對「權利事項之勞資爭議」,且該爭議必須「經調解不成立」後才得罷工。筆者認為針對航空或交通事業,該條應增加「罷工預告期」的規定,以降低罷工對旅客所帶來的旅行風險。
罷工的手段在造成雇主營業上的損失,而罷工預告期仍能達成該目的。旅客會預期罷工的發生而不訂購機票,因而造成航空公司的機票損失,但同時旅客因為避開罷工風險而不會有愛莉莎莎的困境。
事實上,《勞資爭議處理法》規定特定事業的罷工不能完全停止勞務服務。該法第54條第5項規定「提供固定通信業務或行動通信業務之第一類電信事業,於能維持基本語音通信服務不中斷之情形下,工會得宣告罷工」。另第54條第3項規定「影響大眾生命安全、國家安全或重大公共利益之事業,勞資雙方應約定必要服務條款,工會始得宣告罷工」。不過,該類事業僅限於自來水事業、電力及燃氣供應業、醫院、金融資訊服務業(其經營銀行間資金移轉帳務清算)、證券期貨交易╱結算╱保管事業、辦理支付系統業務事業等等,卻不包括大眾運輸業。

停飛有害公共利益

筆者建議航空或交通事業的罷工應有類似的服務條款。我國目前積極推動與東南亞國家的連結,如果航空業罷工影響到我國與該些國家的飛航交通,這應屬有害於國家安全之行為。除此,我國以對外貿易為主的經濟體,與外國的交通的中斷也有害於公共利益。因此,儘管航空業有權利罷工,也應針對特定的航班繼續服務。
不過,就提供服務的勞工,應該給予超過平常工資的補償。例如,在罷工期間執行服務的機師或空服員或其他協力人員,公司應給予3倍以上的薪資,如此可影響公司的獲利。此與實際罷工有同樣的效果,但又不會發生本次華航機師罷工的雙輸狀況。
罷告預告期修法是必要的,但必須考慮對勞資雙方和國家社會的利益維護。罷工只是手段,但也有替代手段,而細節的設計有賴立法院和主管機關的共同努力。

政治大學科技管理與
智慧財產研究所副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