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嫁給啤酒的女人 許若瑋

出版時間:2019/03/03

作者╱邱俊智

在台灣,因為愛喝精釀啤酒而在家動手釀酒的人不少,但把釀啤酒當成職業,並且作品屢在國際啤酒競賽中得獎的人就少之又少了。

許若瑋是本土精釀啤酒品牌—臺虎精釀的首席釀酒師,更是台灣女性精釀啤酒師第一人。她研發的啤酒口味不下100種,你或許不認識她,但可能早就喝過她的得獎啤酒,而且深深著迷。
「以前我是個不愛啤酒的人!」許若瑋跟我並肩走在飄散發酵麥汁香甜的酒廠裡,突然冒出這句話,讓我好詫異,她連忙補充:「正確地說,我是不喜歡那種用加入人工添加物,快速、大量生產出來的商業啤酒啦!」
其實許若瑋與「酒」結緣甚深,念書打工時期她就在Friday,s美式餐廳當調酒師,而且一做就是7年。「在我當時的認知裡,雞尾酒的世界是如此豐富多姿,幹嘛還要喝平淡無聊的啤酒呢!」儘管大學生涯因重修學分和轉系等波折而拉長,許若瑋在Friday,s的調酒師工作卻始終不曾中斷,這份堅持被當時的主管看中,在預備代理台灣第一家GB(Gordon Biersch)鮮釀啤酒餐廳時,便力邀許若瑋赴美受訓,擔任台灣GB首批釀酒師儲備幹部。
我問:「不懂釀啤酒又不愛喝啤酒,妳哪來勇氣接受這份挑戰?」

許若瑋在煙熏小麥啤酒中加入烏梅釀製,在日本啤酒大賽中獲金賞。
許若瑋在煙熏小麥啤酒中加入烏梅釀製,在日本啤酒大賽中獲金賞。

許若瑋揚起眉,用一貫帶點臭屁的口吻回答:「因為不服輸吧!」

就這樣,她啟程前往GB美國總部受訓,許若瑋回憶:「第一個月後我就愛上精釀啤酒了,到那時我才明白原來啤酒有這麼多類型和風味,而自己釀的啤酒是如此好喝!」聊起陳年往事,許若瑋依舊悸動。
許若瑋醉心於這個美好發現之際,GB美國高層卻拋出震撼彈。「有一天我的教練載著我,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去總部見人資長和營運長,兩人見我就問:『妳……還好嗎?』當下我還認真回答:『很好啊!在這裡我學習到很多,覺得自己一天比一天聰明!』」
繼續聊下去,許若瑋才明白這是一場鴻門宴。GB高層明明希望她打退堂鼓,卻拐彎抹角地問:「Winnie啊!妳是女孩子,以前沒有釀啤酒的基礎,接下來的訓練還有5個月,這樣對妳來說會不會太辛苦呀?」
如此失禮的假設,許若瑋當然不服氣。「我還沒有開口求救,你們怎麼可以先把我看扁?」許若瑋先是質問教練:「你覺得我哪裡做得不夠好嗎?」接著回頭對高層說:「就我所知,台灣沒有人懂如何釀啤酒。如果我不行,你們也找不到其他更適合的人選!」許若瑋自嘲,當下才知道自己的英文這麼溜呀!
見識了柔弱的台灣女孩不是好惹的,美國佬也只能摸摸鼻子,知難而退。

許若瑋操作機具全神貫注,一個閃失就可能讓釀好的心血付諸東流。
許若瑋操作機具全神貫注,一個閃失就可能讓釀好的心血付諸東流。

接下來的幾個月,許若瑋天蠍座的好勝心火力全開。她每天早上5點起床,從酒廠最基本的環境打掃開始,不管是耗費體力的碾麥、投料等粗活,還是熬煮、輸送麥汁、記錄發酵參數等需要專注力的細工,都全力以赴。最後以優秀成績結業,順利成為台灣GB第一代釀酒師。
許若瑋回憶當時最大的收穫:「自己機車又潔癖的個性在釀酒師這個職業角色裡完全不需壓抑,甚至還能盡情發揮,這點讓我非常自在。」
在台灣GB工作4年,許若瑋每年都會利用自己的假期飛回美國參加「啤酒釀酒師學術研討會」。她說:「回去了解市場是必要的!大夥兒看似聚在一起在吃喝玩樂,但其實也是分享經驗的最佳機會。」
「台灣當年還是啤酒釀酒知識的沙漠啊!」為此,許若瑋曾經籌組啤酒釀酒協會,但讓她灰心的是,聞訊者多半警戒地問:「妳想幹嘛?」

許若瑋無奈地說:「我沒想幹嘛!只想幫助大家一起提升台灣的釀酒水準而已!」這個熱血計劃最後雖然無疾而終,但她還是因為「同行不相忌」而結交許多好友,與第二任東家金色三麥便是這樣結緣。「我還在GB當經理的時候,有天金色三麥現任執行長葉冠廷打電話跟我借麥芽。在確認還有庫存後,我二話不說就借他了!」兩人也因此變成好友,許若瑋說:「釀酒路上當獨行俠是辛苦的!當遇到問題,真正能幫忙的只有你的同行。」
2011年許若瑋離職到德國進修,學成後隔年便進入金色三麥蘇州廠擔任研發,對她而言這是一次全新的工作經驗。她說:「跟單靠釀酒師個人技術就撐起一家店的GB體系不同,金色三麥是一個啤酒生產工廠。那裡是整個團隊共同完成一件事,也就是釀出老闆喜愛的啤酒典型。」
因為分工明確,每個人只需做好公司指派的部分,這樣反而教許若瑋覺得自己所長無法發揮。
「我當時每季只需研發一支新口味啤酒,工作其實超輕鬆!但我清楚自己不是去養老的。」
工作環境愈是安逸,想釀造自我風格啤酒的念頭就愈發強烈。「我當時已經36歲了,如果再不走,再等幾年我可能就釀不動了!」在金色三麥工作2年後,許若瑋不但這樣對自己喊話,也在面試她的臺虎股東面前表白,最後「意外地」獲得幫新東家建立啤酒廠的機會。「我很幸運,現在的老闆完全不認識我,只問明為何離開上一份工作就錄取我了!」就這樣,許若瑋展開第三段釀酒人生。

2007年,許若瑋成為台灣GB首批赴美受訓的釀酒師儲備人員。許若瑋提供
2007年,許若瑋成為台灣GB首批赴美受訓的釀酒師儲備人員。許若瑋提供

「在這裡釀酒沒有框架限制,所以我將過去曾用過的釀酒配方統統捨棄。我想做的是從來沒有試過的口味。」
許若瑋說,好比烏梅啤酒就是一個前無古人的嘗試,「這是我某次逛迪化街時的靈感,試試看把台灣烏梅放進煙熏小麥釀成的啤酒裡會是什麼味道?想不到效果意外的好!」烏梅不但讓啤酒喝起來宛如烏梅湯,還讓原本酸澀的口感變得圓潤紮實,一舉拿下2018年日本橫濱國際啤酒大賽IBC金賞。
許若瑋將台灣在地元素融入啤酒的作品,還有將急速冷凍新鮮金桔投入發酵中啤酒,讓酒液充滿桔皮精油清香的「金桔科隆」啤酒(2016日本國際啤酒大賽IBC金賞),以及添加麥仔茶、與滷肉飯等台味料理超搭的「麥鄉」啤酒(2017國際啤酒大賽IBC銀牌)等,都是讓精釀啤酒迷津津樂道的佳作。
Cider(蘋果酒)則是許若瑋最新的功課,她說:「原本我想做的是我喜愛的dry Cider(不甜蘋果酒)。」結果老闆喝了後眉頭一皺:「這麼酸,根本吞不下去!誰會想喝啊?」因為不想浪費,許若瑋試著在酒裡加入肉桂和黑糖等延伸調味,結果大受好評,老闆直誇:「喝起來好像蘋果派的味道!」

最後,她不但成功救回一大桶將被倒掉的蘋果酒,還意外創造出臺虎旗下啤酒吧中廣受歡迎的人氣新品。

求學和職業選擇的路上許若瑋都跟著感覺走,我禁不住問:「妳每做出一個人生抉擇時,家人反應是什麼?」她聽完笑答:「我父母一直很支持我啊!尤其我父親做高端音響生意,經常接觸外國客戶,每回只要他說女兒是精釀啤酒師,總能輕鬆跟客戶打開話匣子。」
排行老大的許若瑋跟妹妹感情特別好,妹妹心疼她太熱中工作,連最愛的網球也不打了,前陣子特別送她一個禮物。「我本想買美國影集《紙牌屋House of cards》裡那台划船機,但後來被我妹制止,她說那個很貴,不准買!沒想到她卻自掏腰包送給我。」說著,又幸福地笑了。
至今仍然小姑獨處,許若瑋卻很滿意現在的生活與工作狀態,笑稱把自己嫁給臺虎。她說:「我的擇偶條件啊?唯一就是要能接受我『腳踏兩條船』吧!因為如果把啤酒從我的生命中抽離,我會是個超級無聊的人。」
很想告訴許若瑋,其實她一點也不無聊,反而是她的認真與努力將啤酒變有趣了。願她「腳踏兩條船」的那天早日到來,用更多愛釀出令台灣、世界驚豔的個性啤酒來。

許若瑋帶著臺虎的作品在WBA世界啤酒大賽中贏得多項大獎。許若瑋提供
許若瑋帶著臺虎的作品在WBA世界啤酒大賽中贏得多項大獎。許若瑋提供

許若瑋 Winnie╱40歲

現職:臺虎首席釀酒師
家庭:未婚
學歷:德國柏林VLB啤酒釀造學院
經歷:曾任GB(Gordon Biersch)、金色三麥釀酒師
擁有10年以上釀酒經歷,經歷國外酒廠嚴格的淬鍊,並於德國取得「啤酒大師」(Brew Master)執照

【千變萬化的 精釀啤酒】

精釀啤酒Craft Beer一詞最早出現於1970年代的美國,從英文字面翻譯是工藝啤酒,目的在以有限產量、釀造自主權和遵循傳統等規範,用來區隔如Heineken、Miller等集團化、大量生產的工業啤酒Industrial Beer(也稱為商業啤酒)。不過,精釀啤酒和工業啤酒只是一種生產類型分類,並無優劣之分。
有麥芽、啤酒花、酵母和水就能釀造啤酒,工業啤酒為求大產量、品質穩定,釀製作業有一套標準程序,口味也為迎合大眾喜好而力求中庸,缺點是喝來較缺乏個性。精釀啤酒則由釀酒師賦予啤酒風味,根據美國釀酒師協會發布的《釀酒師協會2018年啤酒類型準則》,全球竟有多達158種精釀啤酒類型,口味則千變萬化,無法估算,個性化口味正是其迷人之處。
近年台灣精釀啤酒頻在國際啤酒競賽嶄露頭角、獲獎不斷,但產值僅佔國內啤酒整體市場2%,和商業啤酒相比仍有頗大成長空間。

去年12月出產的咖啡黑熊限定版精釀啤酒。臺虎精釀提供
去年12月出產的咖啡黑熊限定版精釀啤酒。臺虎精釀提供

作者╱邱俊智

曾任《蘋果日報》副刊美食組組長,以文字傳遞五感生活的善與美,分享過上好日子的點點滴滴。


攝影╱王文廷

禁止酒駕 未成年請勿飲酒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