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部】「破壞者就是政府」徵收2次毀我一生

出版時間:2019/03/12

【林奐成、侯良儒、陳偉周╱調查報導】「政客都想拿現撈的,真的很可惡;徵收最殘酷,而且它是合法地搶奪。」因曾擋下徵收案,而被封為「農地女俠」的苗栗農民洪箱,一句話點出政府圈地開發的蠻橫。《蘋果》彙整數據更發現,北部歷年的開發案,推升新北三峽、鶯歌、苗栗竹南、西湖等地的農地價格,使青農買不起地。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痛批,政府以開發案變更農地,每年逾千公頃農地流失,「破壞者就是政府!」

新北三峽一名農婦正在澆水,背後坐落著台北大學重劃區的高樓。吳宜靜攝
新北三峽一名農婦正在澆水,背後坐落著台北大學重劃區的高樓。吳宜靜攝

內政部實價登錄數據顯示,從2012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新北農地漲幅達全國最高。深入29個行政區,又以近年以「北大特區」成功造鎮的三峽農地漲幅最驚人,總計6年漲239.1%,同樣推案開發不斷的鶯歌,6年農地也漲了214.2%、排名新北第2。


龍埔里30年遭6度徵收

「政府不斷徵收農地,蓋大樓讓利給財團!」世居三峽龍埔里的劉秉峰,領著《蘋果》走訪巷弄內的三合院老宅,他說:「三合院是典型的鄉村田園,我小時候這邊都是綠油油的田,大人們餵豬吃飼料、在庭院裡曬稻穀,直到我家被徵收2次,幾乎毀了我一生。」
受訪當天,劉秉峰拿出一疊文件,記錄著30年來,政府對龍埔里先前的5次掠奪:1988年國家教育院案、1922年農業改良場案、1994年北大新市鎮、2010年北大聯外道路案,以及2012年的麥仔園都市計畫區案。
未料2018年,開發案竟借屍還魂,以「變更三峽都市計畫案」名義第6度重啟徵地。劉秉峰痛批,小小一個龍埔里,竟在2公里內被設置3個捷運站,其中緊鄰龍埔路、與機廠共同設置的「LB05站」就設在田中央,「違反農地農用精神。」他感嘆:「抗爭6年,我已經心力交瘁,民鬥不過官。」
「你叫我死我也不搬,祖傳的農地,到我手裡把它毀掉,以後怎麼見祖先。」65歲的老農蘇欽益氣憤說,多年辛苦種植的茭白筍田,官方一紙公文就把土地徵收、房子拆除,「是要我們自生自滅嗎?」
三峽代書林孟毅直言:「社區造鎮的建案會拉升農地價格,跟著政府的開發計劃走,農地變化跟市場變化差不多;現在三鶯捷運有點雛形,吸引買方有追價的意願。」他透露,會買農地置產投資的,都不是市井小民,許多民意代表早就卡位。
苗栗方面,全縣農地價格的漲幅約28.8%,排名全台第5,從每坪單價來看,2012年僅9717元,到了2018年則來到1.3萬元;也就是說,在苗栗想要買1公頃農地耕作,竟要掏出近4000萬,堪稱天價。而苗栗18鄉鎮裡,以西湖上漲295.1%最多,卓蘭漲約188.2%,工業區不斷進駐的竹南,漲幅也有95.7%、近乎翻倍。
「土地是要種東西給大家吃,不是拿來賣的!」中午烈日當空,苗栗農民洪箱(62歲)坐在田埂的樹蔭下乘涼,細數著她十多年來如何對抗政府徵收土地。務農超過30年的她感嘆,當地農田本來不貴,但後來當時縣長劉政鴻大規模圈地、炒作價格,讓一切變了樣。

苗栗公館農地有不少豪華農舍。陳鼎仁攝
苗栗公館農地有不少豪華農舍。陳鼎仁攝

農地女俠罵政府奪田

11年前的2008年,苗栗縣政府計劃徵收後龍360公頃土地,打造「後龍科技園區」。洪箱帶領抗爭,跟農友跑到台北抗議,「那種痛啊,現在我想起來還會怕。你不知道未來在哪裡;我的角色是種田,你把我的田賣掉,不是斷了我的後路嗎?」所幸,2011年內政部營建署駁回該開發案,農民保住田地。
洪箱帶我們走訪高鐵苗栗站周邊的重劃區,解釋農地如何透過變更,變成可以投機炒作的建地。她的身後,可以看見多幅巨大的「專售本地」地產看板,還有廣告寫著「高鐵六路美田1200坪,每坪1.9萬」。洪箱說,高鐵附近農地,原本是生產優質米的良田,「現在廢棄養蚊子,很可惜。」
實價登錄顯示,6年來,後龍的農地總交易量達638筆,是苗栗第2熱絡的區域,價格總漲幅則達26.3%;與後龍接壤的西湖更誇張,漲幅高達295.1%。
除了洪箱所在的後龍,其實在竹南鎮的崎頂,也曾面臨縣政府強硬徵收,要開發「崎頂產業園區」。所幸,當時的崎頂自救會會長、果農謝文崇挺身而出抗爭,終於保住農地。
「2013年春天,大埔已經徵收了,劉政鴻在我們村莊辦說明會,農民就組自救會抗爭!」62歲的謝文崇質疑,苗栗根本不缺工業用地,「那時很多工業用地,劉政鴻都把它變更為商業和住宅用地,然後再來圈農地開發,現在仍是荒蕪一片,這很荒謬!」他和農民奔走抗議,加上大埔「張藥房」老闆自殺事件,迫使政府在2014年讓步,撤回開發。
據調查分析,竹南農地價格在6年間上漲95.7%,每坪單價更走漲至2.2萬元(每公頃約6655萬元),是苗栗農地第2貴的地方。謝文崇感嘆,以崎頂為例,2分地(約0.2公頃)就要價600萬元、蓋一座溫室則要300萬元,加起來900萬,年輕農夫根本不可能買地,都是租地耕作。
而對於農地的重要性,洪箱則強調,雖然現在有進口農產品,但畢竟不如本地作物可以確保品質,「人永遠跟土地、農業分不開。你說,電腦可以吃到飽,別傻了,有一天沒米了,你要怎麼吃到飽?把農地做成工業區,太對不起老天爺了。」

女俠苦嘆 「農地女俠」洪箱帶我們走訪位於後龍的高鐵站周邊,嘆良田被徵收。陳鼎仁攝
女俠苦嘆 「農地女俠」洪箱帶我們走訪位於後龍的高鐵站周邊,嘆良田被徵收。陳鼎仁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