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統戰的最大軟肋─敵我不分(沈舟)

出版時間:2019/03/14

近日,有8名台灣里長在中國福建平潭擔任村委會、社區居委會執行主任的消息,引起國內不小震盪。里長作為台灣政治運作中承上(國家)啟下(公民)的樞紐,竟然可以同時擔任中國基層政治組織的行政職?無怪陸委會立即指出,《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定有明文,台灣人民不得擔任中國黨政軍等政治性組織之職位,此舉已明顯違法。
另一方面,8位里長中的台北市文山區忠順里里長曾寧旖則回應表示,自己是以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的身分去對岸做民間交流,目的只是分享自己在社區營造上的經驗。而執行主任不過是對岸給的一個頭銜,實踐上扮演的角色只是諮詢顧問,也只有收到食宿機票的差旅費及講師費等補助,並沒有領取薪資。
在此,本人完全相信曾寧旖里長所言不虛,也即她是從分享和推廣台灣社區營造經驗的角度到對岸交流,希冀推動兩岸的相互理解與溝通。只是,曾里長也必須清楚了解,中國方面推動這種「兩岸交流」的目的,絕對不是只有學習台灣的社區營造經驗。其背後隱含的政治動機及統戰目的,是我國國人所不可不防的。
事實上,福建省作為中國對台政策的試點省分,而平潭又是中國最為靠近台灣的「前線」,其早在2016年底就啟動引進台灣村里長、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擔任村(居)委會執行主任的試點。2018年,中國國台辦推出「惠台31條」後,全國人大代表薛玉鳳更在「兩會」(全國人大、全國政協)開會期間,提交了關於支持平潭建設兩岸基層村里長交流平台的建議,而薛玉鳳的另一個身分就是中國共產黨的「平潭綜合實驗區潭城鎮東門社區黨支部書記」。

以惠台讓利為包裝

也就是說,即便曾里長是出於經驗分享的單純動機從事兩岸交流,但是中方對此事卻是有一套完整且細部的戰略規劃。中國藉由加強與台灣人民和里長的互動交流,一方面吸納台灣人參與中國的社區治理、支教、公益、社會管理等建設工作,二方面把這些吸納的成果轉化為對台的宣傳素材及政治壓力。以「惠台」和「讓利」包裝的對台政策,最終要達成的卻是「窮台」和「壓台」的促統效果。
在人際互動和交往的層次,也許眾多兩岸交流在杯觥交錯間,讓台灣人感受到的是「兩岸一家親」的溫情脈脈。但實際上,只要中國仍舊把台灣視為必須被統一的叛離一省,這些表面上看起來溫馨和有益的兩岸交流,其背後都是中國冷靜理性想完成統一大業的政治算計。這些算計每每以各種民間交流為包裝,但實際目的就是要達成在情感上爭取、在利益上綁架台灣人,最後在國內形成兩岸不得不統一的氛圍與壓力,逼迫台灣不得不坐上以自己為談判標的的談判桌。
當然,筆者在此絕對不是主張兩岸應該斷絕交流,而是主張每個台灣人在心中都應該有一把判斷敵我的尺。只要中國仍舊視台灣為其領土並且不放棄武力犯台,我們在與其交往的過程中就要把界線畫清楚,不要成為其對台統戰及施壓的棋子。

大學兼任教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