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時尚圈的排灣DNA 安德烈

出版時間:2019/03/31

作者╱陳心怡
時間先回到29年前。一輛大貨車滿載著家具從台東縣大武鄉風塵僕僕朝台北駛去。為了少沾點路上的塵土,後車斗用大型帆布蓋著,更重要的是,9歲的沙布喇.安德烈與弟弟、妹妹們4個小孩,跟家具擠在一塊兒,違規坐在車斗,因此他們得小心不能被發現。

貨車顛簸了十多個小時,終於進入台北市區,安德烈忍不住偷偷地把帆布掀起一角向外望。「哇賽!都是高樓欸!」他興奮地把沉睡中的弟弟喊醒。儘管每棟大樓都快速地從他們眼前流過,但兄弟倆仍拚命數著樓高,來不及數完就換下一棟,大樓多得數不完,兄弟倆樂此不疲。「那就是我們的家。」安德烈斬釘截鐵認定新家模樣:樓中樓,金碧輝煌,有一個華麗的旋轉樓梯,白馬王子與白雪公主隨時會走下來。
離開部落時,他用一種昭告天下的心情向同學們宣布:「我們家要去台北了!」然而就在貨車抵達目的地——台北縣中和市(現為新北市中和區)的昏暗老公寓旁,安德烈的想像瞬間幻滅。「為什麼是這種房子?」他想發出怒吼抗議,但才9歲,還輪不到他做主。
29年後,安德烈的工作空間坐落在當年讓他幻滅的老家附近。工作室一樣是老公寓,但走進屋內,充滿了現代感設計,從衣桿子、櫥櫃、桌椅到擺飾與燈,都是簡單的線條構築而成。「這是我自己設計的。」安德烈一心想學設計,從廣告設計到室內設計都想,唯獨「服裝設計」從不曾在他的腦海裡出現過。

安德烈以原民圖騰在服裝設計獨樹一格,辨識度高成為鮮明個人風格。
安德烈以原民圖騰在服裝設計獨樹一格,辨識度高成為鮮明個人風格。

嚴格說來,安德烈出道甚晚。2006年,25歲的他才踏入實踐大學念服裝設計;2011年,他自創品牌「沙布喇▲安德烈ANDRE」,至今也才8年。但他設計的服飾已席捲政、商、娛樂圈的女性名人:宋楚瑜的掌上明珠宋鎮邁前年出席亞太經合會議(APEC)晚宴時的百步蛇禮服;藝人蔡燦得擔綱文化部107年度優良電影劇本頒獎典禮主持,穿上布農族射日套裝;天后蔡依林、連勝文嬌妻蔡依珊、立委高金素梅、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文化部長鄭麗君,以及台東縣長饒慶鈴等,都是品牌愛好者。她們跨越顏色黨派,衣櫃裡都有安德烈的服裝。
「出國時,都會需要有台灣代表性的服裝,她們就會想到我的衣服。」安德烈的作品因而成了名人們的首選。
當然這不只因為安德烈是所謂的「台灣第一位原住民設計師」而受青睞,他是真的有才華。原本去實踐大學是想要念多媒體或建築設計,但夜間部卻只有服裝設計系。「念這幹嘛?」安德烈內心嘀咕,但實踐不斷向他推薦服裝設計系是該校招牌,他被說服了,抱著姑且一試的心入學。
他又怎會知道這誤打誤撞竟在日後擦出意想不到的火花。
安德烈回頭想,小時候在繪畫就有傑出表現,校內外大大小小比賽,他幾乎都囊括首獎。「如今走上服裝設計,跟美有關,好像也不意外。」

安德烈的設計廣受政商娛樂藝文圈女性們的喜愛。安德烈提供
安德烈的設計廣受政商娛樂藝文圈女性們的喜愛。安德烈提供

畫畫,在他跨入服裝設計之前,幾乎佔去人生的三分之二時光。和正規選擇進入畫室學畫的同學不一樣,安德烈的學藝之路很特別,啟蒙他繪畫天分的人是資深電影看板畫師的叔叔丁枝尾。「奶奶會把小叔叔的作品貼在老家,叔叔很會畫眼睛,我走到哪,感覺眼睛就會看到哪,讓我印象很深。雖然我沒見過在台北的叔叔,但覺得他很酷,也想跟他一起畫電影看板。」
母親似乎很早就發現安德烈的才華,於是把家裡騰出一面牆,讓安德烈拿著蠟筆直接在牆上塗鴉。「我媽真的很開明,誰的媽媽會這樣?沒挨打就很不錯了。」


小學北上太自卑 倒便當掩飾貧窮

安德烈的父母後來離異,舉家北上時,奶奶跟著一起來,負責照顧安德烈與弟妹生活。到了台北,安德烈才明白什麼是貧窮、什麼是自卑。「當要填學籍資料卡時,我在家庭經濟狀況那一欄勾了小康,沒想到被我爸改成『貧窮』。」安德烈上學前把資料卡扔掉,到了學校,老師再給他一份重填,他仍勾選「小康」,直接交給老師。
在部落裡,學生中午都是回家吃飯,以捕魚為業的父親收網後,會把當日新鮮的海產留一份給家人。「我們每天都只能吃生魚片、龍蝦、海膽,真的很窮!」安德烈邊說邊笑,我愣住:「你在說反話?」
「不,是真的窮,窮到沒錢買我想吃的東西。」他說。
你想吃什麼?
「麥當勞啊!炸雞、薯條,電視上有的都想。」這個小孩的熱切渴望顛覆了美食的既定框架。窮雖窮,但在部落裡,大家吃的用的都差不多,沒有對照組,所以感覺不到。
父親到台北以後改當板模工,微薄薪水仍無力滿足安德烈的口腹之欲。第一天在學校吃便當,別的同學都是晶亮的不鏽鋼飯盒,只有安德烈的是廉價鍍黃銅色便當。「我隔壁的女同學長得又白又有氣質,很高級,便當裡的菜色跟她的人一樣。」當安德烈掀開自己的飯盒時,停頓片刻後立刻蓋上。「我的便當裡只有一顆荷包蛋,還淋上醬油,整個便當都是那個味道。」從那天起,安德烈中午不再吃便當,每天放學回家路上,就把奶奶做的飯與荷包蛋倒掉。
除了倒便當,安德烈為了掩飾家貧,他在放學路隊中提早離開,站在豪宅旁宣稱自己已經到家;他把弟妹從身邊趕走,怕被同學看到;老師要家訪,他謊稱父親出國去,不讓工人爸爸在老師面前出現……。


同學中午吃便當,他跑去盪鞦韆,午休時才回教室,就這樣持續了3年多,直到六年級某一天中午。
「我盪完鞦韆回教室……全班都沒睡覺,我的便當被打開放在桌上,好丟臉!」老師問他為什麼不吃飯,想找地洞鑽的他哪還會說什麼。老師於是下令:「以後中午吃飯,你吃了,同學才能吃。」隔天中午,隔壁那位有氣質的女孩率先跟他交換荷包蛋,理由是「你的荷包蛋,看起來好好吃!」之後每天都有同學來跟他換菜。
「我覺得我的便當很丟臉,結果都是自己想出來的。」便當事件讓安德烈的自卑高牆倒下。
我原本以為功課不好、經濟弱勢的他,可能曾遭遇被排擠或霸凌,但他沒有。「可能因為我很會畫畫,又常拿獎,也會跟同學玩在一起,同學覺得我蠻厲害的。」
繪畫天分沒有辦法支持安德烈繼續念書,因父親長期收入不穩,無法同時負擔4個小孩的學費。上了國中以後,安德烈被爸爸徵詢:「可不可以休學?」他當時不愛唸書,休學提議正中下懷。於是安德烈開開心心跟著在西門町畫電影看板的叔叔當起學徒,那時安德烈才14歲,每個月領6000元,他固定給爸爸4000元,2000元留給自己;一年多後,他已比照師傅水準領薪,一個月3萬多元,「比上班族都要高」。


本來這工作讓安德烈快速致富、又穩定,直到有次發生工安意外,讓他決定轉行。
大型電影看板都是周五晚間電影換檔時掛上,由年輕力壯的學徒做這事。「那時年輕,什麼都不怕,也沒安全措施,有個年紀跟我差不多的學徒就從7、8層樓高的鷹架掉下去,沒當場摔死,但還是走了。」安德烈瞬間意識到自己腳下踩的鷹架有危險,後來每次爬鷹架就很害怕。他離開畫師工作後,開始自己接案,包括畫幼稚園外牆、鐵門。「錢不難賺,可是風吹日曬,人家不會把我當畫家,而是油漆工。」
安德烈回想童年的辛酸歲月,他告訴我,賺錢不難,如果只是為了賺錢,靠接案也都過得去,「但我就是希望自己可以有間像樣的辦公室和頭銜」。
從電影看板畫師跨界到服裝設計,看似不搭軋,但安德烈說,電影看板只有白、黃、橘、紅、藍、綠、黑7種顏色,而且要從草圖放大,一塊一塊拼起來,「畫電影看板讓我學到很強的比例概念與配色,在服裝設計上很有用」。


電影看板畫師跨界 把服裝當建築玩

他繪畫的常勝軍功力也持續發揮在服裝設計上,不僅在就學期間拿了各種獎,也開始接演唱會、新品發表會的服裝設計,合作過的藝人包括孫燕姿、白歆惠、羅志祥等。原本想念室內設計與建築,安德烈於是把服裝當建築在玩,在他眼裡,兩者都是結構,只是一軟、一硬。
有天,一位外籍老師看到他的設計圖後問:「你沒發現自己有很多符號嗎?」安德烈被問得一愣一愣。老師得知他是原住民後,又說:「你設計的DNA就是會有這些原民文化,文化已滲透在血液裡。」外師一語驚醒夢中人,讓安德烈看見自己的特色與辨識度。
「所以你不是打從一開始就背著傳承原民文化的使命設計服裝?」我問。
「沒,我只是想過一個幸福的人生。」
幸福人生,一直是安德烈的夢,一切努力,包括小學掩飾貧窮的行為,也都是為了往那邁進。
安德烈剛入伍時,奶奶因病過世,回家處理完喪事後返回部隊,他寫了一封信安慰爸爸,這是他有史以來第一封、也是最後一封給爸爸的信,因為過沒多久,爸爸在車禍中喪生,最親的兩個人不到一個月相繼辭世。
「我整理爸爸的遺物時,發現我給他的信,他壓在枕頭下……」安德烈哽咽。
至此,我們已聊了4個多小時,安德烈的情緒似乎才剛開始發酵。他悠悠地告訴我,他從沒跟任何人提過「小學時那段荒謬的內心世界」,而這正是接下來創作的重要出發點,他開始回頭與自己的生命經驗連結。
「當全世界都放棄你,你不可以放棄自己,這展現在我的服裝設計裡就是柔中帶剛、剛中帶柔。我感謝我能有這樣的才華,它讓我懂得展現自己,不再跟人比較。」

沙布喇.安德烈(漢名高勝忠)

年齡:38歲
現職:沙布喇安德烈有限公司設計總監
學歷: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
全球時裝周經歷:
•2009 法國╱巴黎時裝周
•2010 美國╱紐約曼哈頓時裝展
•2013 香港╱香港時裝薈萃
•2016上海╱上海chic展
•2017 加拿大╱溫哥華時裝周
•2018 杜拜時裝周
重要獲獎:
•2009 經濟部時裝設計新人獎冠軍
•2017 獲選為《ELLE》國際中文版2017年時尚New Talent
•2018 杜拜時裝周獲選全場最佳系列大獎

作者╱陳心怡

文字與紀錄片工作者


攝影╱方萬民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